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她是疯子
    血。

    顺着云小风的脖子上的两个小窟窿流了出来。

    窟窿不算大,正好像两只幼小蝙蝠的的尺寸大小。

    “小风!她是怪物!”

    云二娘一把将梅子推向了一边,双手握着云小风的两肩,拇指撩开她的衣领,那两个小窟窿赫然显立出来。

    “她是蝙蝠怪!”

    云二娘一手掏出腰间的手帕,一边嚷嚷道。

    公交车里顿时哗然起来,有乘客惊恐叫道:“什么?蝙蝠怪!这东西又出来了?”

    此时的云小风也是一脸惊讶。她转眼看向梅子,只见被推着坐在地上的梅子一脸憋屈,她的脖子上挂着两只带血的针状纽扣。

    “不她不是!”

    云小风恍然大悟,一边辩解:“是她的扣子,这是意外,不怪她!”

    云小风指着梅子胸口上的那两粒针状纽扣,又说:“这是车子过减速带,她重心不稳,靠向我,正好那扣子对准了我的脖子的!大家别慌。”

    说着云小风就将手伸向梅子的身旁。

    一旁的云二娘可是惊坏了思绪,她极度的认为这梅子定是有问题的,她从腰间掏出一张纸符,折成团状,扣在拇指和食指折成的“弹射机”上。

    可没想到梅子并没有接受小风的帮助,她有些怯懦,双脚向后団缩,一只靠在了先前她所坐的椅子角落。

    周围的人似乎对云小风的辩解仍然没有接受,见着梅子向他们靠来,个个都像是防备魔鬼一样的向一边靠去。

    “她是疯子!”

    忽然,车厢的后座传来这么一个声音。

    众人向后一看,只见一个两眼瞪得通红,大概四十五岁到五十岁出头的男人惊叫了出来,他西装革履,不像是生活在这偏乡僻壤的人。

    “望野村村沟里的。她的爸爸、伯伯、甚至是爷爷奶奶都被她咬死了!”那男人又说。

    空气骤然安静,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又挪向云小风,看着那脖子上的血窟窿正在发紫,竟有人惊得嘤嘤哭泣。

    “讲真?”一个带着工地帽的中年男子惊恐的看着刚刚说话的男人,“真的是被咬死的?”

    “是的!千真万确!”那男人一口咬定道。

    “呜哇!”

    西装男人还没说罢,就听见坐在离着梅子最近的一个座位上的年轻姑娘,惊声叫了起来。

    “大家快看!车外有眼睛!”

    那女人惊恐地指着车窗外,满口惊呼道。

    这里的乘客急速的看向一旁的车窗,没成想每个人的惊得不得说话了。

    只见车外黑乎乎的地方飘动着奇怪的块状物,随着车子的行进,就像一个个随风飘扬的塑料袋一样,左右摇曳着。

    坐在那惊慌女人旁边的男人,紧紧的搂着女人,他俩像是情侣。

    “哪有眼睛?”男人问道女人。

    女人慢慢睁开眼睛,仍然畏惧的看着车窗外。

    清净,安静。

    “不对!我明明看见了眼睛的!那你说说,那黑乎乎左右飘的东西是啥!”

    女人的语气有些娇嗔,云小风的目光一直在梅子身上不敢挪动,她似乎也开始打鼓了,难道自己给这孩子的信任是错的?

    “嗨,笑笑,这东西是车窗变得红布,在庙里祈来的,保佑一路平安的。”男人说着就扭开了车窗。一阵狂风吹过,便见一只红布子飘了进来。

    “啊真是这样啊”

    女人长长呼了一口气叫道,乘客门也都哗哗然说着真是乌龙至极的话语。

    关上了车窗,云小风却突然皱了眉头,她发现梅子的眼睛里再次充满了彷徨,那就像上次在她家时,她即将狂暴前的样子。

    梅子的眼神慢慢瞟向刚刚的那对男女,云小风彻底害怕了,眼看着那男女打情骂俏时的梅子,眼神里竟充满了仇恨,那种冰冷就像在梦里,冥界之中,响谷子看着远山的钟楼时的一模一样。

    云小风赶快起了身,一旁的云二娘阻止她,想问她干嘛。

    她来到梅子的身边,慢悠悠蹲下身子,眼睛对着她的眼睛,轻柔的说:“孩子,我不怪你,别怕。”

    那声音就像母亲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温柔,梅子突然怔了一下,转眼,她眼睛里的翳子就消散殆尽了,她慢慢伸出了手,眼睛轻轻眨了两下,露出前所未有的温柔。

    “等下姑娘!她的手”

    就在云小风和梅子的手即将触碰之际,耳边响起的声音打断了这一切的进行。

    “她的手是魔鬼的手!”

    云小风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发现那正是那个西装革履男人的说的话。

    再次转头看向梅子时,梅子的手早就缩了回去,脑袋掩在双膝之间,不敢说话。

    吱呀

    车子停了,云小风没有东西支撑,身体随着惯性倾倒在梅子的身上。

    “金丰村到了,有下车的吗?”

    车头传来一阵司机的喊叫。

    “有!”

    愣了一会儿,车里穿西装的人率先吭的声。

    他似乎有些害怕,急急忙忙便下了车。

    “哎,你不是在前面的‘桂枝村’的吗?刚刚你还和我说的”一个紧挨着女人说话了。

    “嗨,你这人这么傻?下不下?”西装男眼睛瞟了瞟梅子这边。

    “可是奥!明白了!”

    女人恍然大悟,似乎突然通晓了什么东西,连忙奔下了车,和男人结伴而去了。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待着他们都下车之际,所有人涌动了,他们似乎都产生了下车意愿。

    窸窸窣窣没一会儿,车上就只剩下了云二娘、云小风、梅子和司机另加一个乘务员。

    车子的发动机响了,云小风慢慢将梅子扶了起来,放在座位上,转眼看着云二娘,只见云二娘眉头紧皱一脸无趣地看向窗外。转眼再看看梅子,只发现梅子的脖子上也出现了两个血窟窿。

    这怎么回事?难道是刚刚刹车靠向梅子的原因吗?云小风瞬间疑惑了。

    车子行了五分多钟,场面好算和谐下来。

    “司机叔叔,我要尿尿。”

    安静的车子里,梅子突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司机大叔并没有反应,云小风以为是车子的轰鸣声导致的,于是帮着梅子重复了一遍。

    十秒过后,车子仍然没有停止。

    云小风有些纳闷了,便开口埋怨道:“大叔,您怎么开车的?服务态度都是这样的,以后会有人来坐车吗?”

    司机大叔依然没有减速,这可把云小风激着了,她站起身,眉毛挤在一起,开口道:“孩子要上厕所,您没听见是么?”

    一旁的女乘务员一脸的无奈,仔细看看,她的额头还挤出了汗珠,她似乎也在为什么东西捏着一把汗。

    云小风又向前走了两步。

    乘务员耐不住了,赶快俯在司机大叔耳边说了句什么,继而,车子就慢了下来,车门也被打开了。

    “快去快回,最多五分钟时间!”司机大叔擦了擦满脸的汗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