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梅子的救赎
    云小风向前走了两步,在绣花桥的桥头停了下来。

    她看见梅子被撕得破烂的衣服下显现着一张血红的脸颊,那是一个男人,他的劲动脉被石头生生地砸成了破烂,双手双脚全部被石头撵得血肉模糊,梅子似乎异常痛恨这个人。

    云小风向前又走了几步,梅子这才缓缓转过了脸来。云小风发现下了如此毒手的梅子竟然没有一丝的怒气,她的脸上挂着更多的却是无奈和害怕,她就像在一片虚无之中寻找光明,而砸死这个人,便是她最重要的一步求生之路。

    她真的是在救自己?

    为什么一定要杀死别人来拯救自己?

    云小风一无所知。

    无奈了,她抬起了坛子,咒语和安魂辞缓缓的念出口,这便将梅子收了进去。

    回了寿司店里,安顿好坛子,便出了店门。

    这天夜里天气异常得好,星星非常多,空荡荡的天空里没有一丝杂乱的云片。

    忽然,她听到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孩子,你说说,是你在成长呢,还是世界在变化呢?”

    云小风寻声看去,是云二娘说的话,她换了一件极其漂亮的衣衫,看起来年轻了很多岁。

    “我说,大概是我在成长,世界也在变化吧。”云小风微微一笑,将云二娘拉上了出租屋的房顶。

    房顶有两块巨大的泡沫板,一块是红色的,一块是粉色的,云小风记得这东西是上次和红姐一起上房顶时垫的,一直忘了收回去,风吹日晒的,红色已经变成了粉色,而粉色都快赶上了白色。

    云小风拉着云二娘坐在店子上,抬头看着天说:“娘,我弄清真相了。真相就是,所有被砸死的人都是梅子杀死的。”

    “梅子?”云二娘微微一笑,眼睛眨了眨说:“真是那个小女孩儿?我就说嘛,她肯定有问题,这不就是嘛。”

    得意了半天,二娘还是疑惑了,她问:“可为什么她要杀死她娘?这么恶毒的吗?”

    云小风摇摇头:“她娘在救她,她父亲也在救她,甚至是村子里最后一个女人也在救她,但是她们统统用错了方式罢了。”

    “用错了方式?为什么?”

    “是阻止,她们阻止梅子用自己的方式将自己从地狱中拯救出来,大概是梅子已经受够了在黑暗之中生活,但她的恨又不能平息,为了救赎自己,就只有杀了让她恨的那个人。”云小风抽出一张照片,又说,“梅子十一岁时遭到了侵犯,那个人并不是她的父亲,大抵上应是这个人吧。”

    云二娘接过照片一看,回说:“所以,梅子千方百计地想杀了这个人?阻止她的人都被她视为仇人了?”

    云小风点了点头:“没错。”

    “那她和魔鬼有什么区别?六亲不认难道就不算犯罪吗?”云二娘摇摇头,皱着眉头说。

    云小风身子向后一趟,眼睛看着漫天的星空说:“你知道作为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是拥有一个完整的身体?”

    “不不不。”云小风摇摇头道,“应该是拥有一个完整的灵魂。”

    云小风伸着手,在空中捞着星星,一边说:

    “你感受过被吗?我感受过,很真实的感受。”

    “那是一个梦,梦里的我便是梅子,我清楚地记得,我被摁在了地上,身上翻滚着一个浑身腐烂的死尸,那种滋味不只是痛楚,除了撕裂的,被禁锢的躯干和鲜血四溢的两股,还有被刺破的灵魂,我一直不认同某爱玲所说的那句话,毕竟她的生活也不过如此。厌恶,恶心,从挣扎到无感,从无感再到挣扎,反反复复,最终还是丢掉了自己。从生活中活过来,才发现自己早就不能接受阳光,阳光的爱抚变成了灼热的烙刑所以梅子变成了一只只会用石头砸人魔鬼。”

    “你的意思是,是这个世界将她抚养成了一只杀人机器?”云二娘叹了一口气问。

    云小风指着天上的星星,那是最亮一颗,不知道什么名字,她说:“娘,你说一个从小无恶不作,十几岁就自愿献出身子给男人的女人,能不能上天上去呢?”

    “你指的是梅子?”

    云小风“呜”了一声纠正说:“不是,是她的姐姐,方玉。”

    “哦。”云二娘摇了摇头,“这个恐怕不能,不贞洁的人都是要下地狱的。”

    “那阎王会不会给她网开一面?她知道错了,至少她马上就能救下一个人。虽然我们是道家,但是佛家的话不可不信,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在她这里还算不算数呢?”

    云小风拿出那个鬼精眼,递给云二娘又说:“方玉的,她死了,她去不了天上,也下不了地下,她永远在这个世界消失了,二十二年几乎都是痛苦着过去的,真是遗憾,这东西大概就是她回报这个残酷社会的最后一丝温柔吧。”

    “苦吗?”云二娘盯着珠子说,“她为什么苦?为什么她和她的妹妹都这么苦?他们家怎么回事?”

    “不知道,世界无法将她们温柔以待罢了,只是可惜,我忘回她一句话了。”

    “回谁?方玉还是梅子?”

    “嗯,不知道”

    云小风的脑袋里满是那夜和方玉共眠的情景,少许的酒精作用,确实疯狂地肆无忌惮了一回,方玉从一开始就接受了云小风这个异类,被世界冷落的人,相比父亲的爱,相比男人的爱,她除了还需要一个爱她的母亲,她更需要的却是一个爱她的“女朋友”罢了。

    然而,疯狂仍然没有将她救回来,她还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儿,覆灭了一些真相,至今,云小风知道的结果都是她一手推论出来的,真相永远泯灭在世间。

    就像方玉说的那句话,“真相真的那么重要吗?就像我喜欢你,非得说说为什么喜欢你吗?”

    云小风看着满天的星星,自言自语了好久,一旁的云二娘看着天空,听着听着竟然倒头睡了下来,她俩都累坏了。

    三周之后,金城边郊,云山的桥洞里坐着四个人,云小风握着云二娘的手,云山摁亮了延时拍照相机的快门,飞快的跑到一个女人的背后,他轻轻说:“晓晓,看快门,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