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百鬼之王,方玉之谜
    云小风大睁着眼睛,透过泛光的房屋,她竟看见,那个对镜贴花的女人竟是方玉,她着实吓了一跳。

    “怎么是她?”云小风又疑惑了一声。

    她轻声唏嘘之间,突然碰着了一颗砂砾,圆圆滚滚,叮咚一下,就掉到了屋内。

    云小风心头一揪,连忙掀起旁边的片,慌慌忙就盖了个严严实实。

    没一会儿,就听见房间传出疑惑的声音:“唉,主子,您听到有什么声吗?”

    是个丫鬟说的话,云小风的心脏扑通扑通乱跳,在房顶之上动也不敢动。

    三秒之后,便有了回声,云小风侧耳倾听,还真是方玉的声音,她心揪地紧,就听方玉说:“哦?花儿,什么声?会不会是,黑仔又闹腾了?”

    “黑仔?”丫鬟有些不相信,垫着脚,就听咚咚的声音越来越靠近,就在云小风的正下方,她呼唤道:“仔儿,是你吗?你这只猫咪太不听话了!”

    云小风的心依然悬得高,大气不敢出,身子也不敢动,微微依在房顶定了定,听着房内的一动一静。

    突然,她的背后喵的一声炸起,她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脸上的肌肉抖动,回头看了看,原来的她的身后真的站着一只猫,猫的身旁是那个乌鸦男,他左肩扛着红姐,右肩扛梨雨,豌豆大的眼睛定定的看着那只纯黑的猫咪,似乎也是捏了一把冷汗。

    听见猫叫声,屋里的丫鬟安定许多,她嘤嘤喃道:“主子猜的真准,还真是黑仔,怎么?要把它弄下来吗?”

    “不用了,今天百鬼聚会,就让她放肆一会儿,回头好好治治它便行。”

    “是主子。”

    咚咚咚……

    话说完,只听那些人像是离开了房屋,忽而一切都安静了。

    云小风好算是定了下来,她长呼一口气对乌鸦男说:“喂,咱们该怎么办?”

    乌鸦男招了招手,将那只大黑猫召唤走之后,便也叹气吆喝道:“你说怎么办,此地不宜久留,撤退呗!”

    “撤退?”

    云小风有些迟疑,但是还是被乌鸦男抓走了,大翅膀挥得快,没一会儿就到了那个黑盒子门前。

    云小风转过身,定了定说:“原来方玉就是那个打开生死门的半阴人。”

    乌鸦男身上的黑烟飞出,化成人形后,眼睛定了定说:“怎么,她是你朋友?”

    云小风点了点头,恍惚之间,她看见了一处闪光的地段,十来米外的大柏树上闪着一双红眼睛,仔细看看,它的眼睛的反光里还印着小风的面貌。

    “大猫!”云小风叹气对那大树说。

    乌鸦男一看,浑身惊了一个哆嗦,连声叫了句“不好”,转身就拉着云小风走出了黑盒子门。

    云小风出门浑身一怔,连忙甩开乌鸦男的手说:“老污鸦,你这急干嘛,一只猫都把你怕成这样!”

    老污鸦气儿不打一处来,他双手叉腰,红姐和梨雨噗通一声滚到了地上,他说:“你丫的知道那是什么猫吗?那是绝命猫!”

    “绝命猫?绝命猫是什么猫?”云小风摇摇头问。

    乌鸦男撤开手,双手在头顶绕了绕,那个黑盒子似乎得到了感应,彭彭冬冬就晃动起来,一溜烟,飞到了天边看不见了。

    他摇摇头说:“绝命猫,就是瞪你你死,叫你你残的猫!它的特点就是全身通黑,黑长爪子,眼睛泛红,可以印出想要绝命人的样貌!”

    “啥?可以映出绝命人的样貌?”

    乌鸦男点了点头,云小风却又揪起了心,她有些颤巍道:“刚刚我可看见了我的脸!”

    “什么?你看见了你的脸?在他的眼睛里?”

    “对。”

    云小风点头称是,乌鸦男右手手背在左手掌心一拍,眉头皱的紧紧的说:“完蛋!这可完蛋了。”

    话没说完,他转身就飞走了,没一会儿,便无影无踪。

    云小风奇怪,摸了摸脑袋,不远处响起了鹧鸪的空啼叫,她抬头看时,却发现地上的红姐动了一下,她低头看了看,只听红姐嘟囔着说:“小风,小心她,她是个坏人!”

    小风闻声,连忙俯下身子唤道:“嗯,我知道了,她是个坏人,你怎么样,我这就带你去找老娘!”

    话一说完,红姐就又晕了过去,云小风使用了浑身解数,背起了红姐,颤颤巍巍,又扶起了梨雨,好在这两个都是女人,身体也不算丰腴,没一会儿就出了公墓,乘车,回家了。

    老娘接到了电话,早早的就在门口守着了,旁边站着胡苗苗还有其他的几个不太熟悉的同事,见小风下车,他们纷纷跑来迎接。

    整顿了半天,好算歇息下来。

    白舌老娘心乱如麻,连连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云小风抚弄着糟乱的头发,一边说:“没怎么,就是有点儿累,交到了损友,难受。”

    “交到了损友?”一旁的胡苗苗有些惊讶,她开口道:“你说的啥意思?啥损友。”

    云小风摇摇头,无奈地说道:“是方玉。”

    “方玉?就上回和你一起回来,又一起出门的那人?”胡苗苗又问。

    云小风点点头又说:“她是个半阴人!她打开了生死门,像是做了百鬼之王!”

    她话一处,语惊四座,四面的人连忙说道:“啥?又是一个半阴人?”

    云小风说是,眼睛向他们看了看,却发现他们的眼睛都落在了白舌老娘的身上,她奇怪,便也向白舌老娘看了看,只见老娘一脸惊讶,唇齿发抖说:“又一个半阴人?这世间还有可以练就半阴人的人?”

    云小风摇摇头:“不知道,反正她就是半阴人,我不知道她是谁制造的,反正她就是一个可以看月识时的半阴人!”

    白舌老娘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呼……原来如此,既然这样,我倒是很有兴趣会一会这个鬼王了!”

    云小风一愣:“你的意思,你要去冥界?走正路去,是要折寿的,不折寿也里可以,但是要开生死门,可你怎么去?”

    白舌老娘笑了笑,眼镜里满是傲气道:“哦?真的是这样吗?”

    说罢,只见白舌老娘对面前的空气挥了挥手,一阵黑烟卷起,瞬间一个黑色的漩涡门就现了出来。

    云小风一愣,揉了揉眼睛道:“老娘,您这是干嘛?”

    白舌老娘摇摇头:“开生死门罢了!”

    “什么?开生死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