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梦境混淆
    “云晓?”

    云小风张着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索性,她又问了一遍说:“您说是叫云晓?就是住在金城的那家云家?”

    云二娘一愣,眼睛眨了眨:“你怎么知道?你去过了?”

    “嗯,去过了!”云小风狠狠点了点头,转眼又说道:“难道那个叫云大娘的真的叫云大娘?她是你的姐姐?”

    云二娘眼睛睁得圆滚滚,长长呼了一口气说:“不不,她不叫云大娘,她就叫云娘,不过她是我的姐姐、你的大姨这准没错!”

    “你的姐姐,我的大姨?”

    云小风大吸了两口凉气,眼睛和耳朵都一同立了起来。

    “你说,云晓死了,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云二娘扳着指头,象征的数了数道:“大概是八年了吧。”

    “八年了?”云小风回想着云山对自己说的日子,突然觉着对不上了,她仔细定了定,一捋,竟发现其中空了三年的时间。

    “不可能!云山和云晓结婚是在五年前,云晓怎么可能八年前就死了?”云小风摇头称云二娘是算错了。

    云二娘摇摇头,从身上掏出一叠红布做的册子,在上面翻了翻,然后找出了一页指着上面说:“没错,这是我们几历代的礼布,上面记录了差不多所有云家后裔的死生丧喜,这个云晓就是八年前去世的!”

    云小风捏过一看,上面真是这样写的,生卒日真是八年之前!

    云小风彻底蒙了:“难道又是通灵梦?”

    云小风真是越来越迷惑,她真快搞不懂自己到底实在现实中,还是在梦中。

    她摇头晃脑,云二娘一听,连忙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问道:“怎么了?什么通灵梦?你又惹啥鬼东西了?”

    “我不知道,这通灵梦能梦到已经发生或者已经过去的事儿,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云山说他们五年前结的婚!中间少了三年,莫非我这一直在做梦?梦到三年之前的云山了?”云小风痛苦的说。

    云二娘仔细琢磨了一番小风的话语,通灵梦?梦回三年前?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连忙扶正云小风说:“我知道你为什么烦恼了,通灵梦自古就是大利大害,可控者是旁观入梦,不可控着就会身临其境,前者大利,后者大害啊!”

    “什么大害?”

    云小风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稳定下来。

    云二娘也松了一口气,暗暗地说道:“大害就是,让人神魂颠倒,混淆现实和梦境,轻者精神失常,重者永远活在梦中!”

    云二娘的话嗡得一声镇落在云小风的脑壳里,似乎还响起了佛系回音,她的心头突然震动一下:“什么?难道我已经精神失常了?难道我从遇见云山……不!是从遇见如华的时候,就已经在做这场通灵梦了?难道我真的疯了?我……”

    云小风立马站了起来,两眼空洞,她似乎意识到什么不详的事儿了。

    “难道这儿也是梦?”她转头看着云二娘,忽而,她竟出现了幻觉,她的眼睛变得愈来愈深远,换句话说,面前的云二娘离她越来越远了!

    “真是梦吗?呵呵……”

    云小风诡笑起来,转头走到阳台前,边拉开玻璃边说:“我就说这一定都是梦,什么云山,什么云晓,什么如华方玉,什么冥界,响谷子,都特么是梦!我生崽子了?呵呵,我他妈处都没破,还能生崽儿?笑话……天大的笑话!”

    云小风似乎得了失心疯,瞬间她的眼前出现了朦胧的雾气,这让她更加确定了,这就是梦!

    云小风微微抬起一只脚,七分群裙摆已经滑到了大腿根,她像是要有什么惊人的动作了!

    “孩子!别!”

    忽然,她的耳边响起了云二娘的声音,她缓缓转过头,只见云二娘疯狂的奔了过来。

    她的背后还跟着毛一二,好像还有几个面熟的人,有胡苗苗,她怀里抱着一个孩子。

    “堂姐,hold住啊!”

    云小风的眼前出现了虚晃的影子,她写着嘴巴微微一笑,纵身就来了个信仰之跃。

    “只是梦,下去,就醒了……”

    云小风一边下落,一边还大声喊,她也不管身后的人怎么想,怎么念了,她算是执迷了!

    转瞬之间,世界变得黑茫茫一片。

    云小风一丝痛觉都没觉到。

    这身是梦吗?

    嘤嘤……

    忽而,云小风觉着自己的脸被什么柔软的东西碰了一下,耳边也传来孩子嘤嘤吭叫声。

    她觉着奇怪,连忙睁开了眼睛一看,眼前杵着一张都嘟嘟的脸,是个孩子。

    “啥?鬼崽子?”

    云小风吓得连忙做起一看,只见自己正躺在一个干净的病房里,这是病房真是豪华,整个病房只有两张病床,另一张病床上也没见什么人。

    病床靠窗,外面有十一月的暖日,窗子微微开着,外面投进干冷的空气,不过这房间里又暖气,冷热相冲,这也算是中和温度。

    可这么惬意的房间里,云小风可没有功夫去闲着享受,此刻,她的脑袋里满是通灵梦的折磨,尤其是她看着那个鬼崽子的时候,真是让人心头一揪。

    “难道还是梦?”

    云小风自言自语了一句,抬手掐了掐自己,她竟被刺痛的一哆嗦。

    难道这不是梦?

    云小风扑通一声在鬼崽子身旁躺下了,眼睛里满是疑惑,时而还有些许埋怨,她大声叫道:“鬼崽子,鬼崽子,你说说,这是不是梦?”

    “爸……爸……”

    云小风鼻头一皱,听着这崽子把“不”发成了“爸”的音,心里真是又气又笑,转了个身,面看着窗外,无趣的回了一句说:“好好,不不不,不是行了吧,等哪回,把你送给你的娘去!”

    “爸……爸……”

    “那还不?”

    云小风远转回身,眼睛盯着那鬼崽子,轻吼了一句道:“你知道你娘是谁嘛?是响谷子,你是她的鬼精眼,懂不!我知道那是个梦,但是你这不真实生出来了?真他妈晦气,还没混出名堂,就成了被人的代孕母亲,踏马的,还是个鬼怪!等找着她,我定要跟她理论理论!”

    “爸……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