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市北荒村
    “死了三十八个了?怎么死的?”

    “就这样,两眼空洞,四肢扭曲,全身的血液都被吸干,但浑身却没有一丝伤口!”方玉眼睛睁得极大,嘴角惊恐地抽搐着说道。

    云小风摸了摸下巴,瞟了一眼那躺在地上的尸体,转眼又看了看云二娘说:“血鬼吸血修炼,但必定会咬出伤口,但这无伤口,甚是奇怪。娘,你说说,这是咋回事儿?”

    云二娘向前走了走,从腰间的布袋里掏出一只罗盘,在那尸体的位置对了对,忽然,她眼睛一亮,似乎明白了什么。

    “血鬼气,大有可能是鬼精眼所为!”

    云二娘说罢,屈身蹲到了地上,捏了一嘬泥土在鼻头上闻了闻,又说:“此地泥土腥臭,倘若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葬人土!”

    “葬人土?葬人土是什么东西?”一旁的方玉不明事理的问道。

    云小风无奈,便解释道:“这葬人土,顾名思义,就是葬死人的土地,是只有阴宅阴基才会出现的。”

    云小风说罢,又看了看云二娘,但此时的云二娘却有些迟疑了,她缓慢的站起身子,有些懊恼道:“卑贱!这不是这儿的土!”

    说罢,她就挤开人群,在那死尸的旁边打量起来。

    云小风一看,连忙也跟了过去,她透过人群的缝隙,清楚地看见二娘正在那死人的嘴巴边儿鼓弄着什么。

    没一会儿,就见她捏着个奇怪的东西走了过来。

    “是冥界土!”

    云二娘眼神镇定地念道。

    云小风眼睛也鼓得圆溜,听见这个,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难道真是这样?”

    她接过云二娘手中的东西一看,原来是个红绳系着的铜钱,铜钱已经被阴气腐蚀地不成形状了,铜钱的两面清楚的看见几个牙印,像是被什么东西咬的。

    云小风指着铜钱说:“是吸血僵尸干的吗?这架势,不相识血鬼呢!”

    云二娘摇头:“不知道,总之,是一个吸人妖魔鬼怪!”

    云小风将铜钱推给二娘,转头看了看方玉,只见一脸懵逼的方玉似乎像是听故事一样,听着这娘俩的对话,云小风便摇摇头说:“方玉,最近小心些,少去血腥重的地方,惹祸上身就不好了!”

    方玉不知所言:“血腥重的地方指哪里?”

    “菜市场,屠宰场,甚至是……刑场!”

    说罢,云小风就跟着云二娘离开了。

    方玉疑惑,定在原地,看着云小风的背影越走越远,便疑惑着自言自语道:“难不成这世界真有鬼?”

    而此时,云小风和云二娘陷入了困境,一边走着,一边讨论着抓鬼方案。

    走过一个山坳,便看见了人家聚集的地方。

    远山有沟,沟心有座木桥,桥头上立着木灯笼,云小风觉着甚是眼熟,就过去看了看。

    整个桥身都是木豆做的,桥墩已经被水泡得漆黑无比,桥面的木纹也被行人的鞋低下磨得平光无比。

    云小风咱在桥边,向下看了看,下面的小谭生了浮萍,但不知为何,她觉着甚是眼熟,说不上为什么,就像梦中去过的冥界那座桥。

    “这桥叫做绣花桥,建造了有几百年了呢!”

    没一会儿,这跟在云小风背后的云二娘开口说话了。

    云小风一听,就纳闷了,转头看向二娘,一边说:“哦?娘怎么知道?来过这儿?”

    云二娘摇摇头,指着桥边的一只木碑说:“这儿有桥志,上面写了建造历史呢!上面说:传说山里出了一个美女,美貌赛罗敷,名号子谷,因为在这桥上等待出塞夫君的归来,不慎堕入谭中,只留下了一双绣花鞋,因为她夫君战功累累,这后人便为了缅怀和惋惜她,就将这桥命名为绣花桥的。”

    “哦?这么别扭的解释?”

    云小风听了也过去看了看。

    仔细读了一番后,木碑上还真是这样写的,云小风就叹了一口气,连连说道:“嗨,缅怀她为何不叫盼夫桥?非得叫个绣花桥,真是别扭。”

    云二娘倒是挺赞赏这个故事的,双手捧在脸上,一脸思春地样子道:“我就觉着这女人挺好,要是我能为你爹这样做一次,那该多好啊!”

    云小风眼睛一白,哆嗦道:“那该多好。我爹就名正言顺的把隔壁老王娶回去了!”

    “隔壁老王?”云二娘脸一下暗了下来,“你老爹果真和那骚狐狸有一腿儿?”

    云小风收了嘴巴,连连摇头说:“那时候我看见他们进了同一间房,之后的事儿就不知道了!”

    “进了同一间房?是干什么了么?”

    “我也不知道,总不可能去玩双人扑克了不是?”

    云二娘听了心凉了一截,脸上满是惶恐,似乎丢了什么东西一样。

    云小风转身向山林里走去,一边还说:“娘啊,您还是甭担心了,你是要学学人家老王了,什么时代了,还把自己弄得跟个企鹅,你总要露些胳膊大腿的呗,人家面前不行,在我爹面前你还怕羞不是?”

    “啥?露胳膊大腿?”云二娘一愣,似乎戳到了她的禁忌。

    她连忙改口说:“不中!法道之人,怎么能沉溺于此等荒乱之事?”

    “不中,那就没办法喽……”

    云小风背着背包,踏着轻快地步子,飞奔进了山林里。

    来到一处破房子,像是许久没人住了,门板上画着大大的尉迟恭、秦琼相貌,早已经颓废褪色,云小风看了看云二娘叹道:“看来,咱们娘俩要在这儿过夜了,娘害怕不?”

    云二娘走又看了看,迈开了大气磅礴的步子往屋子里走,边走便说:“这怕什么!再说午夜还要捉鬼呢!”

    这话音刚落,就听嘭地一声那门板就倒了下去,云二娘惊得深吸一口气,停住了脚步。

    这像是一处破庙,但又不是庙,因为根本没有庙门贴上门神这么一说的,但院子里寒烟缭绕,四下阴气茂盛,倘若不是衰败已久的破庙,也不可能聚集这么多的阴鬼寒气的。

    云小风打眼一瞧,发现云二娘的脚尖动着什么东西,再仔细看看,云小风顿时惊呆了。

    “娘!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