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扳直了?
    朦朦胧胧,世界一片黑暗。

    方玉嘴唇轻轻翕动,似乎要说什么。

    但是她像是被人摁住了喉咙,不能发出一丁点儿响声。

    什么?这儿是那儿?我死了吗?这儿一定是天堂,不,这儿定是地狱,像我这样的坏女孩儿怎么可能会去天堂父亲呢?方玉心中暗暗翻涌着。

    忽然,眼眸前的朦胧被人拨开了,方玉仔细一看,是云小风。

    “小风?你怎么也在这儿?”

    方玉蠕动着喉管,终于还是吭出了声音。

    云小风眉头紧皱,脸上还抹着方玉手腕溢出的鲜血。

    “这儿是医院,别怕,世界总会好起来的!”

    云小风伸手握住方玉的手肘,眼神里全都是对她的鼓励,她暗暗地想,什么事儿是不能解决的?死亡只是会让你的痛苦转嫁给其他真正疼爱你的人身上,而且还无疑地变本加厉了。这样死者不仅仅是个逃逸者,而且还是一个无情的杀人凶手,六亲不认的那种。

    杀手?

    云小风嘴中还只是想想而已,这些烂在肚子里的规劝辞,大概都对那些个自认为“去意已决”的人是无用功吧。

    输血,输液,半晌一切都安静下来。

    方玉活了下来,云小风寸步不离的陪在她的身旁,云小风说:“你知道一些事儿吗?比如世界上一定有鬼有怪的事儿?”

    方玉摇摇头:“不,但我想知道。”

    云小风笑了笑,嘴角微微上翘,说:“你知道吗,这世间真的有鬼怪,而且鬼怪自在人心。”

    “鬼怪自在人心?”方玉不解,“为什么自在人心呢?”

    “因为罪大恶极的人身上会出现一种戾气,这种气儿是和鬼怪相通的,所以那些人就会碰见鬼怪的,心善良的人是不会碰见的,所以鬼怪自在人心嘛。”云小风解释道。

    方玉定了定,摇摇头,一脸愁苦的说:“那我一定是个罪人吧。”

    “哦?何出此言?”云小风眼睛一亮。

    方玉脸上再也没有笑容,她将手伸进自己的胸膛的位置,只见她用力向里一抠,随即就捏出个泛着光的东西来。

    她说:“这东西就是鬼怪,它就长在我的心里,一出生就有,所以我会不会是天生的恶人呢?”

    云小风将那东西夺了过去,咂咂嘴,那是方玉的鬼精眼,是她作为半阴人在世上活下去的动力。

    “这是你母亲给你的东西,你知道吗?”云小风摇摇头问。

    “我母亲?可是这”方玉浑浊的眼神逐渐变得清澈。

    “这可不是什么坏东西,这不是鬼怪的凭证,这是爱和呵护的证明,这是你母亲生前对你的最后一丝温柔。”

    方玉听了愣了愣,眼睛眨了眨。

    云小风将精眼还给了她,继续道:“你知道你父母的爱情是多么不容易的吗?他们是人鬼情未了,你母亲是阴人,你父亲是阳人,所以生出的你是半阴人,你还记得你母亲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方玉惭愧地摇摇头,“我从来都没听父亲说过。”

    “你的父亲没说?”

    云小风突然有些激动,眼神惊讶说:“父亲什么都没说?”

    方玉点点头:“嗯,至少是有关母亲的一切。”

    “那你知道你母亲什么事儿?”云小风又问。

    方玉想了想,嘴边慢慢冒出几个字儿来:“大概是我只知道母亲坟墓的地方。”

    “你母亲坟墓?有墓碑吗?”云小风站了起来,似乎是要问出什么东西了一样。

    方玉却摇摇头,她眼睛闭了闭说:“不知道,母亲的坟墓我从来没找着过,父亲从来都没带我去过,我只知道父亲说母亲的坟墓在市北的一个村庄里,叫望野村,枫山地界儿!”

    “枫山?”

    云小风摸了摸嘴巴,转眼又问道:“你们原本是望野村的居民?”

    方玉点点头。

    云小风突然恍然大悟,整个世界瞬间开朗了很多,她向后退了几步,准备向门外跑去。

    刚要出门,云小风就被叫停了,她一转身,便看见方玉正微微坐起身子看着她。“你去哪儿?枫山?”她问。

    云小风点点头,便又准备拔步了。

    “等等!我”

    转头一看,只见方玉满脸的困窘,仔细看看还有些奇怪的表情在泛滥,像是有话说。

    “你怎么了?”云小风问。

    “我只是想问问,你和你那个红姐怎么样了?”

    “哦?这个啊。”云小风的表情稍微放松下来,“早就各玩儿各的了。”

    “各玩儿各的了?你放得下?同意这个的女孩儿可不多啊,你舍得?”方玉挑起眉头道。

    “我可没说她同意过,再说我现在都有孩子了,我们这种根本就不可能有果子的。”

    “啥?你都有孩子了?谁的?”

    云小风看着一脸惊讶的方玉,突然笑了笑,慢慢抬起腹前的衣襟,一道新鲜的疤痕便露了出来:“不是谁的,我还是问问你,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方玉有些迟钝,缓缓地点了点头。

    “我的运气不好,碰了个鬼崽子,撞了个鬼胎,做了个鬼妈妈而已。可我还是黄花大姑娘呢!”

    方玉惊得眼睛都快掉出来了,缓了一阵便又问:“没了你的那个红姐,你以后怎么办?”

    “能怎么办?找个好男人就嫁了呗。”

    “啊?你这么快就被扳直了啊!”

    “不然呢?”

    “哦也是。”

    午后,云小风便回了寿司店,打了个照面,便辗转去了望野村,在经过方玉住处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方玉死去的父亲还在家中,不敢怠慢,便急忙转道赶了去。

    方玉的屋子没锁,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薰香味儿,左右看看,云小风惊了一跳。

    方玉的父亲竟然不见了!

    惊悚

    “会不会是邻居发现了,把他带走了?”

    云小风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一边想,一边搜索着老警长。

    在走进老警长的卧室时,云小风忽然看见在床头柜儿的地方晃过一个奇怪的身影,一闪而过,像是什么鬼怪一样。她觉着奇怪,便向前走了几步,只见床头柜上翻倒了一个相框。

    云小风捏起一看,照片上面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老警长,另外一个的面部被灰尘抹得看不太清。

    会不会是老警长的老婆?

    云小风赶快将照片拆了下来,用手抹开上面的灰末,是熏香灰,皱了皱眉头,转眼将眼神落在那个女人身上,惊呆了。

    “什么?怎么会是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