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回归平淡
    云小风听见这番言辞,如同晴天霹了雳。

    她眼睛狠狠地挤了一下,连忙说道:“啥?我晕了三十八天?”

    “可不是嘛!你知道你晕了这么长时间,你妈多担心你吗?三十八天,打了不下三百八十个电话,都是问你的!”话音刚落,一旁的毛一二就点头了,他嘿嘿笑说道。

    云小风脑袋一醒:“啥?我老妈打过电话了?”

    “对。”

    毛一二点了点头,一旁的李久久也跟着点了头。

    “我曹!那她知道我生崽儿这事儿了?”云小风吓得浑身一哆嗦,肚子上的伤口被扯得一阵闷痛。

    毛一二倒是高调的狠,他嘿嘿大笑说:“啥知道不知道,她马上就要来看你了,开心不?”

    “啥?她要来看我?”

    “对,还有你爸。”

    云小风的肚子再次被扯的闷痛无比,她有些无语的说道:“我靠,这怎么倒霉的事儿都落我头上了?呼……”

    吱呀……

    没一会儿,门就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护士,拿着两张表。

    她左右探头喊着说:“云小风?哪位是云小风?你的体检表来了。”

    “在这儿!”云小风正准备回答,却被毛一二抢了先。

    还是小姐眼神有些异样,是一种说不出的奇怪目光,她看了看毛一二说:“这位夫人有些奇怪,你看看她的这些指标……得给她好好补补了,知道吗?”

    毛一二低头哈腰,送走了护士,连忙过来喊道说:“堂姐,堂姐,不得了了,你身体里缺了点儿东西啊!”

    云小风眨眨眼睛,看着毛一二回说:“缺啥了?我咋觉得我啥都缺?”

    毛一二听,连忙把那杯红糖水递了过去说:“你缺造血的家伙事儿啊!你这家伙,不知道怎么的,是不是生产的时候大出血了?你全身的血液只有正常产妇的三分之一啊,剩下的都是些不明液体!他们说是血浆,我看不像,你看看吧……”

    说罢毛一二就把那张表格递了过来,云小风接过一看,眼睛冒了烟儿,只见表格之上有一张血液的切片图,隐隐的,就见红白血球十分的稀少,倒是还发现了很多奇怪的小东西,紫色的。

    云小风把这东西拿进了仔细看了看,原来如此,那竟是鬼精眼留下的血瘢!

    难道说,她真的怀了一个鬼胎?帮那响谷子怀的?

    产后的云小风十分的疲惫,似乎也是十分的困倦,她摇摇头看着一旁的胡苗苗,只见胡苗苗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孩子还没睁眼睛,她就用声音逗着她。

    半月之后,云小风可是厉害极了,别人的搀扶还坐在炕上坐着月子,可她就已经开始踩着“高跷”满世界的跑了。

    那是在毛一二的出租屋里,云小风正在吃着香辣的火锅。

    这可不得了,好不容易搬来这里住的云二娘,可算是极坏了脑袋,她见着这样的云小风,总是叫唤着说:“你这孩子不懂得爱惜自己,一个女娃生完崽子,不好好调养,你倒满世界跑,这就是吃肥肉、喝凉水,自作孽、不可活!”

    云小风也总是回说:“那又不是我的崽子,你说说,医院的证明都还有,我是剖腹产,里面那层纸还没破,我还是个雏儿不是嘛!不信,我掰开给你看看……”

    云二娘脸上现了红晕,连连摇摇头,连连叹:“你这孩子,二十年的小子性格还是没改,啥话都说的出口,你丢人额!”

    云小方吸溜了一口酸辣的汤水说:“那有什么丢人的,堂堂正正做人,产房里叫得哭爹喊娘,产房外我不照样是一条汉……妹子嘛!哈哈……”

    云二娘摇头,自言自语说:“15天就下地走动的人也只有你了,嗨……想当年,我生你的时候,还做了足足100天呢!”

    云小风听着听着就笑了,她噗的一声喷了一桌子的油腻,缓过来说道:“我去,原来你懒成这样了啊,还记得村头的二寡妇吗?人家前脚生完孩子,后脚就上厨房去做饭了,你说说你,越有人照顾就越娇气……”

    云二娘脑袋转向一边,她无声笑道说:“还说二寡妇,说说,你把人家欺负成啥样了?你变成女人,就该是报应!让你也尝一尝被欺负的滋味儿!”

    云小风瘪一瘪嘴吧,学着云二娘的口型道:“还尝一尝被欺负的滋味儿……谁敢欺负我啊!”

    云二娘连连摇头,便不再说话。

    西里呼噜,云小风把慢慢一锅香辣火锅都吃了个干净,一抹嘴巴,转身躺在了毛一二的大床上。

    她看着天花板,心里真是万般滋味在翻涌,一会儿羡慕自己,一会儿又诋毁自己,没一会儿没她就想起了那个崽子来。

    她轻声喃喃道:“鬼崽子,怪崽子,哎,娘,您说,我的崽子在哪呢?”

    云二娘一边收拾这锅碗瓢盆,一边转头说道:“呦呵,这大小姐还知道关心自己的崽子呵!你那是鬼崽子,早就扔了!”

    “扔了?”云小风的心有些抓紧,“扔哪里去了?讲真扔了?”

    “那还能有假?他可是一个鬼怪,你被鬼下了精眼,你这都不知道?”

    云二娘一脸的正经,并不像在开玩笑。

    云小风的心头一坠,虽然她是很想摆脱这个崽子,但不知为何竟又有些不舍了。

    她头一沉,倒在枕头里准备睡去。

    没一会儿,云二娘捏着一个护身符向云小风走来,她张口就说:“那个姓胡的闺女真是可爱,你得向她学学,知道吗?”

    说罢,她就把护身符给云小风戴上了,她也躺在了小风的身边,嘴巴轻轻唤道说:“那孩子可怜,我就送去了白娘庙,给她度化一下,你别怕,就当她是你的闺女吧!”

    云小风一听,扬起了头:“您不是说把她扔了吗?”

    云二娘笑了笑:“我是那样的人吗?”

    云小风摇摇头。

    “对了,你的大姨去世了你知道吗?”

    “我还有大姨?”云小风奇怪了,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个这样的亲戚。

    云二娘点点头,眼睛眯了眯说:“你若是没有大姨,那我为啥叫‘云二娘’呢?”

    云小风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儿。

    云二娘便又说道:“你知道吗,她有个女儿,也是命苦,才二十多岁就去了,嗨……”

    “叫啥名儿,我好去拜一拜。”

    “叫……云晓。对!就叫云晓,名字是跟你同时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