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她是小紫?
    当晚,云小风便回到了寿司店。

    子牤吆喝着说,真可惜,小风妹子的生日就这样泡汤了,寿星都跑不见了。云小风摇摇头安慰说,没事儿,总之自己的生日快乐也听见了人说,长寿面也是吃了不是,既然选择了工作,那就工作下来。

    子牤没话说,便低头工作起来。

    在进房之前,她碰见了白舌老娘,老娘向她招招手,似乎是有事儿要找她一样。云小风没犹豫,便去了。

    白舌老娘的房间里点着熏香,味道和方玉家的差不多,入座,老娘为云小风递过了一杯茶,一边说:“小风,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云小风疑惑,摇摇头回道:“不知道。”

    白舌老娘微微一笑,在口袋里掏出一只红绳穿的吊坠说:“你还记得云小紫吗?”

    云小风一看,眨眨眼睛说:“嗯,记得,她叫阿紫,是我把她送走的。”

    “那你知道她走的时候,你送了她一个礼物吗?”

    云小风摸摸下巴:“嗯,是一个红绳,但是她拿不了这道气重的东西,最后我将红绳的道气用完,然后就送给她的。”说着,她笑了笑,脸上也有些窘迫:“就是可惜,红绳变成了黑绳子,不怎么好看了,呵呵”

    老娘点了点头,然后将那个吊坠推给了云小风,一边吸着茶,眼神略有深意地看着她。

    云小风有些疑惑,便回道:“老娘给我这东西干嘛?”边说,她边抚摸着红绳下面的那只玉块儿,是个雄鸡属相,她挠了挠头,仔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今年便是鸡年,难道老娘是专门为鬼崽子祈的吊坠?

    “莫非老娘是为鬼崽子祈的吊坠儿?”想着,云小风就念叨了出来。

    老娘哼哼一笑,站起身从她的床上抱了个襁褓过来,云小风抬头一看,那便是自己产的那个崽子。

    老娘喃喃道:“那可不是我为她祈的,是你为她祈的。”

    “我为她祈的?”

    云小风摇摇头,甚是疑惑:“我什么时候为她祈的?”

    老娘笑笑说:“她还是灵魂的时候。”

    说罢,老娘从孩子的手掌之中捏出个东西来,云小风一看,竟是一条发黑的细线。

    轰隆

    云小风的大脑瞬间响了起来,她突然想起了小紫临走前对她说的话,她说,如果可以的话,来生一定要做她的妹妹,如果可以期望的话,最好是做她的孩子,还是做一个女儿,她从小没有母亲,来生就让云小风好好爱她一次。

    “她是她是小紫?”

    云小风颤颤巍巍地问道。

    老娘止不住的呜咽起来:“对,天地良心,缘分使然,小紫没有感受到世界的温暖,这便让她再活了一次,还是姓云,还是叫小紫,还是叫我奶奶,还是在这个大家庭里,只是更幸运,她有了你这个母亲!”

    “可是”

    云小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的眼睛忽闪忽闪,心中泛起无数波澜道:“可是她是冥界一个鬼怪的精眼,她总是要去寻找她真正的母亲的,充其量,我也只是个代孕罢了。”

    “你的意思,你不会管她?”白舌老娘有些发愣道,“可是毕竟她是你身上掉下的肉啊!你不心疼?”

    云小风一听,心头就涌起了一阵痛楚,她想起了山村里的梅子,她甚至比自己还可怜,未成形的生命也就这样的被制裁了,想着想着苦楚越来越深刻,她摇摇脑袋,走向了门口说:“老娘,我可能还是没有到应该怀孩子的年龄,我还是太年轻,这个鬼崽小紫您就先帮着带着吧,我可能,可能还需要一些缓冲的时间”

    出门,正要关上门的时候,屋里传来老娘的问话:“等等,你需要多长时间?一年?五年还是十年?”

    吱呀

    云小风走开了五步后回道:“直到我真正爱上一个人,愿意为他怀上一个孩子时,再说”

    说罢,她就走向了厅堂,隐隐约约听见了开门声,她转头一看,见老娘正扶着门框看着她,嘴中小声喃喃道:“一辈子是不是?你不可能会爱上别人的!”

    “为什么?”云小风停下脚步问。

    “因为你知道你不可能会变回男人,你从来都没有接受现在的自己,以后不会,永远不会,你现在只想做的,就是过完这一生,来生重新再来一次。”

    云小风微微一笑,眼睛眨了眨道:“是吗?老娘会读心?”

    老娘闭了嘴,便不再说话。

    来到藏书库,云小风找了好久,这才找到关于阴人入阳,与阳人通婚的记载。

    记载上说,b市区共有三起这样的事件,有两起是人嫁阳人、一起男阴人引诱良家少女下河的事件。其中这两个女人分别以“青衣”和“冠带”作称,嫁入阳人的姓氏不明晓,但均无好果可言,青衣被天雷打成了灵体,在世间上无依无靠的飘荡,而冠带似乎是堕入了无间地狱,具体不明,但后果也是可想而知。

    云小风读完便释然了,放下了册子,走出了藏书室,转眼看见了红姐,不知不觉她也渐渐放下了心中的忌惮,那种初恋的感觉早就消失殆尽。她一边笑着一便过去打着招呼说:“红姐,你知道世界上阳人纳阴的事儿吗?”

    红姐似乎有些恍惚,眼神一定,连忙就关上了门躲了起来。

    云小风奇怪得很,便摇摇头回房睡觉去了。

    翌日一早,云小风就去了方玉家。

    方玉的屋子依然是如此的黑暗,可一进门,云小风就愣住了。

    堂中央趟着个人,房间里有人哭,哭声淡淡,但是十分颤心。

    云小风过去摸了摸脉搏,死了,没气了。

    方老爷子死了。

    “方玉?”

    云小风悄悄钻进里屋,寻着哭声看去,只见浴室里的盥洗池边坐了一个人,那个四方的塑料凳不够高,索性她放了一个鞋盒子在面上,她的手放在池子里,池子里放着热水,烟雾缭绕之中她看见了红色的波纹在翻涌。

    割腕?轻生?

    云小风不敢迟疑,飞跑过去,一把将红玉抱了起来,下楼,打滴,便去了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