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去撸串儿
    听见方玉的话,云小风浑身一个寒战,她眨眨眼睛有些奇怪,这方玉咋又记起自己了?做个在小夜楼还不搭不理的,今个就又变回来了?

    云小风点头吭声道:“嗯,倒是你,你还记得我不?”

    “我当然记得你喽!我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你给我出的建议我都接受了,我还准备好好谢谢你呢!”方玉回答道。

    云小风更是奇怪,她又眨眨眼睛说:“我给你的建议?啥建议?”

    只见方玉抖了抖身上的制服,那是一套标准的警服,她说:“我准备考警校,这是沾了我父亲的光,才穿上了这身一副,是体验实习的,没档案,回头入学之后才可以正是穿。”

    云小风点了点头,眼睛里还是充满了疑惑和防范,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会突变成这样,总之,应该昨晚的鬼王方玉,应该不会错的。

    尸体抬走了,云小风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把老娘保释出来,大中午,十一月的太阳见寒,照的人浑身麻木,云小风坐在店前,看着满屋子的食客,心里胡思乱想着,一旁的子牤就说:“真没办法,红姐又失踪了,不知道她去和那个野男人幽会去了呢!”

    “啥?她幽会了?和谁?”

    云小风眼睛睁得巨大,惊恐里还泛着担心。

    子牤一看,就哈哈大笑说:“哦?嘿嘿,你还真是在担心她啊!”

    云小风一见被耍了,就瘪嘴说:“讨厌,这种时候不安慰我,你还逗我!”

    子牤摇摇头:“哦,原来小风妹子是要让人哄一哄的啊,那来,来我的怀里蹭一蹭,让你体会体会母亲的爱护啊?”

    说着,子牤就敞开了胸怀,那就向小风的脸上凑来,云小风连连嫌弃,将连扭到一边说:“别别,滚粗,我不缺母亲!”

    “那你缺啥?”

    忽然,一双手又从背后抱了过来。

    云小风转头一瞧,原来是胡苗苗,再往后看,就是一脸冰心的梨雨了。

    胡苗苗的劲儿真,直接把云小风捧了起来,往旁边挪了挪,让着梨雨在柜台前找着东西。

    是一个账单,蓝色的纸张。

    梨雨拿走之后,转身就准备离开,胡苗苗颤抖着手,呼着气吧云小风放回原地儿,又说:“你真重,啥时候减肥啊?”

    小风瘪瘪嘴说:“等你们这些姐妹都结婚生娃了,我就减。”

    子牤和胡苗苗听后同时笑了。

    忽而,耳边传来梨雨的声音,她说:“别盼了,说不定明天,我们就四散天涯了呢?”

    这话一出,她俩的小声骤停,转眼看了看梨雨,低头又看了看小风,脸上依然是尴尬的笑容说:“别介,别听梨雨瞎说,我们永远不会分离的,就像我们永远不会去结婚生孩子一样,我们一直在一起……”

    “对,一直在一起!”

    子牤和胡苗苗的话有些力不从心,她们真是像在担心什么,确切的说,是在隐瞒什么。

    没一会儿电话响了,云小风和子牤的电话同时响了,小风的是方玉打来的,她的眉毛皱了皱,于是,她们俩同时背着噪音接听了。

    小风咳嗽说:“喂,你好,请问……”

    方玉立马打断道:“别请问了,出来咱们聚一聚,喝喝酒,撸撸串儿咋样?”

    云小风这算是听见了最真实的方玉,这样社会,这样粗野的性格,才真是真实的她。

    云小风忘了神,忘了恐惧,便答应道:“哦?几点儿的?我来,急的我喜欢吃里脊肉,越薄越好哦。”

    “嗯好的,时候到了,我给你电话!”

    就这样,三言两语挂断了。

    云小风放下电话的时候,子牤也放下了电话,云小风便笑笑说:“谁的?那只野牛精给你的电话啊?”

    子牤扑哧一笑,眨眨眼睛哈哈说:“哈哈,不是别人,就是你的红姐这只野牛精啊!真可怜,被你骂成野牛精了,哈哈……”

    云小风眼神一定:“啥?红姐的?找你干嘛的?”

    “不知道,大概是遇到棘手的事儿了吧,应该是个硬茬子。”

    “又是硬茬子?”

    “什么办法?谁叫我们是降妖除魔的呢?”

    安静了一会儿,子牤说:“你呢?谁约你了?”

    云小风一愣,有些迟疑。

    “是方玉。”

    子牤惊得眼睛一挑:“啥?方玉?就那个鬼王?”

    云小风点点头又要摇头道:“是又不是,她像变了一个人,是变回了之前的样子,一个很真是的女孩子。”

    “有这事儿?这么说她又记起你了?”

    “是的。”

    “那你要去吗?”

    “去,是得去,我认为事情有蹊跷,就当去探个头,查个明白吧。”

    子牤点点头,但又担心起来,她说:“那你不担心红姐了吗?这可能有是个硬茬呢!”

    云小风迟疑一下,眼神忽明忽暗,最后又定了下来。

    她说:“罢了,我现在是个女人,怎么能缠着别的女人不放呢?再说我们不是除欲了吗?不行的话,回头再加大剂量就行了呗。”

    “这算是麻木自己吗?”

    一旁的胡苗苗双手环抱着云小风的腰肢,坐在她的身后说。

    “不算,这是我们的规定不是?”云小风回答道。

    当晚,云小风赴了约,带着胡苗苗来了城里的边摊,方玉早早的就坐在了那儿,似乎等了很久。

    云小风过去打招呼,被方玉责怪地满头狗血,坐下,她的面前已经摆了很大一盘里脊肉,很薄的那种。

    方玉看了看胡苗苗,便责怪云小风说:“带了朋友来,你也不提前吭个声,真是……”

    说罢,她又转头对胡苗苗说:“这位小姑娘,吃些啥呢?”

    胡苗苗有些内敛,眼睛亮了亮说:“鱼,有鱼吗?我贼爱吃!”

    “奥!好咧!”

    说罢,五六分钟后就上了满满一盘小黄花鱼,真是香喷喷,胡苗苗是猫妖,看来还是猫性不改。

    边吃,云小风边试探说:“方玉,你还记得自己身上的鬼精眼吗?你真的不知道这怎么回事儿吗?”

    这可把一向大大咧咧的方玉惊坏了,她顿时安稳下来,眼睛眨了眨说:“其实,我是略知一二的,那时候,我的母亲生我的时候,变成了一只怪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