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逃出生天
    “啥?老教授死了?哪个老教授?”云小风突然激动起来,眼睛睁得圆溜溜地问。

    惠湾来不及解释了,一把将云小风从后面的大洞拉了下去,云小风吓得不敢睁眼,可睁眼之后,她却惊呆了,自己竟然稳稳当当站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儿?”云小风纳闷道。

    惠湾转眼指着远方的一栋楼,咂咂嘴说:“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但是听说他是个研究历史的老教授。”

    “研究历史的?”云小风的脑袋嗡得一下炸了开来,“果然是他!”

    听着云小风这话,惠湾疑惑了:“你认识他?”

    云小风点点头:“认识,是咱们五科会的主任,他昨天找过我。”

    “找过你?找你干嘛?”惠湾眼睛变得镇定道。

    云小风回头看了看身后三楼的那个大窟窿,心头猛的抖动了一下,转眼,向前边走边说:“一些关于多年前那场诡异瘟疫的事儿,他像是知道些东西。”

    “那他说了什么?”惠湾又问。

    “他……”云小风有些失落,“他啥都没说,他就让我们不要去探寻真相,他说,当年研古会里的五个教授就是因为知道了真相,都陆陆续续染上了火瘟疫,自燃死掉了。”

    “都死掉了?那么说,他不是当年研古会中的人?”

    “大概不是。”云小风在一盏路灯下停脚,又说,“他可能是后来去研究的,他说知道真相的人都在五十岁的时候会死去,大概昨天就是他的五十岁生日吧。”

    “五十岁?”惠湾更加疑惑了,她手中摇晃着一张刚洗出来的照片,疑惑说,“这老头今年才五十岁?这明摆着七十多了吧,未老先衰?”

    云小转眼看了一眼照片里的人,那教授已经浑身浮肿了起来,脸被烫的稀碎,但大体上来看,还真看不出他是个五十岁的人。

    “不知道。”云小风摇摇头说,“大概是他这个人熬夜过度,伤了身子吧。”

    见着一辆来着车灯的出租车缓缓驶来,云小风伸手截了下来,坐上车,惠湾就无奈了,她说:“李强已经没了,昨天自燃的,警察认为事情诡异,所以都没有公布出来。”

    “真燃了?”云小风有些惊讶。

    “是的,只不过我有些奇怪。这老头竟然没有脱水,反而还浑身吸水,会不会这次不是同一个事件?”

    云小风眨了眨眼睛:“浑身吸水?”她赶快将照片捏了过去说,“这么玄乎?难不成还有水瘟疫不成?”

    惠湾摇摇头:“不知道,但是这次尸体背后的衣服却被烧了一个大窟窿,说明那火可能不是从内发出的。”

    “这么确定?”

    惠湾叹了一口气,回道:“不是。去看看就知道了。”

    时间恰好,来到老教授的家楼下,警察们已经收拾了设备准备离开,十分钟左右,这里就安静了下来。

    云小风在楼下左右看了看,眼神突然停在了背后的一栋巨大玻璃建筑上,她满声道:“惠湾,看来你画得没错,果然在这里出事儿了。”

    惠湾转头一看,只见建筑前立着个巨大的大理石碑,上面刻着几个“某某博物馆”的字样。她傻嘿嘿笑了笑说:“果然,我还没发现呢!第五桩事件果然在这儿发生的!”

    进楼,进门。

    迎面扑来一股十分芬芳的气味,是火锅底料的味道。

    地上的尸体已经被抬走了,只留下了一圈尸体痕迹,尸体的旁边放着一张小桌子,旁边的椅子翻倒在地,桌子上的小锅也侧翻在一边,里面不见一丁点儿汤水,满满的都是弹性十足的鱼丸。

    “这汤水不像泼洒的。”惠湾突然琢磨道,“你看,这木桌上没有一点儿痕迹!”

    云小风朝着她的指向看去,果然,桌子上干得异常,在这严寒的冬天里,别说蒸发了,泼洒的汤水没有被冻成冰碴那就值得可疑了。

    可这汤水怎么不翼而飞了?

    “难道老头子的身体里,被吸进的水是那火锅汤水?”云小风咽了一口唾沫说道。

    惠湾在屋子里搜寻了一番,说:“大概……是的。”

    走到厨房,惠湾捏着丝绸手帕,拧开了那些个水龙头,大概是冬天太冷,水龙头总咕咕噜噜响个不停,半天儿也没见有水出来。

    “他哪儿来的水呢?”惠湾捏着下巴疑惑道。

    “应该是市北的望野村的水。”云小风捏着个军绿色的水壶,走到惠湾面前说:“前些阵子确实停水了,街道上冻破了好几根水管儿,这水应该是他专门从市北望野村打的,而且他还经常去打。”

    惠湾看着云小风,心底有些奇怪道:“何出此言?”

    “因为这个水壶。”云小风也用丝绸包着手,捏着水壶在惠湾面前晃了晃:“水壶是定制的,上面的logo写着:‘绣花桥下绣花溪,雾里看它雾里灰’,所以,我断定他应该是在望野村的绣花溪里打的水。”

    “哦?这么断定?”惠湾笑了笑说道:“一副对子就可以断定吗?”

    “自然不能。”云小风的语气变得轻快起来,转手又将水壶转了一面,上面贴着一张照片。

    惠湾仔细看了看,原来是一群人在山里拿着大水桶打水,她疑惑道:“难道,这儿就是绣花溪?”

    云小风点了点头,指着上面的的一座木拱桥说:“是的,只是奇怪,他们为什么大老远的要来这里打水?难道这里的水好吃吗?”

    惠湾双手盘曲在胸前,琢磨着:“是很奇怪,这次的尸体会吸水,会不会和这里的水质有关?”

    她眼睛一亮,突然想起了什么,转眼拉着云小风就走出了屋子。

    行了十来公里的路,来到了惠湾租住的小屋,她两盘腿坐在床上,面前放着那个画了个“白”字儿的地图,一旁摆着一本古老的手册。

    惠湾指着手册上说:“金刺城五百里外有杜军,城内有后梁氏,后梁氏之前又叫白伏军。”

    说着她将手挪到旁边的地图上,又说:“估摸着,那白字便是白伏军的象征。”

    “象征?”云小风我有些疑惑,“你不是唯物主义嘛,也相信灵异不成?”

    惠湾一愣,连忙解释:“我可没说我信什么灵异,我只不过想说,这大概像一个计谋罢了。”

    “计谋?何出此言?”

    云小风看着惠湾,认真道。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