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疑惑重重
    蝙蝠妖怪就这样被收服了,也算是皆大欢喜。

    原路返回时,云小风总是对着那莫名其妙乱动的坛子发呆。

    云二娘觉着十分奇怪,便摇了摇头,将那坛子夺了过去,不让云小风再看。

    三个小时后。

    差不多是十一点五十多分。

    云小风就和云二娘分开了,小风去了寿司店,二娘去了毛一二租住的公寓。

    说再见的时候街道上空无一人,甚是有些冷寂,看着云二娘的背影,云小风有些奇怪,二娘为什么不和她一起回店里?她像是从来都没去过寿司店,但她却又从来都不好奇小风现在的生活,小风曾提及白舌老娘,提及红姐的手抄记,这一切的一切足以让一个正常的不知情人点燃求知,可为什么,二娘一点儿都不好奇?

    换句话说,云小风甚至感觉到,似乎这一切的一切二娘全都知道。

    扣开了门,柜台里面的子牤正撑着头打哈欠,见云小风回来了,她微微笑了笑,转头对着她说:“回来了?苗苗在后厨给你做了好吃的,快去吧。”

    云小风提着装了吸血蝙蝠的坛子,慢慢从子牤的面前走过。

    为什么她也不好奇坛子里装了什么?云小风的表情逐渐严肃起来。

    “今天多少号了?”轻轻问了子牤一句。

    子牤扳指头数了数,抬头说道:“今儿个十七了,奥,对,明天你生日,记得来参加‘趴体’啊!”

    “明天我生日?”

    云小风有些痴呆。

    duang

    突然,身后的摆钟脆响了一声。

    子牤点了点头又摇摇头说:“是也不是,这下来说,应该是今天才对吧”

    子牤转过柜台,双手接过云小风手上的坛子,放在柜台上,两眼有些望穿秋水的意味说:“小风,祝你生日快乐喽,我是第一个!”

    抱住。

    云小风第一次接受陌生人的怀抱。

    云小风的心头不知被什么触碰了。

    可能是子牤的大胸脯吧。

    总之那种软绵,那种温热,那种想要哭泣的冲动,便随之而来。

    谢谢

    云小风并没有说出口,她只是将手环抱了回去,她的双手正扣在子牤的背心。

    许久,忽然,在正对她的地方闪过一丝亮光。

    那是帷幕后,云小风不知道那是什么亮光,就像一个人的眼睛,十分清澈又十分浑浊,清澈的是眼睛,浑浊的便是眼神,似曾相识,但又无从提起。

    云小风轻缓地推开子牤,子牤微微地笑了笑,将手在她的眼睛上抚了抚,继而,身后传来胡苗苗的声音。

    吃饭了?

    嗯,吃饭去。

    云小风这就去了。

    “长寿面,这是你生日的第一口面!”

    走进后厨,胡苗苗慢慢地从气灶边捧来一碗满满的面条。

    后厨,都快小半年了,作为老板娘的她还是第一次来。

    这里的空间非常大,然而可以活动的地方却非常小,四处被不锈钢厨具堆叠的严严实实,胡苗苗、梨雨、狸子,还有很多,他们都是在这里工作的吗?自己还真是愧疚,自己什么都没有做,而且还恬不知耻地当了这个老板娘。

    云小风的脑袋里胡乱的想法一大摞,她慢慢坐了下来,在水泄不通的菜板边,弯着腰吃着。

    边吃还边哭泣。

    幸好碗里的热气大,子牤和胡苗苗并没有看见她的熊样。

    当晚她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总之,一切都是迷迷糊糊,像做梦一样。

    七点。

    阳光还没露面。

    这天一早,云小风就起床了,她半开着卷帘门,迷糊糊地坐在柜台前,定了定身,掏出子牤算了一半儿的账本,便继续算了下来。

    这真是烦杂的账务,看见那么多个双位小数的加减乘除,即使是旁边摆了计算器,她也是一脑子的浆糊。

    她小心翼翼,生怕摁错了一个数字。

    远山的天逐渐洒下光辉,天亮了。

    云小风忙活了半天,这才算完了稠密的一页。

    忽然,她听见了奇怪的声音,撕拉,撕拉,就像鞋底摩擦水泥面一样的怪响。

    云小风抬头张望,只见面前站着一个熟悉到窒息的面孔。

    “你是”云小风撑着头,脑袋里有些混乱道,“你是画皮精?”

    那人笑了笑:“不,我不是画皮精,我叫云小风,我就是你。”

    云小风的眼睛忽闪一下,然后又暗了下去:“是替我上学去吗?”

    她点点头。

    “那真是麻烦你了。”

    画皮精嘻嘻笑了一下,从口袋中捏出一个发光的光团。

    云小风一怔,脑袋里突然想起了响谷子给她吞下鬼精眼的画面!她猛地向后一退,眼睛忽闪道:“啥?鬼精眼?”

    画皮精摇摇头:“不是,是属于你的记忆。”

    说完,她就将那光团塞到了云小风的嘴巴里。

    孤独!

    瞬间她脑袋里出现了无数个画面,那是只有自己的画面,不对!那应该是只有在学校上学的画皮精!她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女生们骂她清高精,男人们觊觎她,说着想要把她最浪荡的一面解剖出来。

    “哎!你”

    云小风赶快从回忆里惊醒,转眼看了看一脸阳光的画皮精,她突然觉出了愧疚。

    “你为什么不交朋友?”云小风垂下眼问道。

    画皮精摇摇头:“我是替你而活的,你的朋友只有李久久和毛一二,还有这店里的姐姐兄长,所以我无权利再给你交朋友。”

    说罢,她就向店外走去。

    推开了卷帘门,外面的强光瞬间撒了进来,云小风被刺得眼睑一亮,便见画皮精的背影消失在亮光之中。

    “难道是因为我的那句话吗?”云小风伸着脑袋问道,“你应该拥有你的生活的!”

    她不再回话,站在路边,等着公交,没一会儿便消失在清晨的车辆之中。

    几分钟后,一个手拿着一沓报纸的青年走了过来,他递给云小风,一边说:“小姐,您定的报纸,今天的资讯可不得了呢!”

    云小风接过愣了一下,许久,便开口:“什么资讯?”

    并没有回声。

    抬头一看,送报的青年已经去了另一家店面。

    云小风心中一怔,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忙碌的,真的不会有哪个陌生人愿意停下脚步,听一听你的下一句问候。

    打开报纸。

    标题上赫然显立了几个大字儿。

    震惊!市北盘山公路惊现二十三具尸体,今凌晨五点,一樵夫

    “死人了?”云小风盯着报纸喃喃道,“真死人了?”

    口袋里的音乐声突然响起

    云小风的手机响了,捏起一看,是云二娘打来的。

    不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