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魔法,不存在的
    “其实……我是一个变异人。”

    惠湾轻轻地说道。

    “变……变异人?”

    云小风刚刚平复的心脏又悬了起来:“你说啥?变异人?这么科幻的?”

    “对。”

    惠湾浅浅地点了一下头,然后便不在说话了。

    云小风在惠湾的身边转了一圈,发下她身后长着一条赤红色的狗尾巴,她的指甲也变成了野燕麦的米粒儿一般,又长又细,此刻的她就像一只妖怪一样。

    “你……总不能是一只狗精吧!”云小风捏住惠湾的手轻轻说道。

    “狗精?”惠湾摇摇头,“我可说过我不是鬼,不是妖,更不是人的!”

    “那你是啥?”

    惠湾闭眼蹙眉:“是变异人。”

    “呼……”

    面对总是闭口不言的惠湾,云小风无奈地直甩手,在云小风的世界里,有鬼怪,有妖怪,有魔怪,可这个变异人啥意思?变异人就不是怪物了吗?

    大抵上就是妖怪吧。

    云小风悄悄在手中握了一个六角梅花印,在惠湾毫不知情地情况下,悄悄在她的肩上一贴,拿起一看,云小风纳闷了,梅花印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她真不是妖怪?

    云小风心里开始打起鼓来,狗尾巴,长指甲,这不是鬼怪又是啥?

    疑惑,事儿就到这儿了。

    天黑尽,惠湾的房间里,云小风和惠湾正对着坐着,讨论着今天的见闻。

    “原来那个姓岳的老师才是凶手!”云小风说。

    “姓岳的才是凶手?”惠湾有些奇怪,“你怎么知道?难不成是你看见了什么?”

    “对!没错,我看见了,他的眼睛是红色的,浑身漆黑,就像鬼怪一样……”

    云小风狠狠点点头,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一一详尽地对惠湾说了出来。

    惠湾听着听着不禁就皱起了眉头,她疑惑说:“你说你会通灵?原来你是一个术士?”

    云小风被问得脸颊一热,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哦,呵呵,真对不住,在你一个唯物主义者的面前卖弄玄虚。不过,我真的是个术士,我很正经地告诉你,这个世界住着的,不只有活着的人类!”

    “你的意思,还有鬼怪?”惠湾撕开一旁的香辣味儿的薯片,一边卡兹卡兹吃着说,“你那天睡个觉就知道那个叫毒药的写书人姓岳,而且还在东吴村里,也是因为你是术士?”

    云小风李直了身板儿,正经地说:“没错!那叫通灵梦,可以大概回顾已经过去的事儿。”

    “可以回顾已经过去的事儿?这么说,不能预测未来喽?”惠湾仍然将薯片咬得卡兹响。

    过了一会儿,惠湾从手边拿出一张照片,推给云小风。

    照片上是正在疯跑的云小风,她的背后追着一个浑身黝黑的怪人,浑身上下唯一看得清的便是他的那双发着红光的瞳孔。

    云小风再往后看,只发现那正是图书馆的后门。

    惊讶!

    “你,你什么时候拍的?”云小风惊讶地看着惠湾,她真是不敢相信这照片就是几个小时前,她被吓得从图书室里疯跑出来时拍的。惠湾怎么做到的?

    “你难道会法力?”云小风又问。

    惠湾早就笑得连连摇头,她指了指旁边的一台相机说:“我哪里会法力,会法力的是照相机而已,我说了我是个变异人,可不是变异怪。”

    “你不会法力?那之前的事儿怎么说?飞快地破门而入、破墙而入、给我找替身、还把我飞快地移动,难道这些你都不是用法力做的吗?”

    “不是。”惠湾摇摇头否定到,“你应该相信真正的大魔法师是大化学家罢了,我就是学化学的,和你一样一个魔法师。”

    “你说的是,这些事儿都是你用化学做的?”云小风的世界观快要崩塌了。

    “把我飞快移动,从三楼跳下去也和化学有关?”

    惠湾笑而不语,转身拿出一把钢丝线说:“我没有说都是,只不过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罢了,倘若给我一个会变魔术的解释,那就是自然科学罢了。”

    “自然科学?”云小风觉着自己的观念慢慢变化了,“呼……真是可怕,就算你赢了吧。不过话说,你拍我的照片干嘛?难道就想看看我被吓得满脸扭曲的囧样?”

    惠湾微微一笑,表情像是久等了一般绽开,说:“那可不是,我可不能这样耻笑别人。虽然是有些搞笑,但你好好看看照片,有什么不对看出来没?”

    云小风一听,有些闷气又无奈,仔细看了一遍,说道:“看不出来,除了我逗比的样子外,我实在找不出其他亮点儿了。”

    惠湾摇摇头,抿着嘴巴讲:“嗨,你看看这里。”她用食指摁住背景的一个高墙边儿,那有一颗观赏用的的桃子树,但现在已经没什么鲜艳可说了。

    “这里还站了一个人,你看看像谁?”她又说。

    云小风仔细看了看,速洗的照片十分模糊,但也不难看出那是一个穿着红色工作服的女人,她的脸上似乎有笑意,十分诡异的笑。

    “她是小七?”

    云小风惊得一愣,说,“怎么会是她?她站在这儿干嘛?”

    惠湾似乎早就悟出了什么东西,她神秘地笑道:“这还不懂,她当然是在观战喽。”

    “观战?观什么战?”

    惠湾被云小风的愚昧弄得有气无力,无奈说:“当然是去看你怎么死得嘛!这么蠢。”

    “看我怎么死的?”云小风惊得不能再吓了,“她为什么要这样?”

    惠湾停了一下,从口袋里捏出一张复印单子,说:“年前有一家肖氏家族,其中有一女身体患了怪病,就是定期排出一枚易燃的圆球,其中大量含有硫磺和磷粉,我估摸着,这肖琪就是这肖家的后代。”

    “肖氏家族?”云小风听得云里雾里,接过单子边看边说,“小七如果是你说的那样,那她也应该是杜良军的子民后裔,传说后梁氏的人都死光了,为啥她还要来杀人?”

    “后梁氏的人死光了,但是杜良军可还活得好好的呢!”惠湾嘿嘿一笑。

    “啥?”云小风不知所言,“你的意思,她就是为了杀死杜良子民的后人?”

    豁然开朗,惠湾终于点头笑了:

    “没错,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当年杜良派她的祖先去后梁氏惑乱君心,起初是以色诱,后来不小心触发了火瘟疫,后梁氏大败后,才得知杜良也是个卸磨杀驴的小人,杜良为了不让火瘟疫扩散,又得知灿溪的水可以整治这瘟疫,便将肖家满门溺死在灿溪的下游,也就是老教授经常打水的绣花溪那段位置。”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