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反常的红姐
    “难道老娘也是半阴人?”云小风惊讶道。

    白舌老娘微微摇头,身子一斜,没成想一个没站稳,倒到了地上,刚刚召唤出来的所谓生死门,也是呼的一声就灭掉了。

    云小风吓得够呛,她连忙奔过去扶起老娘,说道:“年龄大,就别折腾了,这些事儿留给我和后辈就够了。”

    “可是开生死门,只有两种人能做到,一种是阴差,一种便是我们半阴人。”老娘好不容易坐起身,眼睛眨了眨,叹气又说:“这种事儿,你们做,还真不够格喽!”

    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的房门咯吱一声被推开,随即就传来一个声音。

    “谁说不够格?不然您老收我们干嘛?”

    云小风顺势看去,原来是梨雨,她的身体还很虚弱,扶着门槛,两眼有些虚晃又道:“没关系,这事儿我们来,实在不行就下通牒,请阎王老鬼来解决,冥界乱,鬼界能消停?您就歇息歇息,甭操心了吧!”

    老娘低头无话言,一旁的云小风扶着她坐下,连忙跳到梨雨的身旁,害怕会让老娘生气,便扶着她说:“梨姐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老娘操心操心我们,那是人家的意愿,我们做到不让她操心,岂不是完美了?”

    扶着梨雨进了屋子,云小风这擦坐定,大伙商讨这该怎么个法儿,有人说,梨姐的建议挺好,下通牒,请阎王,这事儿自己管不了,也不该是自己该管的事儿。有人就不同意了,说是这事儿是半阴人,半阴人就是一半还是阳人,是阳人,这事儿就该他们这行人来管,不然不就是自砸招牌么。

    云小风的想法似乎非常赞同第一种,她摇摇头说:“虽然我们是惩奸除恶,但是这也是天命为之,我们改变不了,就不要改变,让别的人来改变,不是挺好的?”

    话音一落,这身后的门就又被踹开了,是真的踹开的,云小风和众人惊得一跳,她转身看了看,原来是红姐。

    不过,似乎此时的红姐并不友善,她一脸的铁青,眉头微微皱起竖纹,她似乎瞬间苍老多了,但相比同时被救回来的梨雨来说,她却是精神百倍。

    她砰动砰动走到屋子中间,大手大脚,像是变了一个人,说道:“有吃的吗!饿了!”

    此话一出,在座的人都呼了一口气,胡苗苗连忙站起身,笑脸相迎地对红姐说:“有啊,要什么味儿的寿司?”

    “不要寿司!我要吃饭!”

    红姐的语气粗犷,吓得四座再次安静下来。

    胡苗苗尴尬着脸,咽了口唾沫,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道:“不喜欢的话,我……我去给你蛋面怎样?”

    红姐的表情好算松懈下来,可是一旁的白舌老娘却突然炸了起来,她两眼有些怒气,嘴唇也止不住地颤抖,说道:“小胡!别惯她!让她自己去做去!”

    听到这话的云小风简直惊大了双眼,她从来都没见过老娘吼人,而且还是吼她的“大弟子”红姐。

    她连忙安抚道:“啥?咋了?红姐也是个伤员,闹腾一下,不必发火吧!”

    老娘狠狠叹了一口气,眼睛里满是恨铁不成刚的意思,没回神,就听嘭地一声一响,红姐摔门而出了。

    胡苗苗实在受不住气氛的压抑,她连忙说:“老娘,我去看看她去,您真的伤着她了。”

    说罢她就也摔门走了。

    胡苗苗离开之后,没打眼儿的功夫,周围的人也都纷纷离去。还是云小风这个“小女儿”贴心,她并没有和大家一样,临阵逃了脱。

    她看着老娘,语气温和得不像话,说道:“白舌老娘是碰上了什么硬茬?还是有不顺心的事儿压在心头?说给小风听听呗。”

    老娘摇头摆手,似笑非笑的说:“看来是年纪大了,阳气养不住我了,阴寿也快尽了头,她们的翅膀也快硬得可遮天喽!”

    说着,她从椅子边捏起那只灰黑色的龙头拐杖,一边杵着,一边念着先前那句让人心寒的话。云小风快步跟过去,两眼里满是焦急,她连声说:“没有硬,我们都还是雏儿,跑都不会,咋会飞呢?”

    老娘停了下来,两眼无神道:“是啊,你还是雏儿,可她已经不是了。”

    “她?”云小风摇头不解,“你指的是红姐?”

    轰隆……

    只见老娘走到大厅的墙边,哪儿立着一只壁烛,她伸手一扭,就伴随着响声,打开了一扇门来,她摇摇头说:“你跟我来,就知道你的红姐有多么不像话了……”

    说完,她就钻进了门,云小风也跟了进去,这是一个密道,进门后,身后的砖墙呼啦一声就关上了,地上印着北斗七星的星宿图,勺把儿指着里,勺瓢儿指着外,七个星宿点儿与碗大,小风奇怪了,狐疑着问道:“老娘,您难道和天上的神仙认识?”

    白舌老娘闷哼着笑笑说:“哦?呵呵,你怎么这样说?”

    “北斗七星啊!这汤瓢的形状可是太上老君的法宝,您摸约就是他的老友?”

    老娘听了好算松了刚刚的严峻,她表情恢复了自然,笑了笑说:“这天下是个道士就会有这样的汤瓢,那太上老君岂不是高朋满座了?奥不对……应该是狐朋狗友一箩筐了吧!”

    “哈哈哈……”

    云小风捂着肚皮,跟着哄笑起来。

    笑完,走到最里面的勺把儿地界儿,那里放着三个放坛子的托座,托座上只放了两个坛子,其中有个坛子是大红色的,另一个就与大厅里的相仿,只不过坛口是加着三道黄符的,看来里面定是个厉害的主子。

    云小风奇怪,就问:“这两个怎么深藏密室?难道有什么秘密?”

    白舌老娘表情一下晦涩下来,脸上的苦衷,似乎还不能言说。过了好一会儿,她摇摇头,便吭声道:“其实这里本来有三个坛子的,它们分别是万年树妖,万年狐怪和万年僵尸王。只不过当先,就被你的红姐偷跑了一个。”

    “被红姐偷跑了一个?”云小风心底一哆嗦,仔细看了看那坛子,她记得,那时候坛子掉过地上,摔过缺口,但这时她反复看了看,却并没发现有缺口,她眼睛亮了起来:“万年僵尸王?难道红姐偷跑的是万年僵尸王?为什么她要偷?”

    白舌老娘摇摇头,眼睛看向了一边。

    云小风定了定,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她掏出一看,原来是云山打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