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惠湾的绝技
    她们迎了上去,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走进熙熙攘攘的警察身边,听他们说是死了个学生,男生,在学校不远的“竞吧”网吧里死的,浑身被烤得脱了水,焦糊得就像一具干尸一样。只是奇怪,白色的衬衫竟然只是被烤得焦黄,也没见任何烧焦的痕迹。

    云小风上前问道,一个带着棒球帽的便衣警察说,死了的人叫李强。

    李强?

    李强怎么死了?

    云小风有些惊讶,她对着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人感到惊讶,忽然间,她还想起了李强给她的那杯奶茶,只不过她一直都忘了喝了,现在正安静地躺在她房间的小桌子上。

    一种莫名的恐慌感涌上心头,云小风止不住地抖动了一下。这时候,一旁的惠湾突然惊叫起来,她向后退了几步,嘴巴里慢慢说道:“瘟疫。”

    云小风寻着她的声,追过去问:“难道又是那诡异的自然现象?”

    “瘟对!”惠湾突然坚定地说道,“他来了!他又来了!”

    “你说的是瘟疫又来了?”

    惠湾没再说话,连忙将云小风拉着向一边走去,那是自习室的方向,她似乎有什么惊天的计划要暗地里跟云小风讨论一样。

    寻着最角落的一张座椅,惠湾从手里掏出一张地图来,那是b市的地图,一边又掏出一只红色记号笔,在上面画着。

    先是车站,后是学校,然后就是那个“竞吧”网吧的所在地,她将这几个地方圈上圈,然后用曲线顺着最近的公路路线连起来,发现那是一个奇怪的方形兽脑形状,但是并没有封口,像是缺了几个点儿一样。

    惠湾将笔停下,然后说:“火车上的男子是到达b市后自燃的,学校里的几个女生是在综合楼那边失踪的,这个李强又是在竞吧网吧里死去的,这几个点儿,似乎在告诉我们什么东西。”

    “告诉我们什么?”云小风拇指放在嘴唇下思索着,“你的意思,学校的那几个女生也是被传染了这种瘟疫?”

    “对。”惠湾坚定地点点头,转眼又在地图上点了两个点儿,一个是市中心博物馆,另外一个是在郊外东吴村的某个山洼,她再次用最近的可行路线连起来一看,只见一个巨大的“白”字现了出来。

    云小风坐下了身子,上身向前匍匐着奇怪道:“白?为什么会是一个变体的白字?”

    惠湾摇摇头,说:“不太清楚,但是我们可以知道,山村的沟洼是第一具尸体出现的地方,依照着图形来看,它也是在“白”字的脑尖儿上,可能这也在暗示什么。”

    “暗示什么?会不会是说那个山洼就是瘟疫的出发地?”云小风脑洞大开道。

    惠湾又摇了摇头:“不知道,那个博物馆我是猜测的点上去的,可能下一具尸体不会是在博物馆,可能会在别的地方也说不定。”

    “那么说这个也不算是‘白’字儿了,研究半天,我们还是没研究出什么来。”云小风摇摇头叹息道。

    她的手指在地图上没有意识地左右游走,一边轻轻嘟囔着什么,惠湾眼睛一亮,突然叫道:“今晚,咱们去偷尸体咋样?去研究一番去!”

    “偷偷尸体?”云小风惊得下巴都掉了,“你,你原来是什么专业的啊,怎么竟喜欢搞些夜间里的活动?”

    惠湾眼睛也斜了斜,改口道:“好好,咱们不偷尸体,去偷看行了吧,顺便教你几招,可以不?”

    转眼,十几个小时就过去了,夜晚的冬天比较懒惰,街上没有行人,车子也是细微可见,路上许多的玻璃都被雾气冻上了厚厚的冰碴。

    就在一切都显得寂静无比的时候,两个灰白色的雪地行者从街角冒了出来,他们身上的颜色和雪地极其相似,倘若他们站着不动的话,还真看不出有人在哪儿站着。

    警察局的墙外,惠湾拉着云小风的双手轻声说:“小风,你闭上眼睛,一会儿我要用气焊将铁门锯开,会很刺眼的!”

    云小风一惊:“啥?你要用气焊?难道这东西不会有声儿吗?”

    惠湾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云小风,好像她的绝技被质疑了一般。

    云小风闭上了眼睛,三秒之后,只觉得她的鼻腔一阵瘙痒,一个喷嚏打出口,顺便睁开了眼睛。

    “哎,小风,接下来我们要爬墙,你怕不怕?”惠湾一手捏着云小风的手,一边仰着头看着警察局三楼的位置。

    “三三秒?”

    云小风惊坏了,她连忙回头一看,只见身后的铁门被锯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无声无息,连一点儿透过眼皮的光都没有,甚至,她连自己的身体被牵了进来都没感觉到,就这三秒,惠湾就诡异地做了这么多事儿!

    “你怎么做到的!”云小风惊呼道。

    “哦?奇怪吗?”惠湾睁着眼睛看着云小风。

    云小风狠狠点了点头:“对,我开始怀疑你有超能力了,你怎么把我搬动的?”

    惠湾傻呵呵一笑,将铁爪扔进上面的玻璃窗边,扯了扯,几个弓箭步就爬了上去。

    她转头向云小风说道:“喂,妹砸,闭眼!”

    云小风还没反应过来,一阵刺亮就射了过来,云小风下意识的一眯眼,再次睁开时,上面的防盗网已经被卸下了三根铁柱子,窗户被打开了,惠湾也消失了踪影。

    “哎,妹砸愣啥,你不用爬了,快来啊!”

    突然,面前的正门传来惠湾的声音,云小风低头一看,只见墨黑色的大门微微开着一个小缝,里面有微光传来,小缝的一人高的位置上冒着惠湾的苍白脸蛋。

    “啥?这么快?”云小风快步赶过去,入了房门,刚要大声嚷嚷时,却发现门前的柜台里正趴着一个睡得和死猪一样的门卫,她吓得一跳,连忙悄然跟去了上面的停尸房。

    李强浑身的水都被脱干了,胸口被法医开了一个巨大的开口,目前还没有用针线缝合,里面的内脏也是焦黑无比,让人忍不住的想干呕几下。

    云小风的视线从李强的脚尖一直巡视到他的头顶,突然,就在他焦黑的眼窝停了下来。

    李强的眼窝似乎在抽动,会不会是死尸的肌肉连锁反应?云小风凑近一看,只见那面目狰狞的李强,眼皮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抖动一样。靠得有些近,她突然被呛着了,那股焦糊黑臭的气味刺得她喉咙眼睛辣乎乎。

    赶快,她抬起了脑袋后退了几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