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科不科学?
    这天风和日丽,大雪已经停了一阵了,但天气还是稍微有些冷。

    云小风正和惠湾在学校门前的咖啡屋里谈天说地,好不祥和。但此时的学校里可是天喧地闹的。

    那是下午五点左右,喧闹刚刚结束不久,学校的图书馆里匆匆忙忙冲进了一个人,他的脑袋上满是汗水,在某地质学书架内左右翻腾,他像是受到什么恐吓一样,倘若他不找到那本书,就好像会有什么人朝他脑袋开一枪。

    然而,并不可能出现这种让人胆寒的事儿。

    他风风火火从书籍上抽出了一本书,额头上滴落下一滴滴汗珠,突然!也不知道怎么了,那人突然惊炸起来,将书突然一扔,大喊大叫着就跑了出去。

    这已经是图书室里第三个怪人了,管图书的岳老师纳闷地捡起书轻轻拍了拍,嘴里轻轻叹了一声,便摇着头把它放回了书架上。

    傍晚时分,李强正在宿舍的书桌上看书,突然一阵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他接过一看,原来是一个快递电话。

    他吆喝了一声,让那人直接送到自己的宿舍,自己便又开始看起书来。

    他也是真够懒的。

    吱呀

    大约十分钟之后,宿舍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黄色工作服,戴着个头盔的人走了进来。

    “您好您的珍珠奶茶,谢谢。”

    是个女孩儿的声音。

    女孩?

    李强突然惊了起来,难不成是个女快递员?

    他转头一看,只见面前占这个浑身是水的女快递员,她的头发贴在脸颊,大大的头盔下长着一张可爱的小脸,这个女孩儿还真漂亮。

    “您好,您是李强吗?您的奶茶,请签收。”女快递员又喊了一声。

    李强一惊,赶忙从幻想之中回过了神来,他眼睛眨了眨连忙说:“我的奶茶?我没买啊?”

    李强有些奇怪,愚钝地接过小箱子一看,上面的签收单真是惊人,一共三大杯,竟要了二十八块钱,李强下意识地骂了句娘,但抬眼看了看面前的小姑娘,真又不好意思退回,只好强颜欢笑着在身上摸着零钱。

    女快递员看着李强像是要付款,她便一把接过签收过的单票,解释说:“您不用付账的,是有人代付,您签收就可以了。”

    李强惊住了:“啥?有人代付的?谁代付?这么神奇?”

    “这我就不知道了。”女快递员摇摇头,转身便走出了屋子。

    屋子里的李强摸着下巴,撑着脑袋,一边想着一边说:“这会是谁?同宿舍的人都是狼,咋可能这么慷慨?难不成是异性?是哪个女生呢?难不成是她”

    李强吓得一哆嗦,她脑袋里总晃悠着云小风的面貌,其实说是云小风,还不如说画皮精吧,其实这个李强邂逅的就是那个画皮精罢了。

    好算这个李强也算半个正经人,虽然真是对这个云小风有那么几分仰慕之情,但是他也有那么些自知之明的,毕竟人家可是五科会的副会长,自己只是个落榜人物罢了,怎么可以去追求她呢?俗话的说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都不在一个等级,那和门不当户不对有什么区别?

    想着想着他便生了闷气,随手扣开一旁的奶茶,咕咚咕咚地就喝了下去。

    晚九点,这说不是冤家不碰头,这还真是灵验了。收拾完手头东西的李强正背着背包往学校外走去,在学校门口的大长青树下,他突然碰到了那个可以让他满红耳赤的人,云小风。

    当时的云小风正挽着惠湾的膀子往学校里走,她并不认识这个叫李强的人,李强倒是直接的很,他嘿的一声叫住了云小风。

    云小风奇怪,却只见刚刚声势浩荡的李强突然腼腆起来,他飞快从兜里拿出一个塑料袋,袋中放着一杯奶茶,什么都没多说就向她塞了过来。

    云小风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冲昏了头脑,捏着那杯奶茶一会儿看看惠湾,一会儿又看看面前的李强,李强被看红了脸,急急忙忙就从一旁跑了出去。

    云小风奇怪的说:“真奇怪,这是干嘛?”

    惠湾在一旁窃窃私笑着。

    进了学校的博览室,九点多,这里的楼道真是冷清,由于来的人少,楼道里的灯都是隔着两个亮的,来到博览室,惠湾从腰间捏出学校特批的钥匙,拧开门一看,里面黑漆漆一片,要说楼道里是冷清,那么这博览室应该说阴森都不为过了。

    惠湾看了一眼云小风,突然笑了一下,说:“怎么,害怕了?”

    云小风倒是没有,对于她这种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么可能会被这些有的没的吓着?她嘿嘿一笑,将奶茶放进背包,转身就跟着进去了。

    他们没敢开灯,只是用着小手电寻路,来到先前放头盖骨的位置之前,惠湾有些神秘地指着那东西说:“我觉着这个有问题。”她又从腰间捏出一只红手帕,在那头盖骨之上摩擦了一番又说:“这应该是新的头盖骨,最多不超过二十年。”

    云小风凑近一看,竟发现刚刚她所擦的地方竟然变得异常白亮,还真不像什么千百年前的骨头。

    云小风见着奇怪,便问道:“难道这博览室里有‘水’?他们为什么要整个假的在这儿冒充真的?”

    惠湾嘴角微微一翘,表情一下变得特别轻松,说:“这个可能性就有很多了,有可能是千百年的骨头早就自燃烧毁了,后者来调查,恰好在事发当地挖着了这个骨头,所以就认为这是千百年前的东西了。”

    “那也不对!”云小风摇头,“这学校里都是大专家学者难道连个骨头的年限都能估计错吗?这显然不科学。”

    惠湾眯眼瞧了她一眼,然后正定地说:“那一个人凭空自燃就科学了吗?人是血肉组成的,第一步要先脱水,这至少要一百摄氏度以上的持续高温才能将人脱水完毕,还要烧尸体,这又要几百摄氏度的高温才能将人烧得连灰末都不剩,你认为这个科学吗?”

    云小风闷头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儿,这件事就挺灵异的,还是不要讲究科学着来说。她点了点头,便改口说:“既然这个事儿这么诡异,你认为科学解释不了,那么可以说是灵异现象吗?”

    “哎,别!”云小风的话刚说完,这一旁的惠湾就打住了她,从旁边拿起一张小的羊皮纸说:“我可一直都是唯物主义,我从来都不相信有什么鬼怪的,要是相信,我就不会把它当做瘟疫来查了,所以我要用科学的方法将它调查清楚!”

    (本章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