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难辞其咎
    b市公安局内,云小风被放进了审讯室做笔录。

    她有些奇怪,到底是出事儿了?难道前天晚上的事儿露馅儿了吗?可还是说不通,为什么他们没有抓惠湾?

    在路上时,那几个带路的警察也没透露一点儿消息,他们说事关重大,且要保密行事才行。

    审讯室里潮气很重,而云小风这个又是个皮肤喜干的妹子,坐下没三秒,她就浑身起了疹子。

    一个脸上生了青春痘的男警官,脾气还算温和,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女孩子面前装出来的,他慢声细语道:“你认识李强?”

    云小风一听,心中就琢磨起来,顿了几秒,她回问道:“见过面算认识吗?”

    男警察一笑,指了指面前的一个本子说:“哦呵呵,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姓毛,你就叫我毛警官可以了。”

    看着一脸轻松的毛警官,云小风却越发着急起来,她生怕自己和惠湾做的事儿会被他们问出来,她将双手放到桌子底下,试探地问道:“那个,毛警官,我刚刚的问题……还奏效吗?”

    毛警官有些纳闷,拿笔的手在桌子上敲了两下,说:“你们只见过几面,算是搭讪吗?”

    “搭讪?”云小风我有些莫名其妙,“谁搭谁?”

    “他看来很喜欢你。”毛警官的话语异常的安稳,云小风有些慌乱了,她觉着越来越奇怪,警察怎么跟八卦妹一样的?

    便问:“毛警官这是,何出此言?”

    毛警官一笑,似乎早就等着云小风说出这句话了,他从笔记本里捏出一沓照片,然后塞到云小风的面前,说:“李强的每一本课本上都写了你的名字,在他的钱夹里还发现了你的背影照,估计是偷拍的,他的游戏账号昵称也有你的名字元素,总之,倘若说你们不认识,那大概就是他单恋你很久了。”

    “单恋我?”云小风挠了挠肘子上泛红的皮肤,“这能说明什么?难道你们就因为他单恋我,把我抓来了?”

    “单说单恋,那肯定没有依据,但是李强出事的那天晚上,你可是收到一条短信?”

    毛警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机照片,照片里显示着一条短信,上面正写到“小心bei”这几个字儿。

    “小心bei,这个bei到底是什么呢?会不会是你们之间的某种暗号?秘密的东西不可触碰,你们是不是在研究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真是奇怪……”毛警官说。

    云小风似乎嗅到了被怀疑的风险,她内心狂躁地吼道:这短信关我什么事儿?小心bei是什么暗号?真是惶恐人心。

    她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你们难道连这是个半截短信都看不出吗?当时李强快死了,打不出字儿,只好草草了事,这都值得怀疑?”

    毛警官从旁边捏起一杯绿茶,边喝边说:“哦?这样的话,咱们研究下一个话题咋样。李强出事儿前一个周,学校的化学实验室被偷走了一批药物,都是底燃点的试剂,这你难道不明白吗?”

    “学校被偷走了试剂?”云小风有些纳闷,“学校的试剂不见了也要找我?我又不是管事儿的。”

    云小风的脾气似乎被提起来了,她语言有些愤怒,不过好在毛警官懂得察言观色,这才平息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毛警官从身后的档案柜里找出一张档案来,递给云小风,一边说:“云小风,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号,全校唯一的一个大一新生参加了五科会成员选拔考试,并夺得榜首,成为研究型化学科长,现任五科会副会长一职。”

    说着他顿了一下,眼睛里满是期待地看着云小风,又说:“这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儿,小风姑娘,您应该就是那管事儿的吧,还有什么话要说呢?”

    云小风一看,心头凉了一大截,屋漏偏逢连夜雨,你说气人不气人?这和惠湾调查的事儿还没完成,云小风就被另外一桩事儿困住,真是心痛。

    云小风干着嗓子,慢吞吞地问:“这么说,你们……你们抓我,所为何事?难不成,是陷害李强不成?”

    毛警官哈哈大笑,将云小风面前的东西一一收拾起来,转身说:“陷害李强倒是拿捏不稳,但是盗用公物,这个罪责可是要在这里呆上七天半个月的哦!”

    “可是……我今晚怎么办?”

    “今晚?今晚就住这儿吧,有人看着你,饿了就吃,这里面超人性化的,别担心……”

    说罢他就穿着警服,向外走了去。

    云小风回应的语气像是默认了,不过说来她也是真的脱不了干系,这么多铁证如山的证据,就算药品不是她偷的,钥匙总在她的手上吧,怎么说,她都逃不过了。

    傍晚七点,看守所里的云小风有些苦闷,看守她的是一个协警,年龄小得可怜,倒是睡性挺大,短短的三个小时,他已经睡了有三次左右。

    云小风自言自语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为什么我就不能被人相信,难道就是我长得不漂亮吗,正直诚恳的人被善待,难道就不能印证在我的身上?”

    咚咚……

    云小风的话刚说完,她的背面就传来一声奇怪的脚步声。奇怪,她的背后明明是一面黑墙,哪儿来的声音?难道是墙外面的声音?那也不对,这可是三楼,哪个人走路能传到三楼来?

    云小风琢磨着向后一看,只见一个穿着浅红色羽绒服的女人,正对着她笑,她手上拿着一只巨大的铁锤,身后的墙被开了一个一人高的大洞。

    是惠湾。

    “谁说你不漂亮的?走,我来救你了!”惠湾说。

    云小风一愣,起先有些激动,不过一会儿,却又拒绝了,她担心的说:“这怎么可以,越狱可是重罪,到那时候半个月都是少的,还有你怎么上来的,这里可是三楼,你让我下去,我不得成肉泥啊!”

    惠湾瘪了瘪嘴,眼睛盯着云小风的鼻尖说:“你难道不想知道真相吗?”

    云小风连连无奈地点头:“想!当然想,可我不能犯罪啊!”

    “想,那你就听我说一句可以?”惠湾看着云小风,清了清嗓子,“学校又死人了,是个老教授,你应该认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