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生孩子了!
    云小风听见如此一问候,心中便开始琢磨起什么。

    她探过身子,眼睛在灯火上停留片刻,便道:“你认识我?你是谁?”

    树墩子妖怪一听,只是冷笑了一下,他面部的树根被表情扯得炸起来,他道:“我是谁不重要,但我要干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你要干嘛?”

    云小风立马惊起了身子,她知道自己的法器,在几次来回辗转之后,是一点儿都不剩下了,这要是去硬碰硬,估计就会惨死谷中的!

    她眼睛睁得圆溜溜,身子向后趔趄了一番。

    转眼看看响谷子,也不知道何时,响谷子竟然闭上了双眼,沉沉的呼吸响起,她竟睡着了!

    “你要干嘛?”

    云小风又问了一遍,她觉出了不妙,连忙向后退了退,突然觉着耳边响起什么声音,像是村里的老猫抓木头,又像是野狗啃骨头一样。

    她回头看看,只见后背的木板开始抖动起来,在次转过头,只见面前的木头怪物突然变成了一个人,他的面部模糊至极,桌子上的烛火瞬间熄灭。

    黑夜中,那人抓住了响谷子,随即从腰间抽出一支黑色的刀具来,接下来云小风愣住了,只见那人竟然举起了拿刀的手,竟直直地向那响谷子的脑袋上劈了下来,响谷子的表情变得扭曲,张着嘴巴,像是要嘶吼什么一样。

    忽而,云小风只觉得脚底开始震动起来,低头看看,地面竟突然裂开了!

    地面裂开了?难道这又是梦?

    云小风吓坏了!

    她赶快用力地掐着自己的虎口,果真,没有痛觉!

    真是梦!

    云小风向下看着,她的身下像是一个无底深渊,她惊坏了,忽而,她的肚子突然镇痛起来,她向肚子看去。只见,她的肚皮鼓得巨大,还闪着亮光!

    她呼着气,连忙叫道:“我曹!是响谷子的鬼精眼!”

    情况看来不妙!可这毕竟是梦,云小风并不能阻止梦的进行,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肚子大成了十月怀胎,亮光忽而变红,忽而变蓝,这是要生了么?

    “去你妹的!老子还没结婚,怎么可能生孩子呢!”

    云小风暴怒地喊了一声,只见自己的肚皮竟裂开了口子,随即,那种阵阵要命的痛楚传来,她的额头满是汗珠,表情变得万分狰狞,真要生了吗?

    没一会儿,云小风的脑袋一片煞白,她竟然在梦中疼得晕厥过去,还是因为被腹痛折磨过去的!

    “哇……哇……”

    忽而,耳边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像是婴儿的叫声!

    “我曹!我真生孩子了?”

    云小风连忙睁开眼睛,只见她躺在一个巨大射灯下面,旁边满是一声护士,她吓坏了,连忙扬起身子吼道:“我去你妹的!我身孩子了?我真生孩子了?”

    没一会儿,一个带着眼镜的医生眨了眨眼睛,她哈哈大笑道:“哦?是个女孩儿,看来这位母亲都想孩子想疯了呢!”

    医生笑了笑,连忙抱过一个孩子说:“看,多想你啊,尤其这小鼻头,嘿嘿的,跟个毛狗一样!哈哈……”

    云小风一看,心中一惊:“我曹!你这是骂人还是夸人啊!我怎么……我怎么生孩子了,完了,我,我变不回去了,我……”

    她连忙爬起了身子,眼睛眨了眨说:“这是梦对不对!这是梦!你告诉我,这是梦啊……”

    云小风似乎一惊混淆了梦与现实,此时的她根本不知道,她此刻到底是在梦里还是现实了。

    那个眼镜医生一看情绪如此激动的云小风,立马惊恐的喊道:“姑娘,可别动弹,你肚子还没有缝合完成,一会儿麻药过了,可不好受啊!”

    “姑娘个屁啊,孩子都生了,还姑娘!”

    云小风皱了皱眉头,慢慢躺了下去,她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肚子,突然有气无力的埋怨了一声:“草!还她娘的是剖腹产,你这是……要让我死啊……”

    医生一听,连忙叫道:“哎,可别去死,活着虽然找不着孩儿她爹,但是,你有孩子相伴,这不算孤独的,这不是还有个让你活下去的由头么?”

    云小风噗一下医生,转头又看向一边,她颤颤地问道:“话说你们这儿,经常有这种情况?”

    “那种情况?”医生问。

    “单身妈妈生崽儿啊!”

    医生两眼一闭,仔细想了想后说:“大概十个有四个是这个情况的!”

    “挖槽,概率这么高?”

    “不然呢?总比劝他们去堕了好吧。”

    云小风脑袋又是一摆:“还不如堕了呢!没爹的孩子,多可怜。”

    时间耗得太久,云小风的肚皮真的开始刺痛起来。

    她抬起头,连连叫道:“我曹,能快点儿么,肚子都开始痛了!”

    “肚子开始痛了?”医生也是一惊,连忙加快了速度,一边叫着还一边说:“别急,忍着,你会小星星吗,不会我教你啊……”

    “不会,不听,滚蛋!”

    云小风一听,鼻子都快气歪了,她眉毛皱着说:“你们到底是不是专业的,这东西都能马虎?”

    痛了差不多三四分钟,伤口都被缝合了,云小风也是疼得晕厥过。

    晕乎乎,她似乎被推出了急诊室,在外面,她似乎听见几个人在喊叫她,睁眼看,但眼眸却前模糊一片。

    差不多过了几个小时后,云小风被人吵醒了,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屋子旁边儿站着几个人,忽而耳边还传来哄小孩儿的声音,云小风寻声看去,原来床的对面坐着胡苗苗,她双手捧着一个襁褓,对立面嘿嘿笑着。

    “快看!小风醒了!”

    忽然,一边传来毛一二的声音,她转过头,只见一手捧着个杯子的毛一二傻愣地看着云小风,他旁边站着的便是李久久。

    “毛一二?你怎么来了?”

    云小风回着说道。

    毛一二连忙找了个凳子坐在云小风的身旁,他递过杯子说:“姐啊,这是红糖,专门给你冲的,很补嘿!”

    云小风白了一眼毛一二,转眼看着一旁的胡苗苗,有些担心,她便说道:“我知道这是梦,你告诉我这是梦好吗?”

    胡苗苗转眼看了看云小风,将孩子放到了小风的身旁,孩子长得甚是清秀,眉毛也变得好看了,就是只鼻头还是黑漆漆的。

    她笑了笑说:“你昏睡了38天,这东西就是这38天里被你生出来的,可爱的女孩子,难道说,这38天里,是做了一个长梦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