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研古会
    第二天一早,云小风背着背包疯狂奔向学校门前的咖啡屋。

    毫无疑问,是那个惠湾打电话让她去的,说是找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还说这次必须得要云小风帮忙才行的。

    走进咖啡屋,里面的醇香四溢,勾起了云小风的味觉。向咖啡屋的最里面走去,面前背对着她坐着一个女人,穿着浅红色的羽绒服,双腿交织在咖啡桌下,脑袋时不时地向身边不远的玻璃窗外看,她像是正急于寻找着什么。

    “什么线索?”云小风并没有问候,直接开门见山地呼唤着那边的惠湾。

    “研古会。”惠湾转过脸来,表情稍稍有些浮躁道。

    研古会?云小风心中暗地里琢磨到,这研古会是什么玩意儿?难不成是个研究古代的公会?

    快步移过去,坐下,双腿照着惠湾一样的姿势盘曲着。

    “研古会是什么玩意儿?和那诡异的事件有关系吗?”云小风问。

    “有,当然有!”惠湾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她从身边的红色包裹里掏出那张复印羊皮纸的纸张,一边说,“羊皮纸上的地图是后人画的,上面还有落款,叫什么‘研古会’的一个团体。”

    “研古会的团体?”云小风摸了摸黑色的鼻头,慢慢又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找到这个研古会吗?”

    “不。”惠湾听后摇了摇头,表情变得更加凝重,“我们根本是找不到这个研古会的。”

    “找不着?”

    云小风突然被喉管里的唾沫呛住了气管,她觉着这个惠湾是在给她开一个巨大的玩笑,找不着为啥还要说?这不就是废话吗?于是她又问:“这么大个乌龙,你也是闲得慌啊!找不着,那下一步怎么办?”

    “找。”惠湾的语气镇定,将云小风吓得一跳,“找不着也得找,只不过找的不是研古会而已。”

    云小风听着新鲜,这唯一的线索就是研古会,可是又不找研古会,这不就是故意耍猴玩儿吗?她摇摇头,不知所言道:“不找研古会找啥?难不成要找那些去世亡灵不成?”

    惠湾看着一脸诧异的云小风,咯咯的笑了两声,说道:“咱们就找五科会!”

    “五科会?这两者有关系吗?”

    云小风的表情还定格在刚刚的疑问时,惠湾就又从包里捏出一个东西来,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墨绿色嵌着个红色五角星的徽章,它的边缘写着几个小字儿:“大洲研史考古调查会”

    惠湾拿着它在云小风的面前晃了晃,然后说道:“这就是五六十年代时,这个学校的前辈自主组织的研古会徽章,现在只剩下一个了,就是我手中的这个。”

    云小风伸着头,左右看看,果然,这个徽章是有些年限了,上面的烤瓷已经脱落了一部分,拿到现在来说,虽然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东西,但应该也算一个比较有价值的收藏文物了。但云小风就奇怪了,这世上就现存一个,这样的东西不应该是躺在博物馆里的吗?怎么会到达惠湾的手里?

    “这东西,又是你偷的?”云小风第一反应就是惠湾又去偷东西了。

    惠湾一听,吓得一跳,连忙将徽章捏入手掌之中,眼睛咕噜乱转,似乎真像做贼一样,说:“喂!可别这样说,我这是借,可不是偷,用好了,调查完毕了,我就送回去,这不是偷,不是”

    惠湾的语气比较压抑,但谁都知道,她这就是偷的,云小风低头讪笑,说:“挖槽,老姐姐牛擦呵,市区博物馆这种危机四伏的地界儿你都能偷梁换柱,你这身手哪儿学的?”

    惠湾瘪嘴一笑:“怎么?想学啊!”

    云小风惊得连连点头,惠湾左看右看,像是深思熟虑了一番,便泼了一盆冷水道:“滚蛋,咱们现在得谈正事儿!”

    “正事儿”云小风也是将嘴巴一抿,眼睛朝向一边道,“好吧,您说,您说。”

    惠湾镇定下来,将徽章安稳地放入包中,转头说道:

    “听一些老人家说,那时候的大洲学府并不是什么有威望的学校,还只是一家民企私营的小私塾,里面只开了五个科目:理,数,化,建,国。这五门科目就是围绕着加强市区建设实施的专科教育。

    后来,在一次扩张学校面积活动中发生了诡异的事儿,地基中挖出了个巨大的老鼠洞,洞里有水涌出,同志们去探寻,却突然雷声轰鸣,天降暴雨,鼠洞被雨水冲垮,工人们不得不收工待定,第二日去看时,那老鼠洞早就变成了个巨大墓坑,里面白花花的全是人骨头,几个专家在里面收拾后事时,无意中刨出一张羊皮纸来,但是上面什么字儿都没有。

    后来这东西就被学国学的老师拿去研究,可谁知越研究越感兴趣,最后就召集了五科中各个最有威望的老教授共同成立了研古会。”

    惠湾说得有些累,便喝了一口咖啡,歇息了一下笑道:“既然是五科,那我就断定,这研古会可能就是你所加入的那个五科会的前身。”

    云小风听得早就直起了腰板儿,她像是突然被提起了兴趣:“你说的是,我这个五科会可能是五六十年代的‘研古会’?”

    惠湾又喝了一口咖啡,点了点头说:“是的。”

    “你找我也是为了这个事儿?”

    “是的。”惠湾红了红脸,又说,“其实,我昨晚上就准备不让你来插手这件事的,这件事儿风险太大了,那种古怪的瘟疫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既然这么些天又发生了千百年前同样的事儿,要是害了你,我可是罪人了。”

    “危险?”云小风咽了一口唾沫,转眼从背包里捏出那本“诡闻录”来,边说:“难道昨晚你那诡异的表情就着这么个意思?”

    惠湾闭口不说话。

    云小风将诡闻录翻开到昨晚她看的那页,递给惠湾说:“不让我插手那是不可能的!看看吧,我可找到了好东西了。”

    惠湾接过仔细一读,眉头一展,似乎突然有了兴趣。

    “这东西哪儿找的?会是真的吗?”惠湾兴奋地问。

    云小风摇摇头,刚想说不知道时,咖啡屋外传来一声警车的鸣笛声,她和惠湾同时转头看向街道那边,发现警车竟然开进了学校里。

    “什么事儿?”云小风连忙起了身。

    惠湾连忙站起身,从兜里拿出几张票子,一边结账一边说:“去看看就知道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