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岳老师的使命
    说时迟,那时快,身后的大黑怪一跃而起,将面前的云小风扑倒在地,他似乎要进行某种变态的谋杀一般。

    但奇怪,惠湾为什么要帮他?难道这里面又有什么诡秘吗?

    云小风可顾不得想这些,她飞快地扭动被压住的身体,嘴里还一边骂着:“干嘛!大坏蛋!”

    惠湾早就退到房间边角,她的表情异常严肃,眼睛紧紧地盯着云小风,就像科学家在做某个高精密的实验一样。

    “别……动。”

    慌乱之中,大黑怪竟然说话了,那是岳老师的声音,但是却又显得异常苍白无力。

    “对!你别动。”接着,一边的惠湾也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从一旁的桌子上捏出一杯水来,又说:“你知道吗?灿溪的水是可以融合火瘟疫的。”

    她走到云小风的面前,举着那杯水。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云小风竟然觉出了背心炽热,在大黑怪双手摁压的地方还有些许疼痛。

    她奇怪了,便吼道:“惠湾,你干嘛?难不成你和这家伙一伙的?你一直都在骗我?”

    惠湾眼睛眨了眨,看的出她有些许担心:“不,我是在救你。”

    “救我?为什……”

    就在云小风疑惑后的一秒,惠湾突然抬手猛得一挥,直接将那杯水泼向了岳老师变成的黑怪头上。随即,惊奇的事情就发生了。

    黑怪就像被水刷洗了一遍,身上的黑渍直接成了黑水流淌在地上,没一会儿就灰飞烟灭了,而褪色的黑怪已经不再是黑怪,他的通身发蓝,是那种晶莹剔透的蓝色。

    “这世界上存在着像我一样的人,他们生来孤独,死去孤独,唯一想做的事儿就是,驱散世界上的任何孤独。”

    云小风听着惠湾的话,突然背心狠狠生出一股烈火般的刺痛,后背的文胸倒扣被烫出个焦黑的大洞,挣脱趴起来时,肩带已经滑落到手肘的位置。

    她大呼着气说:“卧槽,咋回事儿?惠湾,你在捣什么鬼?”

    惠湾用眼神提示了一下云小风,转眼看着地上那个半跪的如一尊石像的岳老师,说:“这下你安全了,他的任务也完成了。”

    云小风看着那一动不动的岳老师,有些惊叹说:“我好了?你说的是我也中了火瘟疫了?”

    “是的!”

    惠湾从背包里拿出一件小小的女款紧身背心,递给云小风说:“对,从你逃出图书室的时候,你就已经中了那东西了。”

    “那时候就中了?”云小风脱下上衣,将烧糊的文胸折叠好,转手接过背心,边穿边说:“奇怪,真是奇怪,难不成是那几阵阴风捣的鬼?”

    衣服还挺合身,云小风在镜子前自赏了一番。

    可不知道为什么,一旁的惠湾却并没有松下气儿来,她走到一边,将饮水机上面的大水桶拔了下来,颤颤巍巍走到岳老师的面前,从他的头顶倒了下去。

    转眼之间,岳老师就像被硫酸腐蚀了一样,随着黑烟散去,他的身体竟然被水冲得不见了踪影了。

    精怪。

    云小风惊怕地看着这一幕幕,真像变魔术一样!

    “他应该也不是一个正常人。”惠湾弯下腰,从地下捏起一个蓝色的小圆球,走到一边,捏起一个饮料,将圆球放进去里面,开口又道:“他的身体能吸水,他应该也是一个变异人。”

    “他也是一个变异人?”云小风惊讶地眨了眨眼,看着刚刚倒水的地板,疑惑了,“地板上没有一点儿水,难道都是他吸走了?”

    “对。”惠湾将饮料中倒入一些从背包里拿出的水,边说,“刚刚是自来水,这是灿溪的水,灿溪的水可以和火瘟疫病原体,也就是能和你说的黑色圆球互相融合,大约只需要几个小时,他几乎可以彻底消失了。”

    云小风恍然大悟,但还是有些揪心,便说:“这样说,他活着就没什么意思了,他为什么要帮我去除身上的瘟疫球?”

    愣了一下撒。

    惠湾摇摇头说:“因为这是不必要的使命。”

    “不必要的使命?为何这样说?”

    “因为这是他和这个世界上的正常人唯一接触与交流的方式,他别无选择。”

    “我还是不懂,牺牲自己,救助别人就是和别人交流、接触的方式?”云小风狠狠摇摇头,“嗯,我不接受,我真是无法接受……为什么他不能和正常人聊聊天说说话,一起生活,就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活着呢?”

    云小风奇怪地看着惠湾,惠湾将子放在床头柜上,转头微笑着说:“因为……他过不了自己心头的那一关啊。自己本来就是一个怪物,他无时不刻都害怕有人会抓住他的小辫子不放,所以他不敢做坏事儿,他只有为人类做好事儿,让人类认为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可是做的这种好事儿,还是不敢声张,人类又不知道,默默奉献,这也改变不了人类的观念啊!”云小风反驳道。

    惠湾听后,又微微笑了一下,说:“谁说要改变人类的观念了?问题一开始就是他自己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这样做只是为了抚平自己内心的沟壑,自己做了,自己开心了,万事儿不就大吉了?”

    “噗……”云小风听着真是内心一阵邪火喷出,“万恶的阿q精神,是谁让你们变成这样的?”

    “是我们本身的身份使然而已,倘若你也是一个变异人,那你就会知道时刻恐惧别人嘲讽自己‘不是人’的滋味,是多么恐慌和难受了。”惠湾冲进洗手间,传来这句话后,便不再说任何话了。

    云小风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的灯,眼眸上泛着七彩的光,觉着十分空虚和落寞,她总觉着自己内心像是缺了点儿什么。

    第二天一早,晨报就传来噩耗消息,云小风捏着报纸,从信息教室一路跑到科研室,找到惠湾后,急忙说:“完蛋了,市区又出事儿了,会不会又是小七做的事儿?”

    惠湾接过报纸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大字儿:某鱼丸制造厂全体员工病倒,高烧四十摄氏度,犹如深受病魔,久治不愈……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