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盗窃
    “喏,就是这张羊皮纸。”

    惠湾连忙将羊皮纸展开,一边用红手帕抚摸着说:“这些专家就是太专业了,这才不懂这之间的玄妙,这东西是要动脑筋才能研究出来的!”

    云小风听着这极度讽刺的话,心里也不是怎么舒服,她想,这个惠湾再怎么厉害还不是一个研究生?人家专家学者都是十几年、二十年的老油条,光只是经验都长她好大一节,她怎么就这样轻蔑人家?

    想着,她就准备反击了,可是回怼的话还没出口,面前的羊皮纸就发生了异化!

    “长,长毛了?”

    云小风惊得一跳,只见那羊皮纸竟在惠湾的抚摸下渐渐长出了毛来,羊皮纸转眼就变成了羊皮。

    “这是什么妖术?”云小风傻呆地看着惠湾说。

    “不不,这可不是什么妖术,这是我特地去配制的化学试剂,抹在手帕上的,能和千百年前的油墨发生质变反应,这并不是什么羊毛,这是一种聚合物罢了。”

    “聚合物?”

    云小风真是摸不着头脑,就见惠湾收起手中的手帕,将长满羊毛的羊皮纸平铺在地上,随手又拿出一张新鲜的皮纸,往那上面倒着一扣,瞬间,那些羊毛就畏缩消失了。

    “这又是干啥?”云小风奇怪道。

    惠湾站起身,将那两张纸撕开后说:“我在复印地图而已。”

    “地图?”

    吱呀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摇曳门板的声音,云小风和惠湾同时吓得一怔,转眼看去,只见门板正来来回回轻晃着,迎面还吹来冷风。

    “是冷风吧。”惠湾提心吊胆道。

    “我想,大概是的。”云小风的气息也开始沉重起来。

    巡视了半分钟,发现没事儿,她们便松了一口气。

    可不知不觉,外面的楼道竟响起叮咚的脚步声,响声有些硬朗,听着有些像皮鞋,但声音又是极度急促,但男人的步子又不可能这么小,应该是个女人,云小风斜着眼睛往外看,还真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影映了过来。

    觉着不妙,她突然叫道:“喂!惠湾,有人!”

    “有人?”惠湾也吓了一跳,转眼看向一边说,“那你快去关门,咱们从后门走!”

    “你有后门的钥匙?”

    云小风有些疑惑,但也不敢迟疑,踏着步子就去关上了门。

    动作麻利,希希索索,这便从后门走了出去。

    锁上了门,他们特地绕了大圈儿,来到前门,赶快锁上了门,转身一看,只见一张泛着绿光的脸杵在她们的面前,她的眼睛睁得巨大,嘴角的肉似乎还在抽动的,鼻子里冲着热气儿,在这极度寒冷的冬日里冒着雪白的雾气。

    “完蛋!碰着人了!”一旁的惠湾吓得向后一躲,紧紧拉着云小风的手不放。

    云小风也是极度幽默,她颤抖着说:“还,还好是人,可她咋一动不动,为啥,我就觉着她像鬼呢?”

    “鬼?”惠湾看着冒白烟,脸上绿光泛滥的女人,似乎也开始打鼓了,“你不要骗我,我可是唯物主义者!”

    “那你为啥在抖着手?还出汗了,你这唯物主义不坚定啊!”

    “我,我肾虚不行啊,回头补一补就不出汗了”

    见状,那边的绿脸女人真是没好气儿地看着这两个小妮子表演。

    其实她并不是什么鬼怪,她只是学校住宿部的主任罢了,也就是宿管老大,老太太们的老大而已,但是奇怪,这么晚了她来这里干嘛?

    “你们闹够没?真是中二!”宿管老大姨闷声叫道。

    云小风和惠湾吓得浑身一个激灵,眨了眨眼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会说人话!”过了几秒,云小风稍稍放了心说道。

    惠湾也是激动地咽了一口唾沫道:“对,还是一个特别潮的人,连中二这词儿都知道!”

    “是啊,呵呵”

    一顿精心动魄的斗争,云小风和惠湾被带去了宿舍楼的一间办公室。老大娘累得猛喝了一杯凉水,斜眼看了一眼那两个捣蛋鬼,一脸怨气就摔门而出了。

    云小风看看惠湾,又看看一旁就像一个小型的审讯室一样的地界儿,有些颤抖说:“这是干嘛?我们做错什么了吗?”

    惠湾转眼也看了看那些东西,地上的拉力器,铁杆,杠铃,甚至还有麻绳,长鞭,这难道要?要禁室?

    “难道他们知道我们在偷东西了?”惠湾眨眨眼睛说,“可我们这又不算是偷东西啊!顶多算是制造赝品罢了”

    云小风一想就来气,便埋怨说:“早知道咖啡厅里就不答应你的破要求了,现在好了,一会儿要是惩罚我们咋办,你看看那铁棍子、长麻绳的,该不会要把我们吊着打吧!”

    然后,迎着话音刚落,这就走进来一个穿着保安服的男人,他身材魁梧,脸蛋有些微红,但那并不是被凌冽的寒风刺激的,因为他进来的同时还传来一股刺鼻的酒精味道。

    云小风的心提起来了,一旁的惠湾有些害怕的向后退了退说:“咋,咋办,这人还喝酒了,不会把我们杀了吧!”

    “啥?杀?”云小风也向后退了退,然后一脸正定地说:“你怕是想少了,要是杀之前还做点儿啥,你可就完蛋了。”

    “做点儿啥?做啥?”惠湾突然惊起来,眼睛里满是恐惧。

    那穿保安服的人摇摇晃晃从她两身边走过,左摇右晃坐到屋子靠后的一张办公桌上,他双腿翘上了桌子,一脸谜然地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看。

    就在一切陷入僵局的时候,那个男人开口了。

    “你们知道最近出了什么事儿吗?”那男人迷糊地说,“失踪了两个女孩子,都是在这个点儿。”

    “失踪了?”一旁的云小风突然放下了警惕,语气仍然有些戒备地问,“怎么失踪的?”

    那男人一摆手,似乎有些无奈样子:“不知道,总之是哪儿都找不着了,是突然失踪的。”

    云小风慢慢站了起来,一旁的惠湾也拉着她的衣袖站了起来,她像是也松下了警惕,拍拍屁股上的灰尘说道:“你确定是失踪不是死了?”

    “死了”那男人似乎被惠湾问着了,他的话堵在了口腔,最后还是吞了下去,“没见尸体,我们不会认定死亡的!”

    “这么坚持?”惠湾又问。

    男人点了点头,神情却突然变得阴暗,他慢声细语道:“是啊,人没找着怎么能说死了呢?还有,叔要劝你们一句,倘若你们要调查什么的话,就停止吧,不会有什么好的后果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