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就还是不救
    “啥?没有?夜斑鸠?”云小风眯了眯眼睛,指着远处的大椿树的枝丫说,“你看那儿?真的没有?”

    云山的语气坚定,还是摆摆头说:“嗯!没有,小风是看花了眼吧!那儿只有一只黑猫。”

    “黑猫?”

    云小风赶紧抬头看看,果真!忽而之间,那正蹲着一只黑猫!

    黑猫的眼睛黝黑,隔了上百米,云小风还是可以看见那黑猫炯炯有神的眼睛!

    “怎么会是黑猫?”

    云小风的心里打起了鼓,仔细看看,觉着这黑猫还特别眼熟!会不会是在冥界看的那只黑仔?

    回去的路上云小风一路沉思,忽而,眼睛眨了眨说:“云山,你们是不是的罪过什么人?”

    “得罪什么人?”云山挠挠脑袋,“什么人?”

    “例如鬼怪之类的东西。”云小风又说。

    云山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太清楚,倒是咱们云家的公敌大王孤魂总是来骚扰我娘。”

    “哦?大王孤魂?你们见过了?”

    “见过了,那是几年前的时候,我才入赘到娘家,结婚当晚,拜完列祖列宗,转眼就觉着满天地的怨气充斥着,我寻思着有问题,就出门去看,发现天地之间浮着一团黑烟,我还以为是什么瘴气,我娘就快让我带着晓晓躲起来,咱们桥洞后面又祠堂,供着百十来位仙人,我就带着晓晓躲在灵位后面,那天风真大,呼啦一声把我们的小房子吹得稀里哗啦,灵位被吹得都倒了面儿,那黑烟就冲了进来,他的身下提着被打晕的娘,忽而一下,就吧我的晓晓也抓走了。”云山回说。

    小风觉着奇怪,便又问:“他为啥抓云晓?是有什么仇恨吗?”

    云山就有些耐不住性子,摆摆头说:“这还用说,自古以来就又了仇恨,代代相传,仇恨积累,这不就算是犯罪动机吗?”

    云小风点了点头:“哦,这样啊,带我去看看你们家的祠堂呗?”

    说罢,就风风火火地赶去了桥洞之后,这后面的面积占了桥洞的一半儿,进门去,祠堂列祖列宗的牌位正对着门口,上面有长明灯,是酥油供的,这东西真是贵重,看来还是奢侈,云小风随便抽了三枝香,双手扣在眉心,就是的鞠躬鞠躬敬礼,就上了这么一株香火。

    “列祖列宗,我们难道不是一个派系的?”云小风看着牌位上最年轻的一位说,“云长辈分,不会是祖上的张氏分歧,更改成弓长两派系,后代一辈儿云弓辈儿,一辈儿云长辈儿,是么?”

    云山摇摇头,他黯然道:“我是入赘来的,不懂的那么多祖上的恩怨,要是云晓,她应该知道。”

    说罢,他就扣开了手中的盒子,飘出个灵体来,是云晓,但是看样子她虚弱多了。

    云山对她说:“我身上的精魄不足,看来不能在养你了,怎么办?”

    云小风有些吃惊,连忙说道:“什么?你一直是用自己的精魄养着云晓的?”

    云山点点头,便再也不言语。

    云晓飘飘呼向云小风飘来,她说:“成事在人,败事由天,我能不能活下来,完全都是天意的遣派,我之所以苟且偷生,只是为了世间的两个牵挂,现在娘走了,我所有的牵挂都在山子身上了,我还是想活下来,无论如何,就算是背道而驰,逆天行为,我也要活下来。”

    云小风摇摇头,眼睛眨眨说:“哦?这么坚定?”

    云晓点点头:“嗯,对。”

    “那要是天要收你呢?”

    “那就当天造了孽吧。”

    “你全怨天了,真不觉得是自己错了?”

    “不觉得,因为有牵挂的心都是善心。”

    云小风深深吸了一口凉气,不过说来,天真的每次都是做的对吗?不然,他也犯过无数错误,至少对面前这两个缘冤夫妻,老天定是有过,而且还是大过错!

    一路忙活,回了寿司店,见到老娘,云小风便道歉说:“老娘,我骗了您,我的那个朋友不是女的,是个男人。”

    老娘起先眼睛还睁得巨大,从眼神都能看见她那扑腾得不行的心脏。

    云小风见后,又解释道:“不过老娘您别担心,云山是有老婆的人,这次认识他,就是为了救她的老婆的。”

    白舌老娘这才松了口气,缓缓说了一句:“哦,咱进屋聊,进屋聊。”

    进屋,入座,沏了茶,便聊了起来。

    “怎么个情况?粗详说说吧。”老娘坐在正堂的当家椅上,吸溜着水说。

    云山清清嗓子,似乎有些畏惧道:“我老婆被鬼怪打散了神魂,现在就剩个灵体活着,她的寿命不短,这是逆天命的作为,她死了,就可能永远消失在这个宇宙,不说轮回转世,可能连阎王的大殿都没得机会去了。”

    “哦,这样。”老娘抖了抖嗓子说,“那你为啥要救她?逆天命的事儿,天为之,你又何苦去追求圆满呢?”

    云山摆摆头:“因为她是我老婆,我们没有白头偕老,她的一生不完整,我不想她死。”

    “就只是你不想她死?”

    “嗯,在要别的理由,我再也说不出来了。”

    “你的理由不能感天憾地,你不觉得无力为之吗?”

    “不,我觉着我爱她,不想她死,这就是感天憾地了。”

    白舌老娘顿时停下来,表情呆滞了几秒,过了一会儿,清楚地发现她的嘴唇在颤动,眼皮微微发红,一旁的胡苗苗看出了端倪,赶快圆场说:“哦?真是痴心一片的世俗之人,我们没有的人不懂你们的七情之欲,这样吧,你跟我来,为你安排一套客房,我们从长计议怎样?”

    “你们这是答应了?”云山的话耿直,谁都听不出的意思,被他歪扭的讲了出来。

    胡苗苗苦笑:“这个,刚刚不是说还要从长计议嘛。”

    “从长计议,不是一般计议的是解决办法吗?你们一定是答应我了,对不?”

    “你……嗨,算了,来来,快跟我来,你熬夜坐车肯定困了,给你上好的客房,睡个安稳觉,可能明天你的老婆就抱着你,把你唤醒了呢?”

    拉拉扯扯,推推耸耸,就把他退出了门外。

    房间里的云小风有些痴呆,她转眼看着老娘道:“救还是不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