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刻意的可疑
    司机大叔似乎有些害怕,擦完汗的额头布满了红色的细纹,他擦得很用力。

    梅子见车子停了,便急忙赶下了车,云小风见着外面漆黑一片,便准备跟下去,可刚迈开一步,她就被身后的司机大叔叫住了。

    “喂,别去!”司机大叔连忙操着当地方言叫道:“那孩子有问题,望野村就剩下她一户人家了,传闻不信,但不可信其无啊!”

    云小风停下步子,站在车门和车外的交汇处,一手拉着车边的扶手,一边往回看着。

    “您是看见她杀人了吗?”云小风冷冷地回道。

    司机大叔一愣,表情松了松,并没说话。

    “没有,那就不能说她是坏人!”

    云小风一甩手,转身就下了车,四处寻了寻,漆黑的盘山公路旁边立着被车灯照得金灿灿的公路牌,公路牌十米之远的地方蹲着一个人,云小风仔细看看,是个黄罗带女孩。

    “姑娘,您就算不相信他是坏人,但也不能不排除她是坏人的可能啊!”

    云小风提步向前走了两米,这身后就又传来了司机大叔的声音,云小风转身看去,只见车窗之内贴着两个人的面孔,一个是极度惊恐的女乘务员,另一个却是一脸铁青的云二娘。

    云小风顿了顿,眼睛瞟向司机大叔说:“既然有不排除她是坏人的可能,那为什么能排除她是好人的可能?而我就偏偏相信了后者,可以了?”

    说罢,云小风就走了去。

    车子上了半山腰,天上的星星真是繁多,右边的枫山山顶冒出了个白灿灿、圆滚滚的圆弧,是月亮出来了。山下远处的城市繁灯似锦,似乎和这里是两个世界,一边明亮喧闹,一边是漆黑静谧。

    走过金灿灿的路牌,远处的梅子就看的更加清晰了,她蹲在路边深处的山林里,像是小便的姿势。

    “梅子?需要纸吗?”

    云小风轻叫喊了一声。

    瞬间,周围响起了一阵风吹树叶的窸窣声,阴风吹得云小风浑身一哆嗦。她向梅子看去,却见梅子站了起来,站起来并不奇怪,但就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她原本是面对她的,这竟慢慢回转过身子去。

    怎么回事?云小风奇怪了,向前走了两步,突然,面前吹来一阵迎面的阴风,阴风吹起山中的枯叶,一片片敲打到云小风的脸上。

    忽而,风又再次停了下来。

    云小风摸摸脸,只觉得脸颊有些冰凉,轻轻拂开,竟是液体!

    云小风稍有些埋汰,她第一印象便是梅子上厕所的东西被风吹了过来。她并不是因为这个而讨厌梅子,总之都是自己的锅,何必去怪别人?

    她捏起一张纸,在脸上擦了擦,换了一张带馨香味道的又擦了擦。

    再次睁眼,梅子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不知道说些什么,脸上又是尴尬又是无奈,索性,转身,便直接领着梅子上了车。

    车上,司机大叔一见这两位神仙似得人物上来了,心中的石头算是落了下来,车子再次开动,走了十来分钟,这便到了望野村。

    “望野村到了,快下吧!”司机大叔有些不耐烦地叫着。

    云小风观察得仔细,她在司机大叔和乘务员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异样,那种表情真是说不准的埋汰,甚至还有种莫名的无奈。

    下了车,车子便调回了头,向城市的方向走去。云小风左右看看,便叫着云二娘和梅子上路了。

    山村里的小路着实阴森,路过绣花桥时,云小风便和梅子分了道路,梅子回家,而云小风则继续向山里行去。

    行到十来分钟,云二娘突然叫住了云小风,云小风一愣,转身一看,却见云二娘一脸惊恐,就像是中了魔怔一样。她也吓了一跳,便连忙拉住二娘的手说:“娘,你怎么了?没事儿吧!”

    云二娘闻声这才安定下来,她转眼瞪大着眼睛看着云小风:“小风!那孩子真是鬼怪!我看见了,一只巨大的蝙蝠!”

    “一只巨大的蝙蝠?”云小风奇怪的反问,一边走一边念,“你怎么看到的?”

    “嗨呀,就是你在擦自己的脸的时候,我看见远处的深山里走出一只巨大的站立蝙蝠!”云二娘解释道。

    “会不会是你看错了?”

    “不会!我明明看到那蝙蝠走到你的身边,黑烟一散,就变成了那个女孩儿!”

    云小风揉揉眼睛,还是有些不相信:“大概是你看错了吧,夜太黑,当时又刮了风,刮起的烟尘被你看成了黑烟,黄罗带被你看成了蝙蝠手翼,所以,都是错觉,您别信。”云小风若无其事地分析道。

    云二娘一听这榆木脑袋的云小风,当时就有些愤怒了,她将云小风的手肘一扯,定下身吼道:“孩子!你怎么这么犟!娘的话你都不听了!”

    “听归听,那也得分对错和分场合不是?”

    云二娘的怒火一下升到后脑勺,一个甩身,一巴掌抽到了云小风的脸上,一边愤怒说:“从小都教育你,骂人不骂娘,打人不打脸,所以我从小都没打过你耳光,你今天怎么变成这样了!”

    云小风的脸如同火烧,她一边捂着脸一边举起脖子上阴阳币说道:“这是阴阳币,是捉怪妖仙白舌老娘给的,我看过,梅子不是鬼怪!她不是!”

    云二娘也是急成了猴精,她一把拉起云小风,在她的耳鬓旁一抹,然后凑到云小风的面前说:“你看看,这是什么!这是血!血啊!你出去一趟,你的满脸都是血你不知道吗?那姑娘不是鬼怪,怎么把你弄得满脸是血?你动动你的脑袋想一想!”

    云小风看着云二娘的指尖,果然是一团粘稠血红的血液正在流着。

    这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那阴风吹来的不是尿液,而是鲜血?怎么可能会是血?

    云小风似乎乖巧了许多,她仰着脸眼睛眨了眨,声音极度的小:“会不会是孩子的月经血?当时山里吹了大风,这血和着枯树叶吹到了我的脸上?”

    云二娘眼睛一白,似乎是没了办法,深吸一口气,推着云小风说:“好,好,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走,去找蝙蝠窝!咱们好好看看!好好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