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诡异的女孩儿
    “娘,前面就是这个绣花桥的建造村吧!”

    “嗯,大概是的,命名是他们,但是建造者木碑上可没说,说不准是哪个达官贵人弄的呢?”

    “奥,也是,咱们去看看呗。”

    “哦,好。”

    那件羞于启齿的事情,就这样过了。

    那果真是一个梦,但她却不知道梦中的主角是谁。

    云小风也是纳闷,这次的感觉真是如此的真实,从开始的惊恐,到中间的翻涌,在到末尾的失望绝望,每一步都那么的真实,她认为这并不仅仅是一个梦那么简单。

    纳闷之间,云小风便走进了一处农舍。

    屋前有栅栏围着,屋子中有硕大的磨盘和粘辊,粘辊之下还残留着碾碎却没有清扫干净的包谷粉面。

    屋旁有草蓬,草蓬之下有三头老黄牛,三头都是牛角极其硕大的公牛。

    隐隐约约,她在棚子旁边看到一个翠黄色的正在飘动的衣带,衣带上沾满了泥土和老牛的排泄物。

    云小风走过去看了看,突然,一个小巧的脑袋钻了出来。

    人!原来是个女孩!

    云小风吓得一个踉跄,后退一下,抵触到了云二娘的脚尖。

    “哦?孩子?”云二娘视线挪向那边的孩子。

    那是一个长相极度清秀的女孩儿,年龄摸约十二三岁,她的身上就穿着那间翠黄色的长裙子,那并不算是裙子,更像是用破布缝成的罗带。

    微微隆起的胸部没有内衣护着,本该白皙的脸颊也被泥土抹得难以入眼,她的额头之上似乎印着什么花纹。

    “小女孩儿,叫什么名字啊?”

    云小风走了过去,她的眼睛满是翳子,黯淡无光,像是还生了几只眼虫。

    “六月结实,梅子。”

    女孩的声音十分浑浊,像是早熟了一个年轮的妇女。

    “妹子?还是梅子?”云小风又问。

    女孩儿转头,便不再说话,随手捏起了一只黑色的巨大的黑色木桶,里面装满了灰黑的脏乱臊水,像是用来给牛解渴的。

    呼啦……

    一阵舒爽的声音响完,那水就倒进了牛槽之中。老牛还算识相,低头品尝着面前的这位女孩的的馈赠。

    “农村娃,内敛。还是我来吧。”

    一旁的云二娘从小风的身旁窜出来,整理着表情道:“孩子,奥不,梅子,回阿姨一个话好嘛?村子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比如死人了?”

    那女孩伸手在桶内糊弄着,没有抬头,随口念了一句:“婆娘!”

    “婆娘”?云二娘和云小风顿时怔住了,这话竟然是面前的女孩说出来的!

    她为什么要如此的粗鲁?难道是因为深居大山,无拘无束的原因吗?

    过了一会儿,女孩抬头说道:“我们这儿没有阿姨,只有婆娘,我爹这样叫,我叔叔这样叫,我们的所有人都这样叫。”

    “算是习俗?”

    那自称梅子的女孩点点头。

    云小风和云二娘焕然大悟,也接连着点点头。

    “那出过怪事儿吗?”云小风接着问。

    女孩提着桶,要摇晃的从她们身边走过,做种随口道:“出过。”

    “出过?什么怪事?”

    “村子里的女人都死了,我是最后一个。”女孩如无其事的说。

    云小风心凉了一截,觉出了不妙,捏起脖子上的阴阳币,左右眼都对了对,没毛病,这女孩并不是鬼怪。

    “女人怎么死的?”

    “爽死的!”

    “爽死的?”云小风和云二娘互相对视了一番又问。

    “三尺长的东西从婆娘的屁股插进去,从嘴里出来,一边叫着爽快,一边流着血死去,他们都这样死的。”

    语出惊人,云小风和云二娘愣住了表情。

    这简直不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说出的话,就算是二三十岁的女人,也不可能没有戏谑和玩笑之意将这话讲出来的。

    “那男人呢?”

    云小风的话刚出口,这面前的女孩顿时一顿足,身体突然向后一斜,脑袋歪七扭八,动作突然变得极其别扭。

    “死喽!死喽!哈哈哈…”

    女孩突然把木桶扔向一边,蹦蹦跳跳就向云小风扑来。

    “你也是女人,你小心,小心被弄得爽死呵!哈哈哈……”

    女孩伸手捏住云小风的两只手腕,一脸摇曳,一边弯着腰,扭动着屁股,那动作似乎在暗示什么一样。

    又笑又哭,像是疯了一样。

    “疯子!”

    一旁的云二娘终于忍不住了,一把将那孩子扯开,向后推了几米远。

    “娘,你别”

    “别什么?这孩子要是伤了呢咋办?”

    云二娘挡在云小风的面前,并将手护着她。

    “娘,你要是伤了她怎么办?”

    云小风皱着眉,云二娘也愣住了,气氛一度变得十分尴尬。

    云小风推开二娘,刚要向前走一步的时候,屋棚里走出了一个人来。

    “梅子!”

    云小风和云二娘同时投去目光,是个女人。

    女人?

    云小风奇怪了:“梅子说,女人不是都死了吗?”

    “呸!疯子说的话你也信?”

    云小风不说话。

    那边的女人连忙向女孩奔了过去,嘴中慢慢念道:“你这可怜的孩子,孩子?没事儿吧”

    “没事儿”

    在女人怀中的梅子似乎瞬间变得安静许多,眼中翳子也消了很多,瞬间变成了一只温顺的小绵羊。

    “你是,这孩子的母亲?”

    云小风走了过去。

    “是,是,这还子从小就得了病,现在神志不清,真是可怜”

    女人说着说着竟然悄悄苦啼起来。

    “哦,这样啊。”云小风放松警惕,眼睛也放了光,“那去看过病没?”

    “看过。三十头牛卖得只剩下三头了,娃的病,没得治”

    失望,绝望,那种让人奔赴路西法的眼神,再次映入云小风的眼睛里。

    “哦。”

    云小风没别的安慰可说,便转变了话题:“小妹妹说,村里的女人都死了,是真的吗?”

    “不,不是真的。”女人微微抬起头,“倒是相反,村里的男人都死了,血被吸干了,别家说是洞里的吸血蝙蝠又来造事儿了。”

    “又”?云小风的心底一阵,全身的重点都放在了这个“又”字身上。

    “您的意思,难道之前还来过吗?”

    女人的眼睛一亮,摆摆手,摇摇头,示意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便抱着孩子去了里屋。

    原地,云小风仔细琢磨着,是吸血蝙蝠?难道不是冥界百鬼夜游跑出来的东西?难道那些梦真的只是梦?

    想罢,云小风拉着云二娘往回走,一边说:“娘,咱们回去吧。”

    “去哪儿?”

    “寿司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