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真相渐露
    “你的意思……小七这是为祖上复仇来的?”

    云小风捏过惠湾吃了一半儿的薯片,边吃边说。

    惠湾点点头,吸溜着嘴巴:“对,你看看啊,那时候的人都很有报复心,现在还能有报复心的人,真是难得啊!呵呵……”

    “报复心……”云小风被辣着嘴了,她抿着嘴巴,脸蛋被辣气儿冲得红热,说,“听你的意思,你还夸奖她不是?杀了人可是重罪,有什么不能坐下来慢慢谈论的吗?何况杀她祖辈的人还不是埋进黄土了?”

    云小风捏过一旁的水,大口喝着,又说:“还是想不通,她杀谁都可以,为啥要杀李强呢?怪哉。”

    惠湾双手一滩,一点儿都不惊讶地回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嘛?李强喜欢你,她又喜欢李强,得不到就毁掉,这就是一个杀人狂生活的准则。”

    “卧槽……”云小风止不住咳嗽了一下,“这女人真是你说的这样?她看起来这么喜欢李强,还真下得去手?”

    云小风抬起头,看着有些惆怅的惠湾解释道:“嗨……说这么多还是猜测,爱这个词可不是这样简单的,那么我问问你,你谈过恋爱吗?”

    “恋爱?”惠湾有些意外,摇了摇屁股后面的尾巴,说,“没有,我这个样子,怎么谈恋爱,我注定是孤独的。”

    “注定孤独?”

    云小风有些奇怪:“呵呵,你就这么肯定?”

    “嗯……今年二十八岁,懂事儿的时候是六岁,应该孤独了二十二年了。”

    “二十二年?你讲真?”

    “嗯。”

    惠湾摇摇头,眼神变得异常灰暗:“我不仅没有朋友,连父母都不知道在哪儿。”

    “这么说,你和你的父母失散了?那家里有谁照顾你?”云小风心头凉了一大截。

    惠湾从背包里捏出一本书和一张照片,边说:“我是一个变异人,我只有爷爷,但奇怪爷爷却不是一个变异人,我有奇怪的牙齿、狗一样的尾巴和爪子,但是爷爷都没有,从小到大都是他陪着我的。”

    停顿了三秒,惠湾继续到:“奥,这些传说都是爷爷告诉我的,包括这本奇闻史书也是他给我的。”

    “从小到大都是爷爷陪着你的?那你应该不怎么孤独才对吧,至少有个说过的人,对不?”云小风松了一口气说。

    惠湾听了眉头却更加皱了,她无奈道:“不是,爷爷不会说话,所以没人和我说话。”

    “不会说话?”

    惊讶。

    “嗯对,不仅仅不会说话,而且也不会动弹,他是一个植物人。”惠湾倾诉着。

    “不会说话,不能动弹,难道六岁的时候都是你照顾爷爷的?”

    惠湾点点头,就闭了嘴巴。

    云小风突然觉出面前的这个人真是异常强大,托着一副怪异的身子,承受着世界给她的伤害。

    “那你试过爱上一个人吗?”过了一会儿,云小风又问。

    惠湾不解,便说:“爱上一个人?怎么爱?”

    “不是恋爱,就是普通的喜爱,觉着那个人非常和自己的意思,发自内心地想和他待在一起。”

    惠湾有些蒙:“无论男女吗?”

    “嗯。是的。”

    惠湾微微松下了紧皱地眉头,眼睛咕噜咕噜转了几圈后,说道:“是你。”

    她捏起一旁的薯片,边吃边说:“上了那么多学,我头一次碰到能让我开心无奈愤怒有趣的人,大约就是你了。”

    云小风一听,有些痴呆:“哦?你说的是我?那么很好,你已经恋爱了。”小风笑了笑,看着被自己惊得吓了一跳的惠湾,又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一个男人。”

    “啥?你是个男人?”惠湾一下惊得站了起来,“你……我们两明明一起睡过觉,洗过澡,你怎么可能是个男人?难道你是……”

    惠湾越来越吃惊了,云小风看着情形不对,便赶快说:“别惊讶,我现在是个女人,但我不是人妖,没去过泰国,你忘了我可是个术士哦!”

    “术士?”惠湾悄悄定下心来,“你还有把自己变成女人的能力?”

    云小风摇摇头:“不是,我的祖祖辈辈是抓鬼驱魔的,这被阴鬼诅咒了,变成了女人的。”

    “被诅咒变成女人的?那你怎么办?”惠湾着实很惊讶,“你是该喜欢男人还是该喜欢女人?”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这确实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

    “不知道。”云小风摇摇头,“我也在困惑这个问题。”

    “那你也真是孤独。”惠湾呼了一口气说,“和男人说话时总认为自己是男人,和女人说话时又弄不清自己是女人,天知地知自己知,但唯独就是别人不知道。连喜欢男人还是女人都不知道,真是可怕……”

    云小风摇摇头,却一脸无奈地说:“那也罢了,你孤独了那么长时间还不是生活了下来?我又何尝不可呢?”

    惠湾微微一笑,眼睛眨了眨说:“不过说来,我们根本不算什么孤独,最孤独的应该就快来了。”

    说着,她向门口看了去,门是虚掩的,外面有习习凉风桀桀吹来,忽而晃动的门板似乎在闪动着什么。

    “最孤独的,是她?”云小风有些奇怪道。

    “对,没错,因为恨杀了无数人,这样的人才是最孤独的,不是吗?”

    云小风吸了一口气,有些无奈:“那是,得不到就毁掉这种极端的想法,并不是什么帅气洒脱的作为,顶多是忧愤成疾,不值一提的懦弱表现罢了。”

    话罢,门被枝丫一声推开了,一个浑身焦黑的男人悠悠地站在门外。

    云小风认识他,他就是管图书的岳老师。

    “是他?”云小风有些意外,看着惠湾说。

    惠湾嘿嘿一笑,眼睛眨了眨:“不,他并不是什么坏人。”

    “他不是?”

    说出这句反问的话时,云小风已经害怕了,因为那个浑身焦黑,两眼通红的男人已经凑到了她的身前。

    “可是……他看来并不是怎么善良的人啊……”云小风向后退着。

    一旁的惠湾却表情微微松开,就看着云小风被黑怪追得满屋跑。

    黑怪跑得比较慢,但是没有一点儿停下来的意思,云小风被追了上十圈,累的不行,转眼看看一脸看猴戏表情的惠湾,突然内心生起了一丝恐惧。

    “卧槽。”云小风骂了起来,“你竟然不来帮忙,刚刚你不是说喜欢我吗?这就是你喜欢的方式?”

    惠湾听了一定,却一把将云小风抓住了,这时,后面的黑怪见状直接就扑了过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