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一波又起
    “鱼丸厂出的事儿?会不会和老教授有关?”惠湾撑着下巴,一边申请休假条,一边疑惑道。

    出了校门,云小风就看到一个木蜡的人站在不远处,侧面看时,她有些心凉,再走近些,她彻底凉了。

    “难道是画皮精?”云小风奇怪了,看着那个路牌下站着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心头就有些纳闷。

    惠湾则没有怀疑什么,她当什么都没发生,晃晃眼睛,就走了过去。

    离开好远之后,云小风奇怪地问说:“湾儿,你刚刚看见奇怪的事儿没有?”

    惠湾一听,有些诧异,便摇摇头:“啥?你说啥?”

    “我说,你刚刚看见一个和我一样的人了吗?”云小风急忙解释道。

    惠湾还是摇摇头:“不,没有。”

    市区的鱼丸厂,其实这儿离着学校并没有多远,大约几里路程罢了。

    鱼丸厂外面满是消毒的工作人员,他们一身的白色防化服,远处看着就像爆发了生化危机一样。

    云小风指着大鱼丸厂说:“这怎么办?怎么调查?”

    惠湾从背包里拿出一水,拧开了盖子,说:“不调查,咱们是来解决的。”

    “解决?”云小风诧异地看着惠湾,奇怪道,“你说啥?解决,这怎么解决?”

    “嘿嘿,用灿溪水解决呗?”

    惠湾说罢举手一挥,将整的水泼洒了出去。奇怪的事儿就发生了,只见那些水落地后突然动了起来,起先是小水珠,后来成了长长的水线,迅速又无声地向大厂里流去。

    “这水还有这功能?真是灵异啊!”云小风张着嘴吧说。

    惠湾表情淡漠,看着远处的大厂子,叹气道,“这大概是岳老师留给世间的最后一丝温柔了吧。”

    话过三分钟,那些水突然流了回来,起先紧皱眉头的惠湾也轻松了下来,她捏出了两个杯子,蹲下身将口杵在地势低洼处,没一会儿,两个子正好装满。

    惠湾拍拍手,将子放进背包,说:“ok,任务完成,咱们去下一站吧。”

    走在路上,云小风乖蹇了很多,她真是见识到了许多自己没见识过的东西,不说不信,现在也大概被自己的所见所闻折服了吧。

    医院门口,她问道:“岳老师难不成是水绵变的?”

    惠湾嘴角一翘,将刚刚收集的水再次泼洒了出去,转眼看着烈日滚滚的天空,说:“冬天就这么过去了?年还没过呢!”

    面对惠湾的恶意转移话题,云小风有些憋气,她拉着惠湾的肘子,眼睛睁得圆溜溜的,可是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没一会儿,那掺杂着黑色不明物质的液体流了回来。

    收集,装,回家。

    请的是一天的假,所以晚上他们仍然还是清闲的。

    吃过饭,云小风背着自己的小背包,起身,像是要离开的模样。

    惠湾突然生出一股挽留之意,说:“小风,你去哪儿?”

    云小风皱着眉头,有些怪异地看着惠湾,怪嗔道:“我类个去,你不会真的喜欢上我了吧,这样一来,你可是第三个喜欢过我的女人呢!”

    “嗯……不。”惠湾沉了沉脸,又问了一遍,“小风去哪儿?”

    云小风看着惠湾可怜兮兮的挽留样,叹了一口气说:“一个周没回店里了,我要回去看看去。”

    “寿司店吗?”

    惠湾慢慢站了起来,眼睛眨了眨,说:“你能帮我保管一些东西吗?”

    她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就是那本关于火瘟疫的野史书。

    云小风接过来,我有些纳闷,说:“这东西你不能保管吗?还是说你要和我告别了啊!”

    惠湾一听,突然笑了起来,她指着一旁的大红色旅行箱,再加上一个大背包和三四本资料书,说:“房子还有一天就到期了,我有这么些东西要搬走,我只是觉得那本书最重要,所以就让你帮忙保管着,要不然的话……咱们换一下?你帮我搬走这些东西,我来保管书?”

    云小风看着如此一堆的行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好!打住,这书还是我给你保管吧!那东西太多,我不想搬……”

    云小风招了招手,出门时,她又问:“哦,对了,这次准备搬到哪里去?我好去找你啊!”

    惠湾惆怅了一下,转头说道:“学校宿舍吧,到时候call我?”

    云小风挤眉弄眼一番:“好好,到时候,我call,我call。”

    三天之后,不幸的消息传了过来。

    惠湾失踪了,在学校综合楼那边失踪的。

    云小风听着这个消息还十分茫然,她显然不相信,如此厉害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上次一别还真成告别了?

    她在女生宿舍转了几圈,楼层里的各种洗发水和香水的味道让人害怕,在五层和六层之间的楼道,云小风被一个熟悉的人拉着跑开了。

    李久久似乎很诧异,不过她表现得更多是担心,她急忙对云小风说:“不好了,学校已经失踪了5个女学生了,前些日子三个,前天又失踪了两个,怎么办,你说会不会是鬼怪啊!”

    “嘘……”

    云小风赶快将李久久的嘴巴捂住,轻声说:“哎别瞎说,倘若不是,那可是惑乱人心的大罪。”

    李久久不听,还是坚持地说了出来:“那可不行,世界上有鬼是你我都看见了的,还有你是干什么的我都知道,你为啥还要瞒着那些愚昧的人呢!”

    这“毒”中得真深。

    云小风想着,便眨眨眼睛说:“好吧,那你说说,你是亲眼看见了什么吗?”

    李久久表情突然阴沉起来:“血,全是血!我看见那个姓惠的女人浑身是红色的血,她走到我的面前,递给我一个子,说:把这个……给,云小风……声音非常可怕的!”

    “什么姓惠的?”云小风有些纳闷,“是不是叫惠湾?”

    李久久眼睛一亮:“对嘛!你还是知道的嘛!还有一个叫肖琪的,肖琪我没看见,我就看见那个叫惠湾的,浑身是血,就像那次碰见的无皮女尸一样,非常恐怖的!”

    说着她递给云小风一个子,云小风认识这个子,这就是惠湾经常用的那个子。她对着太阳摇了摇,说:“她就给了你这个东西?”

    “嗯,对。”李久久又是惊恐,又是感兴趣的表情,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还听说,有人亲眼看到,惠湾把一个门卫活活吞了下去呢!”

    李久久眨眨眼睛,又说到。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