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终归现实
    吱呀……

    房门被推开了。

    云小风此时正揪着鬼崽子的手也停了下来,目光向门口挪去。

    “您好,这是咱们医院的vip病房,享有冬暖夏凉的空调暖气设施,是极度舒适的修养场所,请问需要聘请专门的护理人员24小时护理吗?”

    说话的是一个护士,她穿着白衣大褂,翘臀大胸腰杆细,粉面桃腮长睫毛,一脸的腮红铺满,嘴唇上打着粉色的唇彩,最要命的,那白色大褂下面竟然清楚的看得见有黑色丝带和条纹印出。

    “呸!小!”

    云小风心头一紧,一个恶心不小心呕出这句话,那护士可真是精神敏感,似乎听惯了这话一样,闻声就向云小风看来。

    云小风张嘴捂唇,突然觉出了自己的失态,便连忙将一旁的鬼崽子抱了起来,一边唠叨说:“你个小,小贱货,抓妈妈的胸干嘛!老娘揪死你!揪死你!”

    那护士尴尬一笑,连忙扭着屁股走了过来,看着云小风正把玩着她的孩子,就连声问候说:“这位大姐,您可要注意言辞,这里是vip病房,咱们要保持安静的舒适环境,再说,这样会带还小孩子不是?”

    云小风一愣,转眼看了看那护士,真是惊人,护士服的领口竟然v到了深沟的位置,她眼睛恍惚一下,转眼又看到鬼崽子说:“小,小贱货,老娘揪死你,揪死你……”

    护士一脸无趣,转眼对着一旁的男人说:“不好意思,这人疯了,您别介意,我给你换一套房间呗。”

    说着,就踏着骚气的高跟鞋走了出去。

    云小风见没了人,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她喃喃道:“我曹,这里是哪儿呵,怎么有这么骚气的人?护理人员,我看是保健人员吧!”

    说完,她起身踏着拖鞋,一把拉住鬼崽子的后衣颈,就像提着要上菜板的死鸡一样将它拎了起来,一边还说:“走,崽儿,爹爹带你看世界去!”

    果然不是亲生的,就这样,她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半道儿,她觉着提着累,就医院的批药处摸了一个大的黑色塑料袋,将那鬼崽子往里一扔,提溜着就走了出去。

    这医院真是大,弯过了好几个弯儿,这才来到大门口,打了出租,一溜烟儿就回了寿司店儿。

    来到店外,远远地看见店里坐着几个人,似乎正在谈家常,有人谈得火热,声音都传出了几百米远。

    云小风摇摇头,觉着真是无趣儿,提着孩子,便连忙走过去问候道:“呦?姐妹几个是在开大会呵?又妹妹聊的没?”

    顿时那几个人就停住了,他们的眼睛满是惊诧的目光,坐在最左边的胡苗苗最是惊讶,手中瓜子漏掉了一地,也没有知觉。

    “妹子?你咋回来了?不好好养着?”

    一旁的子牤连忙过来接过云小风手中的东西道:“回来就回来,在还带礼物呢,真是客气,呵呵……”

    云小风一听,突然弯嘴笑了笑,一收手让子牤扑了个空,她将那被当做礼物的鬼崽子藏在身后,便说:“哦?牤姐这话说的,你真收的下这礼物?”

    话罢,子牤也是怔了一下,脸色有些僵持,犹豫了一下又说:“礼物……有什么不能收下的?不能收下的还算礼物?”

    说罢,她就将那鬼崽子夺了过去,打开黑色塑料袋,不料,一个小脑袋就探了出来,这可吓蒙了子牤,她倒吸两口气儿,手一松,幸好一旁的梨雨抱得及时,不然这崽子可就成肉浆了。

    “啥玩意儿?你怎么把这孩子当死鱼提着?”子牤一边拍着胸口,一边暗声说道。

    “不当死鱼我当啥?”

    云小风哈哈大笑,转眼看了看梨雨,交代了一声崽子,就走进了店子。

    店中坐着红姐,云小风一见,心中升起了涟漪,悄然无声,便从她的一旁走了去。

    隔天儿,云小风一早就爬了起来,她是被人惊醒的,来到门口,只见她的老娘已经全副武装着等着她了。

    她有些奇怪,便问:“咋?娘这是要出门打野去?”

    “打野?打什么野?市北出妖怪了,咱们娘两去探探!”云二娘瘪瘪嘴说。

    “啥?”云小风一愣,“市北出啥妖怪了?”

    “一个血鬼,大概是阴间跑来的!”

    “阴间跑来的血鬼?你怎么知道?”小风又问。

    “昨晚上死人了,就在市北对面,罗盘响成木鱼,我就估摸着出大事儿了,通灵一看,真是出了血鬼了!”

    听完,云小风心头就一紧,她忽然想起了梦中的故事,阴间跑出的野鬼,难不成这又是百鬼夜游搞的鬼?

    她不敢迟疑,赶忙收拾了行装,跟着老娘就去了。

    市北人烟稀少,算得上是小村庄了,发生杀人案的地方围满了警察。

    人是干死的,浑身惨白,嘴唇张开,同样惨白的舌头微微向外面伸了出来,眼珠突出,像是收了猛烈的打击一样。

    “果然是吸干了鲜血导致的!”云二娘点着头,意料之中的吼道。

    这时,一个身穿着协警服的女子走了过来,她看了一眼云二娘,有些警察的说:“哦?道人?”

    云二娘看了她一眼,眼睛眨了眨也说:“哦?同道中人?”

    那女人连连摇头称自己不是,不过目光停在云小风身上时,她突然乐了,原来遇到熟人了!

    “云小风?冤家路窄啊!”

    云小风耳朵动了动,眼神恍惚一下扫到那女人的身上,有些不知所措了。

    “啥?方玉?你不是去上警校了吗?”云小风连忙走了过去,拉住方玉的手说。

    方玉摇摇头:“不不,你听谁说的?你怕是在做梦啊!我一直都在这里当协警呢!”

    云小风一愣,眼睛眨了眨道:“你一直在这里当协警?”

    “对啊!还记得上次在荒野你把我救回去了吗?”

    “上次救你?”

    云小风这下算是全部都明白了,原来那过去的一切真是梦!

    方玉点点头,连忙把云小风拉了过去,两只眼睛忽闪忽闪道:“对了,我记得你总对我说世界上没鬼吗?这次可出了大事儿了,一夜之间,村里死了三十八个大壮汗,全都是血被吸干了死的!可可怜了,你说说,这是不是鬼怪所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