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罪恶之源
    翌日下午,云小风和云二娘再次去了望野村,这天仍旧比较晴朗。

    度过绣花桥的时候,云小风心中总思索着过去的那些事儿,方玉还有梅子,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着这两个人似乎有些相似,至少在某些神态上,比如说那种无辜的眼神,就真像同一个人。

    来到桃子的家,他们的门窗是紧紧关着的,云小风有些奇怪,便问道:“奇怪,这天大明,怎么关着门?”

    云二娘摇摇头,回道:“大概是她们不再家吧。”

    “你的意思,出门了?”

    云小风向前走了两步,探着门窗往里面看,光线忽明忽暗的地方闪着奇怪的光,忽然,一股阴风吹了出来。云小风惊得眉头一皱,鼻子抽了抽。

    “不好!是血!”

    迅速踹开门一看,只见正堂的地上正躺着一个人,云小风走近仔细看了看,是桃子姐。

    “她怎么死了?”云二娘微微掩着口鼻说。

    桃子死得很惨,双手双脚被石头砸得稀巴烂,喉管也被什么东西戳了个大窟窿,死相就和山下的那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一样,房间十分整洁,没有一丝打斗过的痕迹,现场也没发现所谓的凶器,总之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环境静谧的可怕。

    “等等,梅子呢?”云小风赶快站了起来,两只眼睛在房间里巡视着,死寂,房间里除了充斥着血腥的味道之外,什么都没见着。

    二娘走过来拉着云小风的的手说:“会不会被歹徒抢走了?”

    “抢走了?”云小风眼睛一亮,说,“你的意思,桃子是被歹徒杀死的?”

    云二娘只是微微点了一下脑袋,不敢十分肯定地说:“不知道,要不是被歹徒杀死的,那会不会是那天画布上出现的那个人干的?”

    “你说的是,方玉的姐妹?”

    “对。”云二娘这下狠狠地点了点头说,“我估计那么多桩命案,大概都跟这个方玉的姐妹脱不了干系。”

    “可是她为什么杀人?”云小风疑惑地问道。

    “会不会是什么仇?”

    “仇?”

    云二娘点点头又说:“那要不然就是跑了,那个叫梅子的姑娘跑了。”

    云小风还是不解,摇摇头,只是看着云二娘继续分析:“要是说她是个杀人狂,那梅子就不可能活下去,要说她将梅子抓走了,她又图什么?梅子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儿,而且还是个比较傻呆的小孩儿,她抓去能干嘛,卖都卖不出个好价钱?再说她又是个女人,抓个女的又干嘛,又不能满足自己的怪癖?”

    “所以你认为呢?”云小风回过眼神,对云二娘问道。

    “所以我认为,梅子要不是就是逃跑的时候被杀死了,死在了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要么就是她真的逃跑了。”

    云小风站了起来,左右看看,便在梅子家开始翻腾起线索来,在一个上了红漆的抽屉里,她找到了一张奇怪的诊断单子,云小风不懂,便给云二娘,二娘一看便惊呆了,她说:“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什么东西?”云小风摇摇头。

    “这是堕胎证明。”云二娘阴沉着脸说道。

    堕胎证明?云小风心头一揪,怎么这里还会有堕胎证明?山村里不都把怀孕当做光荣的事儿吗?这里也会有堕胎的风气?

    想着她便问起来:“桃子姐堕的胎?上面有什么堕胎缘由吗?”

    云二娘摇摇头,有些无奈地说:“不,没有,这上面只有医院医生的名字,是个叫做陈惠的医生。”

    “陈惠?”

    云二娘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那就去会一会这个医生去。”

    说罢,她们就安葬了桃子,出村,乘车便回到了市里。

    医院的大门站着很多人,看样子是在搞医闹。云小风从侧门挤进去,顺着楼梯上了好几楼,这才找着那个所谓的陈惠医生。

    她是个比较瘦弱的老医师,差不多应该五十五岁左右了,她的双手的皮肤干瘦,眼睛泛起了几层秋波,鼻梁上挂着个老花镜,看着十分慈祥。她一见到云小风便笑眯眯一乐,问候道:“姑娘是孕检吗?”

    云小风摇摇头:“不,堕胎。”

    她似乎被云小风的话惊住了,她慢慢扶起了眼镜,眼神里充满了彷徨道:“姑娘是有什么想不开吗?或许跟我谈一谈,会好一些。”

    云小风摇摇头,眼神定了定道:“不,不是我堕胎。”

    陈惠心头一定,转眼看了看一旁的云二娘,表情不由得抽搐了一下:“难道是”

    “不是。”

    她的话还没出口,就被云小风打断了,她说:“我们不是来堕胎,是来询问一个关于堕胎的事儿的。”

    云小风展开手中的一张证明递给陈惠继续道:“这单手术是你做的吧。”

    陈惠睁大着眼睛仔细浏览了一遍纸上的内容,忽而表情变得顿涩,似乎想起了什么。

    “是,是。”她连连点头回道,似乎在她的脸上还有些奇怪的无奈感。

    云小风有些奇怪便问:“这女人是自己主动来堕胎的?没男人逼她?”

    “不不。”陈惠摇摇头说,“不是女人,应该是女孩才对。”

    嗡云小风的脑袋瞬间响了起来。

    “啥?是个女孩?”

    “嗯,对,是一个刚满十二岁的女孩儿。”

    “你说的是梅子?”

    一旁的云二娘也惊呆了,她的眼神里除了惊讶,更多的还是恐惧,她说:“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怀孕?”

    陈惠摇摇头,更是无奈道:“他们大人作风不良,这才祸害了小姑娘的!”

    “他们的大人?”云小风瘪瘪嘴,“难道,你说的是她父亲?”

    陈惠狠狠地点了点头,眼睛的边角滑下了惋惜的泪水来。

    “可是这事儿你知道了,你为什么没报警?”云小风的拳头捏地极其紧,似乎要修理一顿那个丧心病狂的男人一样。

    陈惠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报警了,可惜晚了”

    “晚了?为什么晚了?”

    “因为堕胎回去后,他们全村的男人都撞了邪气,全死了。”

    云小风心头一惊,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你为什么又同意为小姑娘堕胎?你这不是害她吗?”云小风又质问道。

    陈惠摇摇头,无奈地递回纸张说:“难道不堕就是帮她吗?孩子那么小,怎么能让她经历这么痛苦的事儿?孩子永远是孩子,我总不可能看着她年纪小小就抱着婴儿满街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