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不正经的尸虫
    “是尸虫!”

    云小风一边说,一边将云二娘拉到了身后,随手一把将那拳头大,肥嘟嘟的肉虫捏了起来。

    云二娘恍惚之间,扫眼看到了云小风的手掌,只见一个黑漆漆肉咕咕的肉虫正在摇头晃脑地蠕动着。

    她一惊,连忙叫道:“我草!孩子啊,你干嘛!”

    云小风听了眼睛一亮:“哦呦,老娘讲脏话喽!第一次听见!”

    她将尸虫往二娘的眼前凑了凑,又说:“这东西养得这么肥,怕是有冥界跑出来的呦!”

    云二娘一脸埋汰,连忙叫道:“快,快起开!恶心!”

    云小风瘪嘴一笑:“呵!女人!”

    说罢,便吧那东西扔出了几十米远。

    好算平息下来,跟着云小风的步子往前走了走,进门,只见寒烟滚滚的屋内着实像是住了什么鬼怪。

    云小风左右看了看,推开正堂的门,瞬间一股寒风吹了出来,她一个哆嗦,伸手扔进了一张黄符,这黄符算是探路石,落地,就噗的一声自燃了起来,云小风眉头一皱,看来这儿真是住着什么妖魔鬼怪!

    进屋,云二娘也左右探探,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脑袋突然嗡了一下,觉出了不妙。

    她伸手在自己的跨步摸了摸,总觉这那个地方瘙痒无比,大腿之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风啊,娘好痒,你给娘看看呗?”

    云小风被这句话刺激坏了,转头一看,只见云二娘的脸竟然上满了红晕。

    “咋了?哪儿痒了?”

    云二娘抿着嘴,不好言语,只有用手轻轻扫弄着那腰胯部之间,云小风一看,心头一颤,连忙说道:“老娘,你怕是没有用某洁吧,你个女人怎么这么粗心?痒得话,自己挠去!”

    说完,云小风便走进了物资的深处。

    听完这话,云二娘真是闹心,左右看看,反正也只收他们娘两在这儿,便放了放面子,伸手从腰间的衣带套了进去。

    软软的,绵绵的,她像是碰到了什么古怪。

    云二娘一怔,像是明白了什么!

    完蛋!难不成……

    “小风,有虫!虫!”

    云二娘一声吼了出来。

    虫?

    一旁的云小风被惊得一跳,连忙转头看了看云二娘,只见她双手伸进了自己的腰肢,在裆部的位置鼓起了两个羞耻的大包。

    “虫?哪里有虫?”

    云小风看着神色慌张的云二娘,有些奇怪地问道。

    云二娘定住了身子,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像是真的出了大事儿了!

    “娘的裤裆里,有虫啊!”

    “啥?裤裆里?”

    云小风赶忙跑了过去,只见那大腿下部正蠕动着一个粗壮的圆柱。

    “不好!色迷心窍!娘你快躺下!收腹,收肛!”

    “收腹,收肛?收啥肛?”

    云小风一抿嘴巴,眼睛白了白说:“月工肛啊!”

    说罢,她一手推倒二娘的肩膀,两只手一把将她的裤腰一捉,用力向下一脱,瞬间两片雪白之中的那个黑虫就蹦了出来!

    那真是有劲道,一跃竟然跳了半米之高!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黑虫越起半米之高之时,云小风反手就扯出一根红绳,三绕两绕,就将那大黑虫的脖颈缠了个牢靠。

    站起身,她擦了一把冷汗道:“呼……真是鬼迷心窍,尸虫都成精了!俗话说什么土生什么人,什么尸体养什么尸虫,娘,今晚咱们可要小心了!”

    “呜……”

    云小风定了定,只见衣不遮体的云二娘嘤嘤作响,脸上的潮红久久还没散去。

    她笑了笑,抬手将那东西在云二娘的眼前晃了晃说:“娘,你这道行还不行啊,小小的虫子都把你折腾得够呛,是不是最近的功课都落下了?”

    云二娘坐视不理,眼睛一晃就爬了起来,一边爬还一边嘟囔道:“你这个臭小子,还给不给娘面子了?我又没得到云家单传……想当年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还要处处受你那个赖皮爹的气儿,真是活不自在,死了可惜呵!”

    “得了得了,娘您就省省,现在我不也是女人了,我都有鬼崽子了,您这当奶奶的人了,咋还这样孩子气啊!”

    云二娘穿好裤子,摇头晃脑道:“咋了,谁规定了人老了就不能撒娇了?”

    云小风语塞,转头看向一边。

    忽然,她觉着自己的手头一空,低头一看,不料,那尸虫跑了。

    云小风一慌,左右看了看说,只见地上拖了一条细细的血印子,顺着血印子看去,发现远处的墙角竟有个人头大的窟窿,那个尸虫正在奋力地向着那窟窿跑去。

    “娘!有发现了!”

    云小风三步两步跟了过去,一把揪住了那只不正紧的尸虫,后面的二娘有些埋汰,但依旧凑了去。

    “啥发现?”二娘问道。

    云小风从腰间内了一枚铜钱,往那大虫的后背一贴,然后说道:“放虎归山,引虎出洞,调虎离山,虎穴取子!”

    说罢,她就将那虫扔进了洞里。

    云二娘挠挠头,连忙说道:“这又是哪路的?不像是云家的东西啊!”

    “当然!”云小风嘴巴一翘道:“要学会吸收精华不是?融会贯通嘛!”

    云二娘勉强点头:“可是你弄一个尸虫有啥用?顶多出来个死尸鬼而已,吸血鬼照样没有抓住。”

    云小风一笑,伸出食指在空中晃了晃说:“那可不,我怀疑这是百鬼夜游偷跑出来的尸虫,这放线引蛇出洞,我倒要探一探我猜测的虚实罢了!”

    说罢,他俩便原地休息起来。

    入夜,总算是寒潮来袭,这娘两被冻得瑟瑟发抖,相依相偎。破窗破门被寒风吹得咯吱直响,满屋子的阴气左右环绕。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云小风听见屋角又吱吱呀呀的怪异响声,寻声看去,只见一个满脸疖子疮的头,正堵在先前那个大窟窿那儿扭动着。

    云小风惊得心头一凉,刚要开口说话,竟发现那鬼怪双眼一阵红亮,继而,她的全身就像被压制了一样,不得动弹了!

    那鬼怪慢慢爬了出来,现实右手,后是左肩,一个极度别扭的姿势做完,就见大半个腐烂的身子就现在了云小风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