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火疫食心
    顷刻,屋外又飘起雪来,冷风有些刺骨,出了办公室,她俩便顺着马路慢悠悠地往回走。

    可提脚还没三步,云小风就有些奇怪了,她将颈后的帽子扣到脑袋上,问道:“怎么这么别扭?”

    “别扭?哪里别扭?”一旁的惠湾也将后颈的帽子扣了起来,眼神在马路边巡视着,忽然看见一辆载雪的出租车,这便停了下来,又说:“咱们先回去,这些事儿咱们回头再说。”

    “回头再说?”

    云小风刚要阻止,惠湾就将那边的出租车拦了下来,一溜烟钻了进去,云小风看着他的神情,总觉着她的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瞒她一样,那种东西应该算得上是天大的事儿了。

    云小风并猜不出来那是什么事儿。

    车子启动了,惠湾轻轻一皱眉,弯了弯眼睛生硬地笑道:“小风,回去吧,路上小心,到家我会给你电话的。”

    说罢,她一边吆喝着司机将车子开走,一边指着学校的宿舍楼让云小风赶快回去,惠湾似乎以为云小风是在学校寄宿的。

    车子离开有十多分钟,云小风仍然还站在原地,夜幕很黑,地上的雪很白,没有行人的路上显得分外孤寂,从来不怕黑夜的云小风,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竟望而却步了,她总觉着这黑暗之中隐藏着什么惊天的秘密,而揭晓谜底的人真会如警卫所说“没有好果子”一样。

    一个多小时后,云小风步行回到了寿司店,但奇怪并没有见灯火照出来,云小风想,这怎么回事儿?难道这么早就关门了?

    想着,她抬手看了看表,其实也不然,现在已经十一点左右了,照例儿也是该关门了。无奈,她便走到店面门前,对着卷帘门卖力地敲了几下,问:“有人在吗?我回来了。”

    店里寂寥无人声,只听得敲门的回响在街道里来回碰撞,半天没见人,云小风有些不好气,瘪瘪嘴埋怨说:“都忘了我了?一个个都睡这么早的吗?”

    她的话还没落音,只听“哗啦”一声,卷帘门便被拉开了,拉开的缝缝并不大,大约只有一条小狗才能钻进去的高度。云小风呼了一口气,觉着力不从心,便蹲下身子向里看。

    里面黑乎乎一片,有些奇怪,不点灯怎么看见路?就算是鬼怪,也不能这样显摆自己的能力吧!云小风伸手在里面绕了绕,伸手不见五指的店里,看着让人背后发凉,她想,黑夜里能看见路,莫非是胡苗苗不成?

    “苗苗开门吧。”云小风第一反应就是这个门后正躲着那个猫妖——胡苗苗。

    可没一会儿,那黑色的屋子就传来这么一声纠正的音响:“我不是胡苗苗,我叫佩奇。”

    “啥?佩奇?”云小风奇怪地挠挠头:“怎么回事儿?咱们店还有叫佩奇的社会人?”

    “哗啦”

    转眼间,整个卷帘门都被推开了,黑暗之中冒出一个穿着浅黄色单薄长裙的女子,她的面貌极其清秀,身段优柔,看着着实让人口舌生上几丝津水。

    “你叫佩奇?”云小风连忙跑了过去,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莫名来历的美女,“你是什么妖怪?”

    佩奇微微一笑,这个真是迷倒了云小风这个痴女,她说:“我不是什么妖怪,我只不过是个宫廷女子,被斩了脑袋的无头鬼而已。”

    “宫廷?”云小风有些耐不住了,眼睛定定地看着佩奇脖子上的那条泛红的细线,“你一个宫廷女子怎么被斩了脑袋?”

    佩奇一听,眼皮突然下垂了一半,轻声回道:“过去的事儿了,错错对对,有必要追究吗?活在当下嘛,你叫我姐姐就行。”

    说罢,她就抬手将卷帘门拉了下来,屋子瞬间变得漆黑,佩奇将云小风拉着走进了帷幕后,就分了道路,云小风进屋子前还有些不舍,她似乎又在这店里发现了什么有趣儿的东西了。但又因为和佩奇算是初相识,她也不好意思打扰她,这事儿也就暂时放下了。

    进了门,点了灯,云小风飞快地收拾完行头,一股脑钻进了大浴桶里。也许因为最近的那些事儿,云小风整晚都是精神异常兴奋,睡不着,她便想起了那本《诡闻录》来,想着也是闲着,这便当打发时间,催眠用吧。

    诡闻录的封面绯红,看着就像血染了一般,翻开第一页,发现这是一个叫“毒药”的人编著的,“毒药?”云小风一想,如此生野的笔名,真不失为恐怖小说作者,一时提起了兴趣,便开始读了起来。

    第一篇的名字就比较诡异,叫什么“火疫食心”,云小风舔舔嘴唇,看了下来,原来这篇文章写的便是多年前的一场战役,那时候的b市还叫金刺城,书中最精彩的一段是这么描写的:

    “城北军将杜良,率三百精兵,沿北侧尖山,暗渡灿溪,见敌军后梁氏在此安营扎寨,心生大喜,分兵三路,自率中锋,手持短刃,悄然斩杀守卫二三十名,移花接木,任同数己兵把手营外,巧度敌帐当前,杜良见帐影晃晃,细声窸窣,一男女欢笑哄天、欲行苟且,即想:这厮死到临头,竟还寻欢作乐,好生不作为!边外士卒为其卖命,自家如此把酒言欢,实则可恨!带我杀之为天泄恨!

    话音未落,却突生意外,只听帐中女号冲天,呜呜然如泣如怨,继而竟生大火,帐中后梁氏大呼:天作为!天作为!此女自燃焉!此女自燃焉!

    话过,火烧军帐,此火甚为诡异,能浮空流窜,碰人燃人,触物燃物,则为天下一大怪瘟。杜良军兵十几人,碰染大火,火烧皮肉,却又流窜七窍之中,杜良惊吓至极,大呼“撤军!”,顺灿溪逃窜,终逃此劫。

    数天过,后梁氏全军覆没,杜良军不占而胜,后之谓其火疫而已”

    “呼”

    看完之后,云小风长长呼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火疫?世界上还有这玩意儿?还有,这个人体自燃是”

    想着,突然,云小风从小说之中回到了现实,她想起了惠湾所谓的“人体自燃”。

    “惠湾说,千百年前有古怪,这古怪便是人体自燃,难不成这书真的是描写那东西的?”云小风自言道。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