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或是姐妹
    果然,屋里并没有所谓的七十岁老太太。但,倘若说句实诚话,应该是空无一人。

    为何这样说?

    因为有血,血流成河。厨房的地上,墙角上,那只木质靠背椅子上,都是鲜血。

    正做饭的那个人死了。

    “怎么回事儿?怎么会死了?”云二娘的惊恐地问道。

    “应该是故意灭口的。”云小风指着地上四溢的鲜血说。

    云二娘蹲下身子,眼睛眨了眨,这个死去的人年龄大约三十岁左右,穿得朴素,脖子上有一个外大内小的血窟窿,应该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破了喉管致死的。

    “灭口?”

    云小风点点头,抬头看了看周围又说:“可是又会是谁呢?”

    “会不会是山上的桃子和梅子?”云二娘站起身问道。

    “桃子和梅子?”云小风细细的琢磨了一番,又皱了眉头道:“娘,你觉得他们是鬼怪吗?”

    云二娘双手在腰侧摸了摸:“说妖怪又不像,我专门用罗盘对了对,她们没有一点儿邪气儿,他们应该不是妖怪的!”

    “可是为什么它能走得比我们还快?”

    云小风退出屋子,抬头看向山上茂密的丛林,山体十分陡峭,倘若是走那里的捷径,就算可以下来,那也就无法原路返回。想着她的脑袋一嗡,蹲下身来说:“娘,要不通灵看看?”

    “通灵?”云二娘摸了摸脑袋,转身放下背包,点头说:“好吧,那就通灵!”

    云二娘一说完话就放下背包,摆出一张一平大小的黄布毯子,随后依次摆出瓷碗、无根水、八卦镜、红绳、剪刀、铃铛和初抽的柳枝。双腿盘膝坐定,一根红绳缠入右手无名指的指根,左手挑起那只初抽的柳枝,在瓷碗中的无根水轻点,随手丢入那死去女人的一节衣角,瞬间无根水呈现了血红的颜色。

    “小风!果然有怨!”云二娘指着那碗无根水说,“此地果然有怨气!”

    云小风也伸头一看,眼睛眨了眨道:“原来如此,那就溧水成像呗!”

    说罢,云小风就将黄布毯子上的物件儿收拾的干干紧紧,云二娘慢慢起身,伸手将那血红的无根水向那毯子上一泼,瞬间,一阵黑红色的浓烟就滚了上来。

    “咦?好像有人。”云二娘双手挥开那烟气,伸手将黄布抓了起来,溧干净上面多余的水,这就显出一个画面来。

    “真是个人脸!”云二娘轻轻咳嗽了两声道,“这人还挺眼熟,我们是不是见过?”

    云小风皱了皱眉眉头,似乎知道了什么。

    “不是眼熟,而是朋友。”云小风抓过布毯子道:“她叫方玉!”

    话音一落,四下便起了阴风。云小风彻底疑惑了,世界怎么这么小?冥界碰见了鬼王方玉,现实碰见了协警方玉,山村命案现场还看见了游手好闲的方玉,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方玉?是鬼王?还是即将去警校上学的?难不成是这个杀人现场的?

    云二娘看见一脸愁苦的云小风,便过来安慰:“你的朋友?哦,我记起来了,就是那个警员对不?那有啥,社会上人心复杂,画皮难画骨,知人不知心,这种事儿你应该看淡懂吗?不过,她一个小警员做这么伤天害理的事儿着实有些匪夷所思,但是”

    “等等!”云小风听了云二娘的话,眼睛突然亮了亮,“你说的对,一个警员做这种事儿,匪夷所思,的确匪夷所思!”

    云二娘摸摸下巴:“你的意思是”

    云小风顿了一下,然后神秘地说道:“你说世界上会不会同时出现两个或者三个一模一样的人?”

    “两个或者三个一模一样的人?”云二娘有些疑惑,“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排除妖魔鬼怪的可能,那就只有孪生姐妹的关系了!”云小风紧紧捉着那毯子说道。

    “孪生姐妹?”云二娘微微点了头,看来还真是有这么可能,便又说道:“你怀疑这个方玉是你认识的那个方玉的姐姐或者妹妹?”

    “对!”云小风兴奋地回道,“他们的母亲应该是某个阴间人,和她们的父亲私通,生下了三个孩子,后来发现两个孩子都是阴人,只有一个可以在世界上活着,可是后来发现那个能活的孩子是个半阴人,由于不能长久的活在世上,母亲应该舍弃了自己的修为,将鬼精眼给了这个半阴人孩子!”

    “这个半阴人就是在村外看见的那个方玉?”云二娘挠挠脑袋。

    “是的。”云小风畅快地说道:“她有个姐姐,现在应该在冥界当一方霸主,她有个妹妹,应该就是”说着,她看向了手中的画布,眼神里满是解密的光亮。

    下午六点钟,寿司店门口,云小风等了差不多半个钟头,这才终于等来了要等的人。

    “久等了,不好意思。”方玉站在公路对面的方向,一边招手一边说道。

    云小风微微一笑,嘴角的细纹看着十分匀称:“我想你了,今夜去你家怎样?”

    度过斑马线,云小风伸手向方玉握来。

    “去我家?”方玉有些窘迫,“我家老爷子在家,我不能”

    云小风一看,微微又笑了笑,说:“哦?我只是想和你睡一觉罢了,聊聊天,不做别的。”

    “不做别的?”方玉的眼神恍然变得恐慌,忽而又怅然若失,“哦,那好,今晚去我家,我给你做好吃的去!”

    云小风双眼变得犀利,她觉出了这个方玉的奇怪之处,从眼神到表情,从语言到行动,她都像是有千言万语要说一样。她的手一直扣着云小风的手,十指相扣,就像万年的闺蜜一样,总不舍得分开。

    方玉的房子住在一个比较静谧的地方,是七层楼房,她家正在第三层。

    到家,拧开两层保险门,这便看见了一间极度灰暗的屋子。那是客厅,沙发是黑色的,地板是棕黄色的木质地板,客厅有落地帘子,是隔光绸缎做的,因此,整个屋子显得异常的压抑。

    “是薰衣草味儿吗?”云小风嗅了嗅鼻头道。

    方玉嘿嘿一笑,说:“你的鼻子真不灵,就是简单的熏香味儿,不是薰衣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