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半截尸体
    “呦呦呦,是谁在闹腾咱们聚会?我才将离开半天儿,你们就打闹开来?”

    云小风闻声看去,原来那就是方玉!

    觉着不妙,她立马在子牤的身后躲了躲,没一会儿,就下面的喽啰在互相抱怨。

    云小风透着子牤的肩头缝看着方玉,方玉似乎彻底变了一个人,他满脸的胭脂水粉,尤其是她的那张小嘴,上面抹着血红的朱砂,真是像血一样,看着让人心头直颤悠。

    方玉扯着长长的衣带,衣摆在地上拖了几米远,来到人群之中,她声音铿锵道:“闹什么?是谁闹的?”

    支支吾吾,下面一阵不明事理的声音响起。

    “是谁闹的?!”

    她又叫了一声,这次的声音异常的大,下面的喽啰呜呜然停下了念叨。

    “是她!您身后的那些人!”

    突然有个鬼怪指着云小风这边,大声的喊叫道。

    云小风吓得浑身一颤,只见方玉缓缓转过了头来。

    云小风害怕方玉认出自己,就连忙往子牤的身后躲着,方玉来来回回巡视着,终于,还是在云小风的面前停下了。

    她皱了皱眉头,嘴唇轻轻的动道:“什么?你们……你们哪儿来的小鬼儿?竟敢坐这个位置?你知道这儿是谁坐的吗?”

    云小风的心跳急速加快,转眼看了看子牤,子牤连忙拉着老污鸦站了起来,一边道歉说:“女……主子,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走,我们离开!”

    “……哼!”

    说着他们就拔腿跑开了。

    云小风边走,心中还边想:“这怎么回事儿?方玉咋不认识自己?难道当了鬼王就一无所知了吗?”

    赶快找了一个角落坐下,他们转身看着刚刚的那桌酒席,方玉慢吞吞坐在刚刚老污鸦所坐的地方,拾起地上的半块酒壶,在桌子上一拼,然后就拿起个酒盅,斟起酒来。

    云小风觉着神奇,但见怪不怪,她变成鬼王,这就已经够神奇的了,何再出神奇这一说呢?

    方玉举起杯大喊说:“小的们,知道明个啥日子吗?”

    下面应和:“知道!”

    方玉抿了一口酒又说:“知道,就说说呗!”

    “明个去人间,吃人肉,喝人血,气,提修为!”

    “好!干杯!”

    哗哗啦啦……

    云小风骤然醒悟,连忙回头说:“啥?他们要去人间干着这些事儿?”

    乌鸦男冷着脸,咂咂嘴巴回说:“对,你没听错!”

    云小风有些不相信,连忙回说:“可是,你不是说他们要谋权篡位,干大事吗?”

    乌鸦男摇摇头:“我又不是他们的成员。我哪知道是不是?”

    定下,他们继续观察着。

    后来便再也没有发生让人惊奇的事儿,大抵上就是普通的酒桌礼仪,和人走席散了。

    回家后,老污鸦说下次他要修深山修炼了,可这可不能在帮助云小风了。

    云小风摇摇头说:“谁要你帮忙了?是你腆着脸来帮我的,我有没有求你帮!”

    老污鸦摇摇头,一脸神气的说:“好好,这可是你说的,要不是我师父给我的任务,我才不来帮你呢!回见,拜了个拜!”

    说罢,他就噗噗通通,变成一只翅膀可以遮天的乌鸦,飞走了。

    云小风坐在出租屋的房顶,天上的星星不亮,身边倒是空荡荡的,她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人还是不能闲下来,闲下来,烦恼就要来敲你的脑袋喽!”

    说罢,她就下了房顶,走进屋子,呼呼噜噜大睡起来。

    “不好了!死人了!刚死,像是被电锯拦腰锯断的!”

    “啥?被锯断的?那儿呢!”

    第二天一早,云小风就被耳边的声音惊醒了,她睁眼瞧瞧,原来是门外传来的,有点儿像赤由和胡苗苗的声音。

    没一会儿,就冲进来一个小伙子,是亥狸。

    他着急地说:“不好了老板娘,咱们店门口出事儿了,有人死了,老娘被抓了!”

    “啥?出啥事儿了?老娘怎么被抓了?你慢点儿说。”

    云小风一边抓起一边的衣服,一边起床,她只穿了文胸和小裤裤,但是却一点儿都不害臊,在亥狸的面前也是没有故意遮掩。

    她说:“难道是死人了吗?被聚成两节了?”

    亥狸眨眨眼睛,有些纳闷道:“啥?老板娘知道了?是做梦梦着了吗”

    云小风摇摇头:“不不,刚刚赤由和胡苗苗在外面嚷嚷,我听着了。”

    亥狸带你点头,转身走开说:“那好,你快来,这屋子里可不能没有老娘,不然镇不住那些个坛子的!”

    收拾好,就出了门。

    店面外为了很多警察,路人也是探头探脑,事不关心,却还要凑凑热闹。

    地上有半截尸体,没有上身,只剩下腰部之下。

    胡苗苗未在一旁,云小风就去拍肩膀问:“怎么回事儿?这人死关老娘什么事儿?”

    胡苗苗被吓得一跳,眼睛忽闪忽闪道:“不知道,听说老娘身上有这人的血,说是鞋底,我们说是老娘起的早,眼睛花,没看见地上的血,这才不小心踩着了,可那警察不相信,硬是说是嫌疑人,这就抓走了!”

    “那个警察说的?”

    “诺,就那个戴着帽子的男人!”

    云小风吓得一哆嗦,看向那边。

    她并不是被那男人吓得,而是被他身后的那个人吓得!

    “喂,苗苗,你看,那边那个像不像我上次带回来的那女人?”

    “哪儿?”

    “就那儿!”

    胡苗苗仔细看了看。

    “嘶!不是像,本来就是啊!她脸上有道疤,就是她,没准的!”

    云小风眼睛眨了眨说:“有问题,我过去会一会她去!”

    说完,她就奔了过去,她说:“草草断案,这可不行吧,刑事拘留的是犯人,嫌疑人只有看管的权利,你们这就带她去了派出所,关起来了?”

    这时候一个男人说话了,就是刚刚胡苗苗指的那个人,他说:“警察办案,你干嘛!质疑吗?警民合作懂不,我们这叫协助调查!”

    “这么说,你认为一个十岁的老太太,可以抬的起电锯,来把一个人锯成两截?”

    “怎么不能?你是没见过八十岁老汉强奸二十岁少女的呢!”

    “哦?这样说,你以后就要老当益壮了是不?吃吃嫩草,水儿多?”

    “你……”

    那男警察被说的一无是处,那个长相极像方玉的人就说话了:“嗨,行了行了,云小风!你还记得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