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不完整的结局
    云小风纳闷了,难不成这又是一本野史鬼故事?

    翻开书,继续看着。

    云小风看着突然笑出了声,嗨,挺新鲜,这种比他的诡闻录现实多了,人狐是世界的新物种?可真是脑洞突破天际了。

    借着新鲜劲,她继续看着。

    惠姓生存?

    云小风突然止住了笑容,表情逐渐僵硬下来。

    “原来……”云小风咂了咂嘴吧,重新翻开书的扉页一看,首印年代一九六三年。可云小风清楚地记得,诡闻录是一九七二年首印的,难道毒药写这两本书是有关联的?

    可是既然关联,为何在后者《诡闻录》中看不到一丢丢这本《人狐传》的影子?

    摇摇头,找了个椅子坐下,继续看到。

    叮铃铃……

    一声响铃将云小风惊醒,她抬头看看,只见远处的门口站着那个新会长,她又看了看四周,会员们几乎都离开了。

    到时间了吗?

    云小风伸了个懒腰,将书合了起来,眼睛眨了眨站了起来:“会长老师,您知道几点了吗?”

    新会长抬手看了看表,咂咂嘴吧,两个十指一并,说:“十点了,快些走,综合楼这边要封楼了!”

    “哦……”

    云小风还有些不舍,这毒药写的东西真是耐看,没一会儿就两个小时过去了,将书放回原来的位置,她呼吸做了个记号,像是准备下次再来一样。

    出楼,在学校的门口道了别,云小风急急忙忙奔回了家,那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她的卧室里还长着灯。

    书桌上放着一排物件儿,一个子,一把红绳和三本书。

    红姐的手抄记里什么都没找到,尤其是关于传说中的人狐的,诡闻录里也没有,诡闻录里只有关于那时候金刺城的几场大战役罢了。

    苦恼了半天,她把目光放在了惠湾给她的那本野史杂谈,翻开书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那个子,咣当一声,她的目光又移向了那只子。

    她捏起子上的挂牌,用手抚摸着上面的数字,208?为什么是208?

    苦恼。

    这208到底代表什么呢?惠湾要对她表达什么意思呢?

    云小风放下子,慢慢翻开野史杂谈,一页一页的翻开,寻找着关于人狐传说的有关记载。

    大约过了四十多分钟,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云小风重重地打了一个哈欠,将书翻到第200页时,她突然愣住了。

    书的后面像是夹着什么东西,很是奇怪。

    呼呼啦啦连忙翻开一看,那是一张白色的袖珍信封,没有钢印,没有邮票,像是亲手折起来的。

    好奇心使然,虽然偷看别人的信封确实不对,但是还是抵挡不住猎奇心理的作祟。

    翻开,阅读。

    让云小风惊讶的是,其实她根本用不着仔细阅读,因为信上只有两行字——“瘟疫圆球可以腐蚀人心!”、“小风快跑,不要调查了!”。

    云小风突然觉得后背一阵凉意传来,整个人像是被放进了地窖里。

    “不要调查了?为啥?”云小风诧异地看着那两行字。过了几秒,她低眼一看,只见书上的页码正好是208。

    难道这是惠湾特地留下的讯号?难道她早就知道了事情真相?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一个阴谋?

    云小风觉着不妙,赶快收拾着桌面准备夜行去惠湾的住所看看,她认为惠湾根本没有失踪,只不过她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罢了。

    一路上,云小风都没闲下来,她一直思考着那些事儿。

    南边有人狐村,姓惠的人狐村,大概那就是惠湾的前人。北方有火狐人,那大概就是人狐的敌人,一千年前惠家人狐就被解决了,也许惠湾这一派系就是一支独留的苗苗。

    来到惠湾的租房里,云小风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房子是月租的,而且还有十五天。房主还算可亲,云小风给了一系列证明,这就进了房子。

    房子里空荡荡的,只是床头柜上放着很多子,云小风过去一看,原来那都是惠湾收集的瘟疫圆球。

    云小风捏起一个子,看了看挂牌,上面写着“伯父”的字样。

    “伯父?”云小风奇怪了,她看着饮料的商标,惊讶,这竟然是上次装着岳老师的那个子。

    “岳老师怎么会是她的伯父?”

    云小风赶快捏出另外几个子。

    上面分别写着“伯母”、“堂哥”、“表妹”等等亲戚的字样。

    “都是亲人?”

    云小风惊讶了,赶快在房子的四周找着其他线索。

    书桌上面有一张市区地图,但是地图上的商标竟然是某某“奶茶速递”。

    云小风捏起一看,上面画着一条连成白字的路线。

    “白字儿?速递?”

    砰……

    突然,屋外刮起了一阵风,不知吹动了什么东西,竟将门板敲得砰咚一声。

    云小风坐地思索,没一会儿,背后的门开了,云小风也并没有惊讶,反而她像是想通了一切。

    她转头指着那个浑身是血,肩膀扛着一个女人的人,说:“奶茶速递是你,鱼丸诡异是你,三个女生失踪是你,五个男人的死亡也是你,这一切都奇怪你自己做的吧!”

    一时间柯南附身的云小风显得有些得意,但面前的那个血人却说不上话来,她应该是说不出话了。

    “你为什么这么做?鬼火瘟疫可以控制人的心智,首先你控制了小七,在鱼丸厂不远的奶茶店送货,路途中污染鱼丸,污染奶茶,污染咖啡,污染一切的有关千百年前的火狐人的后裔,其实不是小七的复仇心切,而真正失心的是你自己!”云小风愤怒地吼道。

    “回……家。”

    惠湾惨痛地吼了一句,“说好的回家……没有一个人……所以……”

    “所以,你没机会了!”

    云小风微微蹲着,从背包里抽出惠湾给的那个子,里面早就装满了灿溪水,说:“你自己说过,鬼火瘟疫的圆球能腐蚀人心,你为什么要碰它!甚至在我的咖啡里下东西,后来为什么还是放弃害我?千百年的仇,难道千百年都不能烟消云散了吗?”

    “你是人……所以救你,还有是害怕……”

    云小风看着动作迟缓的惠湾,有些奇怪:“怕?怕什么?”

    “他们不回家……”

    “他们?他们指的是谁?”

    惠湾模糊的眼神向一边看去,那个摆满子的床头柜。

    “千年前那场变故,使得每个人都得到了瘟疫的诅咒,出生时体内就会有鬼火圆球寄生,所以五十岁的人都会死去,可我却出生正常,亲眼看见无数生离死别,这个世界迟早就会剩下我一个人狐的。”惠湾说。

    人都死了?云小风似乎明白了,原来惠湾人狐村的所有亲人都死掉了,所以她才来这儿的。

    “所以你就准备结束所有人狐的生命?”云小风坐下身来,立直了腰板说,“甚至连自己都不放过?那你为什么不复仇?你应该杀死那些害死你们的火狐人啊!”

    “火狐人?我只想终止这场战役……自杀是最好的选择。”

    惠湾从桌上捏起一个布袋,将满柜子的子装了起来,转头抗起那个女人,说:“其实世界上每个鬼怪都有他存在的意义的,只是,倘若世界上只有一个鬼怪了,那便人人得而恨之,人人得而诛之了。”

    开门,转身,又道:“正所谓,没有邪恶哪里有正义?”

    点头,又说:“毁掉正义,大概邪恶也不复存在的吧。”

    正在关门之际,云小风突然站了起来,她像是明白了惠湾的一些用意,她说:“倘若有人不恨你,有人不诛你,你还愿意活下来吗?”

    惠湾摇摇头:“不会,因为我的族人都没了,我不应该活下去。”

    “那家呢?”

    “家?心里就是家。”

    “那世界上的家呢?”

    “不回了,我们是生灵,也会奔赴天国的那个家的!”

    关门。

    云小风快步夺门而出。

    拦住。

    “那我这个朋友你也带上吧。”

    “为什么?”

    “因为你说你喜欢我,我是个男儿魂,死了就能变成男人了。”

    “呵呵……”惠湾笑了笑,“真的吗?”

    “真的……”

    惠湾转身便不再回头。

    天空又下起了白雪,雪上留着惠湾的红血,没一会儿,就化成红水,渗进了地砖的缝隙。

    “喂……”

    大老远的,云小风大喊着:“你个大坏蛋!害我又失恋一次!”

    “那你就喜欢男人呗,认命吧,妹子……”

    听到回声,云小风更加激动了。

    大雪的天,黑色的天,如同黑色油墨中洒下了白色的盐粒,流进嘴巴,挺咸的。

    云小风又喊:“大坏蛋,说好的回家呢?说好的回家……”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