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诡异的瘟疫?
    这天风雪稍停,云小风提着步子走进被推土机开阔过的大雪山中,一切还算顺利。

    对这报纸上的照片显示,她来到一处树木丛生的地方,冬季的落叶摇摇欲坠,黑色的树干之下,没有一丝生灵的气息,一切都显得如此昏沉。

    在一个巨大的白杨树下,长着两个大坑,一个坑道里被火烧得焦黑,另外一个坑道则满是白色的积雪,只不过让人奇怪,那个焦黑的坑道竟然落不下一丝雪花,像是被火烧后的地热还久久无法散去。

    云小风站在坑边左右看看,只见正对自己的那颗白杨树上留了一滩巴掌大的血迹,血迹有些发黑,看来是过了有一段时间了,在往旁边看看,惊讶,原来不止一棵树上有这血印子,几乎上每个树上都有,只不过它们的位置高低与前后不同罢了。

    云小风轻轻拿起笔,在手记本子上写道:市东,焚尸诡案地界有坑,共二,其一甚为诡异,火烧地热经久不散,雪落无影,人近灼面,实为鬼怪之为;坑边有树,树上血志,每每志之,则

    写着写着,她便无从下笔了,她记得红姐之前的手抄记可都是时间地点事件人物样样俱全的,这回换她来记录,连人物都没弄清,草草下笔可真是不专业。

    想了想她就收起了本子,踏着雪地回了寿司店。

    刚进门,她就看见了那只画皮精,她的样子苦楚,背上背了个背包,长得和云小风一模一样。

    云小风向前走了两步,一脸平淡地对着画皮精问:“又是要去学校?”

    画皮精一脸无奈,但还是服从着点了头,在她点头的一刹那,云小风看见她的后脑被扎了一根银针,那并不是治疗用的针灸,更像是某种用来束缚她逃脱的咒印。当然这不是印,这是针罢了。

    “讨厌去,那就别去了呗。”云小风抬手在她的脑袋上轻轻一拔,瞬间,她的脚底就生了阴气,那种向上的升力让她站不住脚跟,她连忙叫道:“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

    云小风摇摇头,嘿嘿一笑回她说:“你这是自由了,背包给我吧,你可以走了。”

    “我可以走了?”画皮精显然不相信,她左右晃了晃,发现自己的身子真的可以飘起来了,自己重新拥有了修为,而且可以用法力了!

    有些感激,画皮精边飘荡着身子边说:“怎么回事儿?你还会解咒不成?”

    “不是我会解,只是我说话要算数罢了。”

    云小风摆摆手,什么都没再说,背上的背包,就示意她赶快逃走,自己也要去做正事儿了。

    进了房,云小风收拾完身上的装备便起航出发。到了学校,一切还算正常,她用着这么多天画皮精给她的记忆在这个陌生学校里穿行,她什么都没干,唯一的步子便是去寻找那个惠湾的。

    其实找这个人也并不是云小风临时想出来的点子,更不是她闲着蛋疼去找人家扯扯家常话话桑麻的,那是因为她早就注意到这个女人的可疑了,从车上的诡异死尸,到那天诡异的擦肩而过,她觉着这些都不是巧合能说明的。

    要说更可疑的,便是那车上死尸脖子上的会游走的圆球,东吴村山上的死尸同样从皮下解剖出了什么圆形的怪异东西,这两者会不会又联系?云小风真是十分感兴趣。

    寻着找着,真是冤家路不窄,她竟在学校的文物博览室里碰见了那个叫惠湾的女人。

    云小风躲在陈列架的一边向那儿注视着,那女人的身边还有几个秃了脑袋的老师,他们像是在探讨着什么。

    半晌,那人大概已经谈得口干舌燥了,互相告了别,他们便四散着走出了博览室,云小风抬着被血充得厚重的双腿,连忙赶了过去,来到只有一架之隔的地方,她清楚地看见那女人正在把玩着个什么东西,伸头仔细看,原来是半块骨头。

    骨头?云小风浑身一个激灵,一个好好的女人怎么对一个骨头起了兴趣?难道她是研究这个的?

    想着,云小风便踏着步子走了过去。

    “哎,小姐姐,我们见过哦。”她精明着双眼看着惠湾说。

    但似乎云小风的声音吓着了这个惠湾,她抬头愣了一下,然后慢慢放下手中的骨头说:“哦,对,火车上对吧。”

    “对!我是这里的学生,云小风。”云小风低头恭敬地回道。念着这个女人真是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车上那么弱小无依,现在却显得这么沉稳,真是让人惊掉下巴。

    惠湾此时心里也在打鼓,但不知道她正在担心什么,只见她轻轻又捏起了骨头说道:“哦,原来如此,你见过这个骨头吗?这是头盖骨碎片,听说当时的b市爆发了某场瘟疫,这骨头是某个高级将领的呢。”

    “爆发了瘟疫?”云小风双手牵在身后说,“那这里收集这个将领的头盖骨干嘛,这之间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喽,听说那还是几百上千年前,这里驻扎着一支军队,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突然爆发了一场巨大的瘟疫,每个人身体自燃,最后烧得连渣儿都不剩了。”惠湾一愣,眼睛眨了眨说。

    “连渣儿都不剩了?”云小风微微动了动身子,看来是提起了兴趣,又问,“所有士卒都被烧死了?”

    “没错!”惠湾点点头,“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仗还没打,这就全军覆没了,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阴谋?但是你研究这个头盖骨有什么用呢?为啥不去研究文献啥的?”云小风更是疑惑地看着惠湾。

    惠湾突然眉头紧皱,严肃了表情,看她那样子就像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可没一会儿,她就松下了表情,她说:“文献上没有,因为随军的文官也被烧死了,所有的人,除了这半块儿将领头盖骨之外,没有一样东西存活了下来。”

    “可是所有东西都烧毁了,那这东西又是怎么保留下来的呢?”云小风听得莫名其妙便又问,“文献也没有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被问的惠湾突然亮了眼睛,她猛地抬头回道:“因为那个男人,我才知道了这一切!”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