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怕生
    “接下来怎么办?”

    云小风正趴在咖啡屋的玻璃门外发呆,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云小风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瘪瘪嘴说:“不知道……对了,你知道惠安的住处吗,佩琪。”

    “惠安的住处?”佩琪走了过来,也向咖啡屋里看了看,说:“不知道,但是赤由给的消息说,惠安是在陈家死的。”

    “陈家死的?”云小风生了些兴趣,“那么说知道案发现场在哪儿喽?”

    佩琪点了点头。

    晚十点,陈的租住楼房外站着两个女人。

    “就这里?”云小风捏着一杯橘子水,边喝边问。

    “是的,房东姓新。”

    “姓新?”云小风向前走了两步,觉着有些新奇,“新旧的新吗?”

    佩琪点点头:“是的,我还活着的那个年代这个姓氏很多,现在就很少了。”

    “那房东具体的名叫啥?”

    佩琪从口袋里拿出和之前子牤相同的本子说:“嗯……叫新心,心脏的心。”

    “新心?”

    云小风边喝果汁边说,“是个年纪不怎么大的女孩儿吗?”

    “嗯,是的。”佩琪眨了眨眼睛:“你怎么知道?听个名字都晓得年龄了?”

    云小风神秘一笑,科普道:“那是,年代不同,人们的念想不同,生活在苦难年间的人和生活在安逸下的人可是不一样的,名字自然取的也有差别。”

    “这样啊……”

    佩琪的声音刚停止,她们就已经站在了楼房的通道口了,楼道里是声控灯,也不知道是哪里断了线,这灯总是不定时的亮一下或灭一下。

    “房东房在哪儿?”

    云小风看着略显得诡异的楼道,问道。

    “应该在一楼吧,房东大多数都是在一楼的。”佩琪说。

    云小风点了点头,便走进了楼道里,左右看看,楼房的两边开着两扇门,门上没有标注哪一间是房东的屋子。

    这时候的夜已经黑的很沉,由于在郊区,这里并没有什么车辆经过,也因此这里异常的静谧。

    云小风轻轻向前走了几步,脚底被摩挲的沙料发出沙沙的响声,这里像是很久没有人打扫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