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6.说好的回家】134.车上的诡异
    “一家人?”云晓转眼看着两个陌生的女人说,“我们的家人?”

    “对啊!”云小风转眼看了看一脸呆萌的云晓说,“我们是一家人,我妈是你妈的妹妹,我叫你妈妈为大姨,你就叫我妈二娘就可以了,嘿嘿。”

    “啥?我母亲是你母亲的妹妹?我叫你母亲二娘?这是她的名字,这不是乱辈分了嘛!”

    “没事儿,越叫越年轻嘛,再说哪个大妈不喜欢别人叫她小姐姐呢?你说是吧,娘。”云小风嬉皮笑脸地看向一脸憋屈的云二娘。

    分离的时候,云小风回头看着云晓,她站在桥洞的门口,歪着脑袋倚在云山的肩头,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一切都是那么的安宁,云小风转头看着天,对云二娘说:“其实方玉没有死。”

    云二娘不解,摇摇头疑惑地看着云小风。

    “因为她在另外一个身体里活了下来,忘了一切前生的回忆,就像投胎一样,重新回去了。”

    结束,所有都就此彻底结束了。

    在车站里,云二娘和云小风到了分别的时候,二娘回村和她老爹聚一聚,云小风则要回去继续“上学”,上车时,云二娘有些惬意地说:“这一别,下次过年见?”

    云小风点点头:“是的。就几个月了而已。”

    “那崽子要不要我帮你带?”

    云小风稍稍抬起头,愣了一下就摇头说:“不了,哪天把她送回去。”

    “送回去?送冥界去?”

    “嗯,对。”

    “你就这样白白挨了一刀?”

    “不然呢?”

    呜呜

    车子渐行渐远,云小风坐在候车室里继续等着去b市的车。

    忽然,她意识到了什么。她想二娘为什么会在自己遇到大困难的时候恰好出现,为什么来的不是她的父亲,她怎么一点儿都不觉着十几天都不踏进校门还说自己在上学的她很奇怪?难道她真的什么都知道?

    没一会儿,车子伴着鸣笛声就来了,云小风没再多想,背着背包便上了车。

    在车上,她看着窗外的夕阳,觉着惬意,这就像一个人的历险,相比历险她还是更愿意说是旅行,一路上生生死死的人,似乎让她明白了很多,比如真正的孤独是什么样的

    在进某通隧道时,见到光明的那一刹那,云小风突然在远山的一个电线杆上看见两个红点儿,那红点儿有些熟悉。

    她摆正姿态,将脸凑向车窗,仔细睁眼又看了看,只是不逢时,车子又进了隧洞,面前一阵黑暗,车窗上只有自己毛狗样的面貌,隐隐约约还能看见黄色的星点飘动,那应该是车轮和车轨摩擦碰撞的火星吧。

    云小风呼了一口气,转身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忽然灯光一暗,四下顿时陷入了黑幕,云小风的心里无端地紧张起来,隐隐约约她看得见车厢门的轮廓,那里有几个脑袋在左右摇晃,像是在往这里走一样。

    云小风不知道为什么,竟在那人的身上看出了一丝怪异之气,她身子向一旁躲了躲,她的第一映像并不是害怕这是什么鬼怪,而是她害怕倘若要是人化成的“鬼怪”,又怎么用桃木剑和八卦镜去对付呢?何况她也只是个弱女子而已。

    忽而,那人一晃就消失了,同时车子也钻出了隧道。

    眼前的一明一暗刺得车内所有人都小声谩骂起来,云小风率先适应下来的,她左右看了看,乘客们都捂着眼睛什么动作都不敢做,她眨眨眼睛,迎着强光看到面前的车厢衔接门的位置蹲坐着一个人。

    他应该是个男人,穿着齐腿肚的大黑风衣,腰上捆着一个亮闪闪的腰带,头上戴了一个以往地下特工的专用黑帽子,只不过他戴得并不怎么好看,整个帽子是扣在额头上的,眼睛和鼻子被遮住了大半。

    他像是在睡觉。

    云小风又向他的旁边看了看,只发现他旁边空着一个座位,上面放着一个包裹,包裹之上放着一个黑色的若隐若现的器具,不知道是什么。

    “有座位怎么不坐?难道是别人的?”

    云小风站了起来仔细一看,原来包裹之上放的黑盒子是一盒某种品牌的高档香烟,云小风点了点头,仔细再一看,只发现黑盒子下面还放着一只口红状的东西,难道那是一个女人的座位?

    这就不难理解了,这并不是那个“特工男”座位,而是一个女人的座位,包裹是她用来占座位的而已。

    云小风长长呼了一口气,便又坐了下来,看来经过这么多事儿的洗礼,她差不多快成神经质了,呵呵。

    三秒之后,车子又进了一道隧道,这次车里的灯没有再熄灭,只是有些昏黄,显得车内的人和物品有些失真罢了。

    没一会儿,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她穿得还算靓丽。她在那人的旁边停了下来,眼睛眨了眨,似乎对着男人询问着什么。

    男人的行动迟缓,慢慢曲起腿来为那女人让道路,不过他的动作真是难看,就像刚刚爬过了千山万水一样,现在累得真是不想在动弹了。

    云小风就当看电视里的狗血剧一样,冷血特工和蠢萌美女之间的邂逅,她似乎在期待,但又像是在担心,她生怕接下来的剧情真的会那样的来一场狗血的邂逅。想到这里,她不由得为那美女捏了一把汗,心里默默念着什么祈祷的话。

    “菲菲”想完。云小风呼了一口气便进入了现实,她转眼向窗外一看,只见铁路旁边的栏杆上落着几只斑鸠,有一只是她十分熟悉的,它的眼睛通红,身子灰得发黑——它就是那个总是跟着她的夜斑鸠。

    “该来的总会来吗?”

    转眼,只见,那斑鸠竟然飞了起来,好不容易赶上了火车,云小风却惊奇得发现它的脚下竟吊着一只黑猫,这黑猫她也认识,是冥界中鬼王方玉的宠物,它怎么还是跟来了?莫非被它看入眼球的人真的要去死才行?

    想罢,忽然,只见一抹红衣飞过,黑猫和斑鸠便化成了几缕黑烟,飘散了。

    是鬼王方玉?

    一闪而过之后,云小风再也没看见能勾起她眼球的东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