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人设崩塌的惠湾
    “什么?生吞门卫?”

    云小风被吓着了,连忙又问:“消息准确吗?听谁说的?”

    李久久沉默了好一会儿,忽而突然抬眼,看向云小风的身后,指着一个扎着辫子的女孩说:“嗯,就是她,跟惠湾是一个寝室的!”

    云小风转眼看去,只见那人异常熟悉,她的面容没什么打扮的痕迹,扎着辫子,没有刘海儿,她看起来是一个十分保守的女孩儿,因为在大学,能看见扎辫子不打扮的女生真是少之又少。

    “她是……”云小风有些纳闷,转眼看着李久久说:“肖琪难不成和她有什么关系吗?”

    李久久抚了抚自己额头上的头发,有些神秘地说:“是的,她们两是堂姐妹,但长得很像,她叫肖肖,名字很怪吧,听说她堂姐肖琪死的前一夜,这个肖肖竟然在她的杯子里下过毒!”

    “啥?下毒?”

    云小风惊讶了,嘴巴张得异常的大:“她为啥下毒?她们不是堂姐妹吗?”

    李久久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听说她们两同时爱上一个叫李强的人,后来李强死了,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

    “是情杀?”

    “大概是的,目前可以这样说,但是她也并没有杀人,下毒也只是传闻罢了。”

    云小风呼了一口气,看着远处越走越远的肖肖,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说来,倘若肖琪是杜良子民肖家的后人,那么她堂妹肖肖应该也会有所谓的生产火瘟疫的能力。云小风想到这儿,不禁头痛了起来,肖琪、肖肖,还有b市区中那么多姓肖的,这怎么去控制?火瘟疫永远有源头,这又怎么办?

    “慢慢来……别怕……”

    就在云小风愁眉难展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阵空灵的声响。

    “别怕……慢慢来……”

    云小风惊得左右看看,只见身边的李久久一脸奇怪地看着她。这声音十分陌生,也许是因为空灵的幻化原因,有些语调显得异常的奇怪。

    “难道是惠湾?”

    云小风第一映像便是惠湾,不小心脱口而出,被李久久听了个正着,她奇怪问道:“哦,对了,你是怎么认识惠湾的?她给你这个子干嘛?”

    云小风低头看了看,只见子的开口处上挂着一个红色的吊牌,上面用蓝色记号笔写着个208的字样。

    她也疑惑道:“这子是用来捉疾病的,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瘟鬼,但她为什么给我,我就不知道了。”

    将子装进背包,眼睛眨了眨说:“惠湾的寝室在哪儿?我要去看一看。”

    长时间的相别,李久久一路上都没停嘴,她上问父母,下问子女,说到云小风生了个小崽子时,她还异常的兴奋,她说她得当孩子的干娘,长大了让她孝敬她去。

    云小风无奈,两手一摊,事情便不了了之了。

    惠湾的寝室已经快空了,云小风刚进去,那仅有的最后一个人也将行李搬了出去。

    “惠湾什么时候住这儿的?”云小风在惠湾的床位左右打量着。

    “大概是三天前的晚上八点多。”

    “三天前?”

    怎么可能是三天前?云小风蒙了,三天前的惠湾明明和自己说房子还有一天,难道她提前了一天?

    “是的。”李久久点点头说,“她只在宿舍住了一天,第二天就失踪了。”

    “第二天就失踪了?可是吞门卫又是怎么回事儿?”云小风又问。

    “大概是门卫不让她去综合楼那边吧,先前那边失踪了三个女生,不知生死,所以门卫保安就十分关注那边,可能是争吵引起了摩擦,她才原型毕露的。”

    “她的原型就是浑身是血?”

    “……嗯。”李久久被云小风的问题问得一惊,她似乎有些心事儿似的说:“对的,那天晚上,我在那边做完最后一个功课,回来时已经十点多了,我是凑巧看到满是鲜血的她,估计那是吞完保安的惠湾。”

    云小风扶着下巴,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就说明在这之前,那个叫肖肖的就看见了你没看见的那一幕了。”

    “大概吧……”

    李久久摸了摸肚子,眼睛咕噜咕噜转了一下又说:“小风姐,饿不?一起去吃饭咋样?”

    “哦,不了,你去,我事儿还很多……”云小风头也没回地回了一句。

    可谁知道,一旁的李久久竟然丝毫没动,她就木蜡地杵在那儿,嘴巴撅得突破天际。

    “这么久没见,你就不想我吗?”

    云小风愣了一下,一边抬头一边说:“毛一二又欺负你了?”

    “没有。”

    “那为啥要我想你啊,难道之前那个画皮精没跟你们打过招呼吗?”云小风又问。

    “没有。”李久久回,“她从来都没有和人说过话,我就觉着她不是你,毛一二也这样觉着的,所以我们就断开了联系。”

    “这么说,她在这个学校一个朋友都没有?”云小风有些纳闷了,“那真是孤独。”

    “孤独?那应该是可悲吧……替别人活,拒绝整个世界,这跟那些只替票子活着的人,应该没什么区别……”

    云小风妥协了,一边往外面走,一边说:“那可是有区别的,票子有回馈,她替我活,啥都没有,那才是真的可悲。”

    夜晚八点,五科会所,云小风坐在会席上听着布置。

    那是一个新来的会长,想必是临时接替老教授的人。他的口才并不怎么好,谈吐之间总是透露着一股生僻的味道。

    新会长说,七天后的研讨大赛十分重要,所以就批准所有会员进入五科会的专用阅览室去研讨学习。

    哎,挺新鲜。

    云小风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她还是头一次知道五科会还有专门的阅览室。

    阅览室在楼层的最楼底,这里不是地下室,但更像是一个楼中密室,四面的高墙上窗户很小,而且还是开在几米之高的地方,正常人就算是奋力起跳,也不可能摸到窗户的下沿。

    “防盗用的?”云小风左顾右盼,心里鼓捣着。

    待所有人进入完毕,新会长一声令下就散开了人群,会员们明说是找资料,其实都是抱着好玩儿的心态来逛风景的。

    云小风也不例外。

    她不知不觉找出一本书,上面的封皮十分怪异,是一根枯黑的树,树冠上蜷缩着一个小东西,像是一个小狐狸。

    扉页这样记载的:传说有灵性的狐可分为妖狐和人狐,妖狐是妖,人狐则是人,前者通阴阳,后者同人心,毒药这次要讲的,便是传说中的“人狐”诡异……

    云小风看着看着,目光就不禁锁定在那两个字儿上——“毒药”

    “啥?又是毒药的书?”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