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血葫芦
    天光微微亮,房间里的空气十分浑浊。

    云小风挑着灯,看着一本不知什么样的法道书,像是在搜寻什么。

    “娘……久久到底是怎么了?她怎么从二寡妇那儿一回来,就这幅傻样了?”

    云小风的话刚落,屋子正中央,坐在一个法坛之前的李久久突然一震。

    云小风被她身上的红绳铃铛惊醒,转眼一看,却见李久久表情极度恐怖,两眼十分灰暗,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鬼……黄……黄父鬼!”

    李久久破声喊了出来。

    “黄……父鬼?”

    云小风挠了挠脑袋,将十指上的红绳扣取了下来,捏着书慢慢走到李久久的面前。

    “啥?久久,你咋了?总不能一来这儿你就中邪吧,那泥丸我可不想给你吃,太伤了……”

    李久久这才缓过神来,她像是刚从梦中醒来,一脸诧异道:“小……小风,我碰见鬼了!我碰见鬼了!”

    她喘了口气,云小风还没来得及搭话,她就又叫道:“一个浑身脓疱,极其丑恶的鬼,她……你,你说,他是黄父鬼!黄父鬼……”

    “黄父鬼?”

    云小风摸了摸下巴,在书上翻了翻:“黄父鬼我的确有提到,那是刚刚给你找医治方式时提到的,可是昏睡的你怎么会听到?难不成在梦里听到的?”

    “梦?”李久久看了看云二娘,又看了看云小风,“梦?你是说我刚刚在做梦?”

    云二娘捏了一杯温水,一边递过来一边说:“是啊,小妮子,你之前就是中邪了,还有,你以后没事儿别一个人瞎跑,要去哪儿的话,你就跟我们家小风一起,也好有个照应啊。”

    李久久喝下了那杯水,有些纳闷,“阿姨的意思是……我是一个人跑出去的?”

    云小风听到这句反问,惊得耳朵一立,她有些唏嘘着说道:“啥?你连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了都不知道?”

    说着,她赶快从兜里捏出一个红绳咒印,网久久的手心里一放,瞬间,竟看见一股黑烟从她的手心生起,顺着手臂攀到印堂,最后消失在头顶。

    “嗯,是中邪了。”云小风从口袋里捏出一个泥丸,看着李久久说:“怪哉,难不成是哪个村鬼捣的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