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相像
    “去夜游?可这是白天,怎么游?”云小风奇怪了,连忙问道。

    响谷子听了连连摇头,慢声细语道:“那可不是,我们这里是白天,人间可是黑夜呢!”

    “可是人间也有不是七月半儿吗?”

    “不不,那是打开鬼门关,我们这里又不属于鬼门关,每逢正月、二月的子日,三月、四月的午日,五月、六月的巳日,七月、八月的戌日,九月、十月的未日,冬月、腊月的辰日,在人间迟暮之后,我们都会夜游的!”响谷子解释道。

    云小风这下算是长了知识,架势有些放低的说道:“你这,你难道是外国妖怪?”

    响谷子点点头,眼睛眨了眨说:“嗯,在遥远的东瀛。”

    “东瀛?”云小风点点头,看来已经猜的不离十了,她这才放下心来,怪不得这女人一副日本板房里的歌姬娼女的相貌,原来还真是来自那姨妈贴的国家啊。

    云小风又说:“既然这样,你不远千里来此地,就是为了吃人?还是吃这里的人?”

    她被问得一懵,眼睛忽闪忽闪说:“那可不是,我只吃坏人和恶人,虽然不知道其他鬼怪,我的原则就是这样的。”

    “你还是一个有原则的鬼怪?”

    “那肯定喽,话说,要不要一起呢?”

    “一起?”云小风愣了一下,“我,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人?”

    响谷子点点头:“当然知道啊!”

    “知道,你还让我去?莫非是让我看看你们如何吃人的不是?”

    响谷子定了一下,眼睛眨了眨,在云小风的周围废了几圈儿,便不再说话了。

    忽而,屋外的鬼车已经走远,响谷子透着窗子向外看了看,她似乎有些担心,她在云小风的周围拼命的绕着圈儿,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突然,就见她脸颊突然变得狰狞,云小风吓得后背一凉,连忙问她要干嘛,忽而,耳边又转来吱吱呀呀的树枝折断的声音,仔细听听,有像什么东西在啃食着骨渣的声音,听得让人头皮发麻,满身战栗。

    “小心!”

    也不知道是哪儿传来的一阵声响,云小风只见面前的无脸响谷子突然张大了嘴巴,那嘴巴就像一只巨大的会移动的洞口,瞬间,云小风就被吞了下去!

    世界黑乎乎一片,云小风像是瞬间落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个世界满地都是莫名的粘液,没一会儿,四下起了亮色的烟雾,像是迷烟,继而,云小风的脑袋开始眩晕,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模模糊糊,她又听见了人的喊叫声,像是响谷子的,睁眼一瞧,发现真是那个响谷子,她满脸的灰末,像是刚刚和人打斗了一番似得,周围是一个比较暗色的房间,床上有棕红色的毯子,地上是木纹地板,看着极度豪华。

    云小风吓了一跳,连忙叫道:“你干嘛?你刚吃了我!”

    她冷漠着脸,从身边拿出一个木桶出来,似乎有些急说:“我在救你,不是吃你,快把这些东西吃了!”

    “啥?”

    云小风伸头看了看,只见那木桶里满是蠕动的巨大尸虫,黑漆漆,黏糊糊,看着她满身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她惊呼起来:“啥?吃这玩意儿,为什么?”

    “别问!让你吃你就吃!”

    云小风的脑袋突然被摁进了木桶里,顿时一种极度刺鼻的泥土腥臭味儿传进了云小风的嘴巴。

    云小风紧闭着嘴巴,不敢说话,没过一会儿,就听见一旁传来一阵脚步声,响了差不多五秒之后,救出阿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叫着响谷子说:“今晚猎杀,小姐您是否要正装出席?”

    响谷子声音有些颤抖,摁云小风的手松了一下,云小风连忙抬起头,埋怨道:“我曹!你干嘛?为啥也要这样!”

    眼眸模糊,只见一个似马非马,腹部圆滚滚,没有眼睛,没有脑袋,嘴巴长在肚脐的怪物走了过来。

    云小风吓得眼睛瞪得极大,不敢再出生。

    可是,这无头鬼怪倒是惊炸了起来,他晃悠悠转过身,侧身之际,只见他的屁股上长了两只圆滚滚的眼珠子,原来他是只眼睛长到腚上的怪物啊!

    就在此时,响谷子突然惊炸起来,她眼睛瞪得圆滚滚,说道:“大胆!谁允许你用屁股面见我的?”

    那鬼怪突然停住了身子,侧着眼睛,左右瞄了瞄,探后一脸无奈的说:“我,我这不听见有奇怪的人说话嘛!我以为是刺客……”

    “别说了!滚蛋!”

    “是……”

    就这样,那只长相极度丑陋的鬼怪被轰了出去。

    见那只鬼怪出门后,响谷子可算是安定下来,她的眼睛忽闪忽闪,转身拿出了一套奇怪的衣衫塞给了云小风,她说:“今晚百鬼夜宴,人间要杀很多人的,你别回去,就跟着我们,我会保护你的!”

    云小风接过衣服,有些奇怪道:“你为啥要保护我?在说我又不是坏人,你们不是只吃坏人啊?”

    响谷子听后,有些失落,眼睛眨了眨说:“情况变了,他们并不是我,我也不能是他们,所以……”

    还没说完,她就为云小风宽了衣,换上了那套奇怪的衣衫,是和服,还真有些好看。

    穿完衣服,云小风仍然又些纳闷儿,就问道:“你为什么只要保护我?”

    响谷子将云小风安安稳稳的放在床铺上,棕红色的毯子着实绵柔,没一会儿,她又拿出了个发着绿光的珠子,在手上晃了晃,似乎是什么仪式,然后就喂进了云小风的嘴巴了。

    珠子什么味儿都没有,就是极度的阴寒,云小风有些奇怪就问这是什么东西,响谷子的声音有些暗淡,她像是突然虚弱了很大一节,她说:“这是我的精眼,给你压住你身上的道气,我知道在阳间一定是一个学道法的人吧,所以借你用一用。”

    云小风觉着奇怪,但不知道怎么的,一种突如其来的困意袭来,她打了一个哈欠说道:“你为啥要帮我?”

    她支支吾吾半天,还是那句话:“因为我觉得你很像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