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风雨一夜
    “呜哈……”

    那诡异腐尸就这样赫然显立在云小风的面前了。

    从头到脚,衣服已经被腐蚀地黝黑脆弱,随着他的步子,一步又一步,掉落着不知是肢体残败的渣滓,还是衣服腐烂的粉末。

    云小风的境况着实困窘。

    她看的见那腐尸的每一步动作,甚至猜的出他下一步即将要做的行动。

    但她就是动不了。

    身后半躺着靠在桌角的云二娘正在沉沉入睡。

    一切变得极度恐惧,一切却又如此的安宁。

    呜哈……

    腐尸再次发恐怖、如同深谷中的怪兽一半的声音。

    慢慢的,他靠近了云小风!

    衣不遮体,浑身疖子疮,一脸仓皇又得意的丑恶表情,就像几十年前那个猥亵七岁小童的村头恶霸一样的行头。

    但是,村头恶霸早就绳之以法了,这怪物又有谁来制衡?

    威胁慢慢降临。

    屋外的寒风呼呼的刮着,拍在残破的窗子上,摇曳着窗棱上灰白色的破布帘子,一晃两晃,像是一些不知情形的路人正为那腐尸喝彩一般。

    “我靠!大色鬼!”

    云小风内心在狂吼这句话时,那鬼怪已经附身压在她的身前,他腐烂的嘴巴看得清几排黄的发黑的牙齿,里面蠕动着和先前看到的大蠕虫外貌相似的小蠕虫。

    恶心!简直比村头威胁小孩儿的那群人还恶心!

    不对!是同等恶心!

    做出魔鬼般的事儿的人,无论鬼怪,都是鬼怪!

    腐尸的动作轻缓,慢慢抬起他黝黑的、腐烂身下干瘪的皮肉和骨头的手臂,慢慢向云小风的额头前伸过来。

    要撩头发吗?莫不是还要做些之前的前戏?

    “草!无耻!”

    云小风真是浑身的力气都向着心里涌进,那腐尸的手指真的慢慢撩开了她的垂肩短发。

    她只觉得自己额前冰凉,像是滴下了什么诡异恶心的粘液,它粘稠度非常高,就像几只黑色的小蠕虫,慢悠悠的在云小风的额前下滑,蠕动。

    这鬼怪真的是在做前戏!

    顺着耳朵,侧脸,脖子到锁骨,然后向中间滑落,似乎要进军那个让人发指的地方。

    云小风由于被刺激的皮肤,竟不由自主的收缩、抽搐起来。

    那并不是可耻的兴奋,反而,更像是厌恶、恶心、可恐惧造成的痉挛!

    呜哈……

    腐尸又一次发出诡异的声响,手指勾住了云小风v领的最低处,轻轻向外弹弄。

    恶心!卑鄙!无耻!下流……

    云小风此刻的心里急速的翻腾着能形容这鬼怪的词语。

    哒……

    第一颗扣子已经被弹开,云小风浑身跟着一个抽搐。

    “草!”

    云小风怒仇视,似乎倘若自己可以动弹的话,真就要起身抄起背包里的铜钱剑、桃木剑,狠狠地将那鬼怪刺得稀巴烂,顺便拿起八卦镜子,对着那鬼怪的脸,像红热的熨斗一样,狠狠的向那鬼怪的脸贴去,看见青烟起来,干瘪皱僵的“成品”,这才罢休,算是舒服了。

    可是,她动弹不了!

    这是事实……

    哒……第二颗扣子也被撬了开来。

    扣子是被硬生生崩掉的,弹在腐尸的胸前,可腐尸的浑身黏糊腐烂,扣子弹上去后,似乎就被镶嵌进去了。

    衣扣渐解的衣服,隐隐约约,似乎看见了什么东西,像是柔美的曲线,色光暗淡下,本来白皙的地方,现在却被印照得发蓝发紫,不觉着秀色可餐,却有几分恐怖和异样。

    这样的来说,一般的恶霸yin棍似乎早就阳痿自卑,或是选择了全身而退了。

    可这并不人,他是腐尸,是一个从生前到死后的人!

    他似乎性质勃发,满嘴的口水混着粘液,潺潺而下。

    恶心!真是恶心!

    云小风的浑身充血,圆球的血丝已经布满了眼白,她恨不得把那鬼怪生生活吞了!

    吞?不存在的!那样只会更加恶心,更加低趣味!

    腐尸放开了云小风,向后走了几步,双手抬着向着天,他似乎在举行着什么仪式似得。

    云小风的缓缓动了动手指。

    呵!竟然可以动弹了!

    “莫不是这家伙得意忘形,松了对自己的控制?”

    云小风心中暗暗窃喜一下,微微扭转脑袋,看着一旁的,另外一只手指触碰着旁边的云二娘。

    呼哈……

    可是不料,那鬼怪突然像是完毕了仪式,他慢慢站了起来,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暴露了,他的两腿之间正蠕动着一只巨大肥硕的大黑虫!

    “真是卑贱!”

    云小风再次动弹不了了。

    那鬼怪一侧身,闯到了云小风的面前,跨骨间的大黑虫急速的翻涌着。

    恶心!甚是恶心!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为何命运不把他们生成草履虫或者变形虫?

    为什么他们会是人?

    不能是非洲大草原上的狮子或者豹子吗?

    那样岂不是可以心安理得的“野战”?

    云小风此时的心头突然翻涌起这么些让人费解的想法。

    但是不可能!

    他们不配拥有生命!

    他们不是死不足惜,他们是不应出生!

    狮子豹子这样的猛兽,他们都不配去作为!

    撕拉……

    云小风的衣服完全被扒光了!

    那鬼怪开始腥风做雨了!

    云小风身体开始抵触,他的身体也在“抵触”!

    云小风瞬间黯淡了世界,她的眼角自觉地挤出了泪,她瘫软这身体,一起一伏,随着那恶棍的节奏,世界慢慢变得模糊。

    紧接着变得耳鸣,耳鸣的声音越来越大。

    “卑……贱!”

    云小风干涩的全身被摩擦的红肿、刺痛,她像是要死了,她先前反抗的力气和心智彻底被摧毁,她的灵魂像是飞出了驱壳,正惨不忍睹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大黑棍正蹂躏着她的身躯!

    许久,那鬼怪又堵回了那个墙洞。

    地上躺着被糟蹋的一塌糊涂的云小风。

    她泪眼模糊之中,似乎看见了那个鬼怪,他忽然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腐烂的皮肤之下瞬间变得完整,面容变得慈祥,像一个正正经经的大叔。

    怪哉!

    “难道是……梦?”

    云小风瞬间像是醒悟了,她脑袋急速的运转着,她不相信这是真实的自己。

    鬼怪逃跑了,她站了起来,浑身光溜溜的,粘液顺着胯下流到脚跟,混着鲜红的血液,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不是梦!”

    转头,看了看正在酣然入睡的云二娘,她心中泛起了涟漪。

    万种羞耻不可言说,可爱的娘,可爱的父亲,可亲的朋友,她似乎瞬间和这些人离开了很远。

    她像是瞬间孤独了!

    她脑袋一摆,目光扫视到了旁边的一个折断的桌角,桌角的断层极度尖锐。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嗤……

    瞬间,血染红了整个房间。

    “不!等等!”

    云小风的意识逐渐回转。

    “这不是我!我怎么可能这么脆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