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失心
    云小风低眉颔首,有些难受。

    “报告上说……刘老二契机侵犯过你十三次,这么说来,你和她算是很熟了?”

    “十三次?”

    二寡妇摇摇头。

    “哪里还有十三次?”

    云小风摸了摸下巴:“确实有的。”

    她将腋窝下的文档夹翻开,翻到五个月前的一次记录,边说:“阳历17年九月,也就是我去上学的那个月,你二寡……二……”

    读着读着,云小风却停了下来。

    二寡妇有点儿奇怪,便问:“小风,你继续说啊?继续……”

    云小风抬头看了看二寡妇,表情十分严肃,她的眼神里有种奇特的光散了出来。

    “哦……”

    几秒后,云小风回过神,

    “你,二寡妇,在17年九月的10号,十月的5,8,15,19,25,29号,十一月的20,28,十二月的2,8,13,28号分别被刘老二契机侵犯,并借此敲诈勒索。”

    云小风停了一下,环视了一眼空荡荡的屋子,有些寒心。

    想想都来气,一个寡妇没有丈夫,调戏别人就算了,还要诈骗别人,一个没上过学的寡妇哪里有那么多钱给你敲诈?

    贱!

    云小风心里做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谩骂,转过神,眼睛眨了眨,问:“对了,你,你真的之前的事情都忘记了吗?”

    看着云小风微微气红的脸,二寡妇浅浅一笑,摇了摇头。

    “嗯,不是。我还记得一些东西。”

    “你还记得一些?那你记得你是怎么失忆的吗?”云小风迫切地问。

    “嗯,不记得了。”二寡妇又摇摇头。

    “那你还记得刘老二侵犯过你吗?”

    “嗯……记是记得,不过没有那么多次。”

    “哦。”

    云小风点了点头,仔细琢磨了一番,转头对李久久说了句什么,便准备离开了。

    二寡妇知道云小风有事儿很忙,所以也就没有挽留,靠在木质的门框下,就像妻子期盼丈夫的样子,看着这两人的背影远去。

    落红不是无情物。

    路边的落红已经褪去了原有的亮丽红色,和着泥土的熏染,渐渐发黄发黑。

    天空总不出太阳。

    似乎从云小风回来的那一刻,世界都是十分灰暗的。

    路上。

    李久久有些疑惑地问着云小风:“二寡妇失忆了,也失去性格了,你说,她怎么办?”

    云小风捏着档案袋,也有些苦恼。

    “能怎么办?”她转头放慢脚步,“她都快成我心病了!”

    “心病?”

    李久久并没有理会云小风一脸即将暴走的样,继续说:“嗯,这么说,有病得治,你这意思,总有一天你会将这病痛给治了?”

    云小风表情稍稍严肃:“当然如此。”

    “确定是治?”

    “当然。”

    李久久的话虽然平淡,但是似乎还带着某种奇怪的意义。云小风并没有听出李久久的意思,便没有过多的回话。

    顺着村外的街道走去,一直在某趟路过警局的公交车站点停下。

    等车的时候李久久扯了扯云小风的大红纹围巾,给她围好戴美。冬风十分寒冷,李久久挽着云小风的手臂,蜷缩在一旁的站牌下。

    忽然,“哒”的一下,惊动两个如同蜡像的人。

    低头一看,原来是云小风胳膊下的文件掉到了地上。

    李久久和云小风同时弯腰去捡。却不知为何,云小风愣住了,她的手指和眼神刚一落在那有二寡妇照片的文档上,她就愣住了。

    那种愣,就像是惊吓和诧异。

    重新站好,她两再次相依相偎着。

    “咳……”

    过了一会儿,安静的招牌下,北风呼啸中传来云小风的轻咳声,这声音明显是假装出来的。

    “怎么了?”

    李久久侧着脸,看着一脸苦闷的云小风。

    云小风似乎并没有准备隐瞒,她也慢慢转过脸,大红的围巾上抿着一张苍白的嘴唇,她像是真病了。

    “这……这个……”

    云小风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完刚刚的话,“要是还是个男生,你还会这样挽着我吗?”她的声音十分清澈,温柔中带了一丝迷惑。

    “会。”

    李久久直接开口说道,“我相信,如果你是男的,那个晚上的毛一二就绝对不会和我有关系的。”

    “哦?”云小风眨了眨眼睛道,“为什么这样说?”

    “嗯,你应该问问你自己啊。”

    李久久笑起来非常好看,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李久久的衣着举止变得异常的正常,有时甚至还会有些许文雅,这完全不像火车上那个总会抽烟露肉的她了。

    “因为,你改变了我很多。”李久久说出了那句话,“但是你却改变不了毛一二。”她的眼帘下垂,有些伤感,“坏人能变好,好人能变坏,坏人永远坏,好人永远好,你说,我算其中的哪个呢?”

    吱——

    公交车来了。

    迎着北风,钻进悄悄暖和的车内。

    李久久继续说:“我和毛一二那个不算爱,顶多是被青春期的荷尔蒙臭味儿给迷惑了罢了,所以,我想当一个好人,我想跟你一样。”

    “好人?”

    云小风轻轻咳嗽一下,眼神里充满了无奈,“你怎么知道我是好人?”

    “因为你救赎了很多人,甚至是你自个儿。”

    “救赎?”

    “对的。”李久久笑了笑,“所以我说,坏人能变好啊。”

    “你的意思……”云小风的表情显得无力起来,“你是知道之前的我了吗?”

    李久久摇摇头,但仍然表现一副可以接受的样子。云小风将车窗开了小小一角,两鬓的头发被吹向脑后,看着飞快逝去的车窗外,一边说:“久久,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问完话,就匆匆离开二寡妇的家了吗?”

    李久久眼睛一亮,微微一笑反问:“你应该这样说,为什么“我”会在看二寡妇文档的文件时愣一下,才对。”

    “嗯,是这回事,”云小风挑高眉头,“你是早就准备好答案了吗?”

    “不不,”李久久连连摇头,“你应该告诉我,你的答案才对。”

    哗啦——

    云小风没有迟疑一秒,就将那张有二寡妇资料的文档打开了,有些忌惮地瞅了两眼,递给李久久。

    云小风悄悄地看着车外说:“五个月中,13次骚扰,敲诈三千块人民币的等价物品和金钱,由于没有能力偿还,不了了之……”

    李久久看着资料,确实如此。

    “你就是在伤心这个?”她问。

    云小风摇摇头,“不是伤心。是担心。”

    “哦?为何这样说?”

    云小风抬手指了指资料的上面,轻轻说:“我伤心的是这个才对……”

    李久久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发现她所指的地方有端倪。

    那儿是姓名栏,上面赫然写着“二寡妇”三个字儿……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