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雪地里的女孩
    “这是什么?”云小风一边向后退着,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古怪,那是两个黑色的圆球,正在李强的眼睛前舞弄着。

    怎么是黑色的?

    她从来没见过这东西,上次在报纸上确实见过,但那东西的描述和这个大得多,而且还是发着蓝色光的。

    可这个黑乎乎的古怪又是什么?难道它们还分和品种不成?

    云小风奇怪的又问了一遍:“上次东吴村山洼里的报道和这个大相径庭,难不成这东西又是另一种古怪不成?”

    “另一种古怪?”一旁的惠湾语音也变得冷凝起来,“你说的是古怪?你怎么知道是古怪?”

    云小风摇摇头,咂咂嘴道:“不太清楚,所以猜的。”

    惠湾抬眼看了一下云小风,然后又正经地说道:“你说会不会是某种携带了什么病毒的古怪生物?”

    “古怪生物?”

    云小风有些惊讶了,她看着面前的这个极度相信唯物论的惠湾,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你说的是那种可以传染‘自燃病毒’的奇怪球形生物?”云小风眨了眨眼睛问道。

    “嗯,大概如此。”

    惠湾将尸体上的白布盖了起来,便和惠湾原路返回了。

    半道上惠湾说忘记一些事情,要匆忙赶回警察局去处理。云小风问是什么事儿,惠湾就说:“毁了人家的门,怎么能不修好呢?”

    “啥?这也能修好?”

    云小风是睁着眼睛目送着惠湾离开的。

    茫茫雪地里云小风慢慢地游走着,她想:这真的不是什么鬼怪?难道真的和惠湾所说的是某种瘟疫?那奇怪的黑球也是某种生物?难道这次真的是白忙活一场吗?

    其实,她的心底也在打鼓,她倒不是想让这一桩事故再次变成鬼怪祸乱人间,只不过要不是鬼怪,她这次又该怎么将它记在藏书室的书架上呢?

    这无非是接替红姐后,第一件案件就乌龙了,真是会让人贻笑大方。

    走着走着,想着想着,云小风突然听见一声浅浅的抽泣声。

    此时的她正站在满是白雪的街道上,两旁的房屋下满是积雪,左右扫视几眼,难免会有些晃眼。大约驻足了几分钟,云小风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怪异的事儿发生。

    飞了飞头发,就当摸了几把火,壮壮胆子,继续走了起来。

    就在转身进胡同准备抄近道回寿司店时,耳边再次传来嘤嘤的哭泣。

    云小风这次算是将声源抓了个正着,远处的一家服装店门口,一只喜羊羊电动摇椅上蜷缩着一个孩子,她的身上穿着灰色的衣服,倘若她站在雪地里,云小风大概就不会搜索得这么快了。

    云小风看看手上的表,大概是十点左右了,这时候的街道极其得寂静,加上寒冬腊月的天气,一个孩子孤独无依地坐在那儿,真是不科学。

    云小风慢悠悠走了过去,过往的经验告诉她,这厮是人的几率大概是百分之三十左右,反之,那便甭说了。

    她的呼吸频率逐渐降低,脚底踩雪的声音也变得异常轻微,她真把那人当成了鬼怪来提防了。

    “请问,你的家人呢?”云小风站在孩子的五步之远,问道。

    可她突然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孩子,她只不过体型十分娇小,身段和脸颊早已经显出了亚成熟的境界。

    那人转眼看了一眼云小风,梨花带雨,满面沧桑,好可爱的妹子啊,怎么在这寒冬腊月的在街道痛苦买冻?

    难不成被那个瞎眼狗男人伤着了?

    云小风第一印象就是这么回事儿。

    她慢悠悠走了过去,轻轻摸了摸姑娘的脑袋,那只已经滑落到耳边的大蝴蝶结甚是不堪。

    云小风说:“小妹,咱们不去想那些东西,生活如此美好不是?看看你的手,都冻成什么样了?来,跟姐姐来,姐姐给你暖和暖和。”

    云小风一边说着,一边将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温存着余热将那女孩儿的手紧紧捂住。

    起先女孩还有些微微抗拒,后来还是止不住云小风的狂轰乱炸式的温暖,便跟着云小风回了寿司店。

    房间里生了碳火,云小风将热好的红糖水递给女孩儿,边问:“妹子几岁了?芳名是什么呢?”

    女孩身子似乎还有些寒冷,下意识地抖动着:“我叫小七。今年十九岁。”

    “小七?”云小风一听,突然生起了趣味来,“你叫真名就叫小七吗?百家姓可没有姓小的啊。”

    小七被逗得一笑,微微张着嘴巴纠正说:“确实没有姓小的,但是有姓肖的啊,我本叫肖琪的,后来念白了,就成了小七。”

    云小风点了点头,看着小七着精神头,恢复的还算可观,便欢笑着说:“小七今个就不走了,就在这里歇息,你睡我的房间,有事儿可要吱一声哦。我在隔壁,门牌写着一个红字儿的房间里。”

    说罢,云小风看来也是乏了,伸了个懒腰,抬手一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招了招手,就准备向门外走。

    刚出门,转身准备晚安的时候,小七突然叫住了她,她的眼睛里满是奇怪的幻想,像是看见了什么惊怕的东西一样。

    小七喊道:“等一下,请问……你是大洲学府的吗?”

    话音时断时续,大概是她被冻的身子还没热起来的原因。

    云小风眼睛一亮,困乏的身体突然被惊醒:“是啊,你怎么知道?”

    小七指着她的背包,捂着脸说:“你是五科会的,还是副会长,你的名牌漏出来了。”

    云小风低头一看,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刚收好那东西后,小七就又说道:“你们可以研究很多东西,但能不能帮我调查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你说。”云小风下意识地回道。

    小七慢慢站起身来,表情生起几丝惶恐,神秘又有些怪异地走到云小风的面前,轻声说:“你……你知道学校死了一个叫李强的人吗?”

    李……李强?

    云小风的脑袋哄得一声炸了起来,刚刚泯灭的兴趣,一次次轮番被点燃。

    “李强?”云小风惊恐道,“小七,你是知道什么吗?”

    小七眉头皱了皱,眼睛里似乎又挤出了泪水来,她哭道:

    “我……我是看着他死去的,她浑身流血,眼珠子被什么东西挖了出来,只是几分钟他就变成一具干尸!浑身的肌肉都萎缩,皮肉干皱得可怕,见着这些,我……我心里总不能平复下来。可怕……”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