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搜寻
    “变成怪物了?为啥?”云小风接着问道。

    方玉继续说:“不知道,她像烟雾,有像光团,一飞就离开了,不知道去哪儿了。”

    “像烟雾,有光团?”云小风吸了一口可乐说,“你才出生,你怎么知道的?你看见的?”

    方玉摇摇头。

    “我不知道,但是我总有这个记忆,我出生的时候,就看见母亲飞走了,变成那种怪物,飞不见了。”

    “你有这个记忆?”

    方玉狠狠点点头。

    “那时候我以为这是我做的梦,你问的时候,我就不敢明说,后来这又问了,我才勉强开口了。”

    云小风似乎明白了什么,这大概是她肚子里的鬼精眼的原因,出生的时候,定是它帮着方玉记下来的!

    云小风继续吸溜着可乐,眼睛眨了眨说:“那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的其他事儿?”

    方玉一愣,有些疑惑:“其他的事儿?啥事儿?”

    “比如,自己变成的女王之类的?”

    “女王?”方玉一下松懈了表情,她说:“这怎么可能?你开玩笑吧,我就一个女丝,怎么可能会变成女王的说?”

    云小风点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看了看一旁的胡苗苗,她正在大口吃着烤得小黄花鱼,真是猫性不改,于是,她就拍着胡苗苗说:“苗苗,快点儿吃,我们有事儿要忙活了!”

    “有事儿?”她咀嚼着嘴巴,抬头有些疑惑的说:“又要干嘛?打怪物吗?”

    “我还升级哦!快吃!别多嘴……”

    “哦……”

    吃完,聊了半晌,就和方玉告别了。

    云小风回到了店里,刚进门,就看见大汗淋漓的子牤和红姐坐在店中喘气,云小风目视了一下她们,没问候,转身就从身边路过了。

    和胡苗苗一起,来到老娘的存书架,胡苗苗奇怪,就问来这里干嘛?

    云小风摇摇头说:“老娘不是降妖伏魔的人吗?每一次降妖都会记录下来,我想,倘若方玉的母亲是妖怪的话,老娘定是记录下来了的!”

    胡苗苗摇摇头:“不是,这不能找老娘!”

    “那要找谁?”

    “找红姐啊!她专门记录这些东西,收集情报的人。”

    云小风一愣,两眼混了一下,手中微微一顿,就继续翻找起来。

    “我不靠她,我自己来!”

    说罢,就开始疯狂翻腾起来,从十点找到五点,从夜里找到早上,累了好长时间了,她们也这才消停。

    胡苗苗说:“这么多,要找到明年去的!”

    云小风摇摇头:“不会是明年,顶多是下个月……”

    说完,她们两就沉沉的睡去了。

    睡梦中,云小风似乎觉着眼前晃悠着什么人,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楚,像是穿了一件裙子,红色的,裙摆很长,有些像冥界的鬼王方玉。

    她伸手,扔下个东西来。

    啪……

    云小风突然惊醒了,她眼睛眨了眨,左右看看,只觉的腹前有些隐隐作痛,低头看看,正是一本黑色的大书压在她的腹部。

    她连忙坐了起来,左右看看,发现周围被翻腾的糟乱的书架,不知道被谁给整理地整整齐齐,她连忙低头,翻开那本书一看,上面是手写的笔记,扉页就写着几个大字——“鬼精眼”!

    云小风站起身,赶快四周看了看,发现身边的胡苗苗也不见了踪影,她奇怪了,难道是胡苗苗帮忙找到的?

    赶快带着书走了出去,她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刚出门,就碰到了胡苗苗。

    胡苗苗眼睛眨了眨,手中捏了一个碗说:“哦?妹子醒了?”

    云小风眼睛里还泛着早晨未睡醒的光,她举着书说:“这你找着的?”

    胡苗苗摇摇头,有些惊讶:“不是啊,我今儿一早就起来了,我起来就去了后厨,这个我不知道,这汤专门给你盛的,你快喝。”

    云小风点点头,接过汤,咕噜咕噜就吞了下去,只是奇怪,这喂道真是怪,有点儿血腥的味道,她咂咂嘴巴,便问胡苗苗说:“这东西,咋一股血腥味儿呢?”

    胡苗苗说:“这是心头肉熬的,补心的。”

    云小风点点头,将碗推给了胡苗苗,转身就向一旁走去。

    进屋,开始研究起来,翻了七八页,这便看见了关于方玉母亲的事儿。

    上面记载:戊亥时,清明前后,城中多古怪,日有狼嚎,夜有鬼鸣,呜呜然,或生啖人肉,或卷袭妇孺,古怪多为人形,但行鬼事,令城中之人,颔股战栗,不得行日之时……

    云小风点点头,似乎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既然生啖人肉、卷袭妇孺,又加上方玉说的,像光团又像烟雾,这定是和大王孤魂不相上下的鬼怪了,准确的说,不是怪,而是恶鬼罢了!

    饭后,到前台找到子牤。

    云小风说:“牤姐,我知道这其中的古怪了!”

    子牤眨眨眼睛,回说:“啥古怪?”

    “就是方玉变成了鬼王的事儿!”

    “那这是什么古怪?”

    “大概是恶鬼!和几百年前被封的大王孤魂有关,还别说可能是他的后代。”

    子牤停下了手中的事儿,转头定了定说:“啥?你确定是这样的?”

    “我说大概……”

    当天下午,去了秋园公墓,当晚,说着不再来的老污鸦又来了,他边开生死门,一边还说:“我算是盛情难却,我一个半仙,快要成仙的人,非要给你们来这通出生入死的复命,真是难受!”

    进了冥界,这儿的天儿可算是亮了。

    一边走在大路上,一边慢悠悠的看着远方,云小风心中的气儿越来越足,她似乎正在期待什么一样,像是天大的事儿一样。

    入了城镇,这冥界的城镇还真是凄冷,古老的街道,上面的青石板还上着青苔,店家的幌子在门桅杆之上慢慢飘摇,有些古风气儿。

    街上没见鬼怪,云小风有些担心,她双手捏出背包里的罗盘,却发现罗盘的指针飞速的转动,她往旁边的子牤看了看,轻声问道:“是鬼障眼?”

    子牤的表情早就凝重起来,她正经了表情说:“不是障眼,应该是游街!”

    “游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