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殊途异归
    翌日,天大雪。

    寒风有些刺骨,云小风这回可是裹圆了身子出行的。

    疯狂奔到东吴村,却因为大雪封了山无功而返。回去的路上,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学校那个画皮精生病了,可怜兮兮的没人照顾,因为所有人都在忙,没有人有空闲的时间去管顾那个画皮精,这下也只有让她去了。

    云小风无奈地摇摇头,便还是赶去了。

    进学校的门,这个熟悉了只有一个周之久的地方还真是陌生,她走了好几个弯道拐角,这才来到学校的医务室。

    一路上有很多人都惊奇的看着她,有些人颦眉蹙额,有些人伸手比划,更有甚者直接开口说道:“喂,小哥儿,看那个人和里面的那个多像?”

    进了门,里屋的休息室里就趟着那个挂着吊针的女人,她十分微弱地眨着眼睛,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就要走到头了呢。

    云小风过去轻声问道:“咋了,感觉咋样?”

    “不妙。”画皮精没有停顿地回答道,“脑袋晕厥,四肢发软,想吐。”

    云小风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吊针,她想,这么一个鬼怪怎么可能能被凡间的医药治好呢?弄不好会阴阳倒置,破坏了她的元神那可是死啦死啦滴了。

    “那回家不?”

    云小风像个大姐姐一样问道。

    “嗯。可是怎么回”

    画皮精还没说完,云小风就轻轻扯掉了她手上的针头,将她一抱,背上了背一边说:“就这样回!”

    画皮精已经虚弱得无力反抗了,她知道这样和云小风出去的话一定会引起巨大躁动的,先不说无关吃瓜群众的眼光,要是一些在学校经常骚扰她的渣滓们来捣乱,那不就害了云小风了?

    “要不咱们不要回了吧。”

    画皮精恭声的问道。

    云小风摇头,穿梭在人群之中:“不回去你就死在这儿?”

    “我可以自己治疗自己的。”画皮精又说。

    “学校这么多双眼睛,你是巴不得给别人说你是个什么‘鬼’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就是你,治疗之后我就放你走,做你自己去。”

    云小风的话铿锵有力,画皮精便不再回话。

    幸好,这一路还算平坦,并没有所谓的那些个怪人来阻拦道路。

    出校门的时候她碰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白色的大衣,袖子是渐变蓝色的。

    他第一印象便是惠湾。

    云小风和她相向而行,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并不认识云小风,擦肩过后便再也没了接触。上了车,云小风还纳闷,转眼看着那人的行踪,回想着那天奇怪的命案,忽然间,那女人转了头,其实转头并没什么奇怪,最惊悚的还冲她笑了一下。

    真是纳闷,云小风赶快躲到了车窗之下,待车子走开好远之后,她才敢抬头看向车外。

    这事儿真让云小风摸不着头脑,她想,这就是那个最南边城市的特别招呼方式吗?擦肩回眸,千年等一回?

    云小风纳闷着,坐在一旁的画皮精慢慢向云小风的肩膀滑过来,她昏睡过去了,身体没有一点儿温热,就像一具有表情的死尸一样。云小风看着这画皮精不由得胆寒了一下,回忆里的她真是凄惨,好好的一个人偏偏要为另一个人活着,图什么?难道就因为这是老娘的命令不敢反抗吗?

    云小风双手一摊,无奈,便回了寿司店。

    老娘叫了几个壮丁将画皮精带进了里屋治疗,其他人继续忙活着,云小风趴在柜台之外,双手撑着脑袋看着忙碌的子牤,无奈地说:“姐,妹儿这回又闲下来了。”

    “咋了?难道遇到什么麻烦了?要一起吗?我不行就叫你梨姐,苗苗也可以的。”子牤头都没抬地说道。

    云小风狠狠摇摇头,苦楚道:“不是,大雪封了东吴村的命案现场,我不知道怎么去,要是红姐在就好了,她一飞,呼的一下就能翻过去,可是我只有拿脚丈量大地,效率跟不上的。”

    说着她捏起柜台上一只水杯,喝了一口,差点儿被呛着了,她无奈说:“牤姐,大姨妈又来敲门了啊。好浓,甜嗓子呦”

    “那就喝茶。”子牤说着指了指一旁的蓝色马克杯,那是红姐经常用的那只杯子。

    云小风捏过它,虽然红姐不在,但里面仍然泡上了热茶,她喝了一口便问道:“你给泡的?”

    子牤摇摇头,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了一眼云小风说:“给你泡的。”

    “给我泡的?”云小风微微一笑,“嗯,谢谢姐姐了。”

    子牤也惬意一笑,捏起刚刚的那杯浓地要不得的水,边喝边说:“不是我泡的,是街角那边的那人泡的。”

    “街角那人?”云小风转眼看了一眼子牤看的地方,上下共白的雪街之上真站了一个人,她穿着白亮色的袄子向云小风挥挥手。

    云小风脑袋突然像是被什么轰动了,她连忙站起身正要向前走一步时,一辆带着风雪的车挡住了视线,待车子走过,一切都变得空荡荡的了。

    “她来过了。”

    一旁的子牤突然闷声说道。

    云小风转眼一看,只见子牤又继续忙活起来。

    “那为什么不留住她呢?”

    “因为留不住了。”

    “为什么?”

    子牤捏过一个红色的树纹吊坠给云小风,一边叹气说:“你不用再等她了,大王孤魂已经强迫她做了压寨夫人,他们都快有崽子的。”

    云小风有些蒙,接过吊坠儿说:“这东西是请帖信物吗?”

    “不是。”子牤回道,“这是她为了告诉你,你不用奢望自己变回男人再去追逐她了。这吊坠是她担任侦查这个职位时老娘赋予她的,现在给了你,大概告诉你殊途异归,算了吧。”

    “哦。”

    就这样,云小风简单的一个“哦”字结束了之前所有的记忆,这下她连最后一点儿想变回男人的动力都没了,她彻底变成了一个女人。

    “哦,对了,有新报道,报纸上说那个被烧死的男人体内被解剖出了蓝色的球状体,疑似是某种寄生虫,这是怪虫啊,嗨,我们治不治呢?”过了好一会儿,一旁的子牤无趣地说起来。

    云小风一听,连忙收拾了那些不应有的思绪,转眼问道:“体内解剖出了怪虫子?”

    “嗯,对,是圆形的,还通体蓝色。”

    “会不会是鬼精眼?”云小风赶快接过报纸阅读起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