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原谅
    “你好,我找马文警官。”

    警察局办公室里,云小风对着一个面生的警察问候道。

    “马文?”那个面相十分凶恶的警察疑惑道,“马文退休了,你就是负责血头一案的协助女侦探,云小风吧?”

    “是的。”云小风点点头,却十分意外,“马文警长怎么退休了?难道他竟如此没有职业……”

    “职业操守对吧。”那个警察快速地接过话道。

    云小风正是疑惑,却被他递过一张报纸给搪塞。报纸上写到:城区刑侦警察马文警长突发精神疾病,今在朝阳精神病院治疗,病情怪异,怪话连天,小道消息称其断案见鬼……

    “精神病?断案见鬼?”

    云小风瘪了瘪嘴:“扯淡呢?鬼怪还敢找警察这种正气压身的人类?”云小风显然不相信,她连连摇头,将报纸递了回去。

    “哦。”

    警察平淡地回了一句。

    “那可真是承蒙您的夸奖了,我们也不相信这件事儿是鬼怪弄人的,”警察咳嗽了两下,捏起两杯咖啡,递过来一杯又说,“哦,您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也姓马,我叫马才,你也可以叫我马警官。”

    “马才?”

    云小风摸了摸下巴,有些疑惑。

    马才喝了一口咖啡,将领子上的扣子揭开,整理了两下里面的衬衣,边说:“马文离开后,上面就由我来接管这个案子,不过听说你是木兜村里的那个谁……那个云家的女儿吧。”

    “嗯,是的。”云小风点点头。

    “你们家世代殡葬司仪?”

    “嗯,对。”云小风又点点头。

    啪——

    马才警官放下咖啡杯,双手一个合拍,似乎很高兴。

    “那就好,这件案子我就全权交给你了,倘若有什么需要,我一定会满足你的!”马才两只手掌贴得很紧,表情也十分诚恳。

    “哦?为啥我是殡葬司仪的后代,你就要将这个案子全权交给我?”云小风疑惑道。

    马才一点儿都没含糊,他继续道:“因为这个案子涉及的面很广……”

    “涉及的面很广?怎么说?”

    “嗯——”

    “嗯——罢了,破案后会有专门给你制作功勋锦旗的,可能还会有奖金,哦对,你不是还在上学吗?这些东西,证书、锦旗都是对你的之后找工作非常有利的……”

    马才两个眼睛在办公室里转悠了一圈,云小风也跟着看了一圈,周围的人似乎都去午饭了,唯有一个在那儿打盹的人也已经进入了梦乡。

    办公室里空无别人,有些落寞。

    “成交还是……”

    马才的交谈语气像极了某地下交易的黑棍。云小风纳闷了一下,踌躇回道:“嗯好,那您得给我个电话,还有一些近期的资料……”

    算是成交了。

    云小风踩着脚尖已经被泥土污染的粉蓝色运动鞋,迎着呼啸的北风,走出了警察局。

    “怎么样?二寡妇的事儿问清楚了吗?”

    路边,李久久跺着冰冷的脚,边问。

    云小风起先还没听见,只因为身后中午休班的马才关警局的声音太大,有些碍耳。

    “嗯?怎样?问到二寡妇的名字了吗?”走得近些,李久久又问了一遍。

    “呀——”

    这下可算听清的云小风表情一个僵持,连忙转身看了看警局的方向,只见警局的门已经被关的很紧,马才也不见了踪影。

    “噗……操蛋!”

    云小风皱了皱眉头,这么一句让男人都觉得刺耳的谩骂,便从这个抹了口红的云小风嘴里蹦出来。

    路人投来怪鄙的眼神,但云小风并不以为然。

    “忘了。马文精神受刺激住精神病院了,这是个新警察。”

    云小风将刚刚的那些事儿告诉了李久久,有些无奈和自责。

    李久久也有些埋怨,不过很快她的重点就从二寡妇的名字挪到交易这件事儿上。

    “这么说,你就这样答应他了?”李久久惊讶地问道。

    “嗯。”

    云小风点点头。

    “我不是为了奖金,也不是为了功勋锦旗,我只是为了查出马文身上的秘密而已。”

    呼——

    班车又来了。

    李久久看了云小风一眼,说,“车上说?”

    云小风没有动静。

    “不去?”李久久又问。

    “不敢去,不想去。”

    “为什么?”

    “因为……”

    不知不觉云小风的喉咙开始颤动起来。

    不是为何,她快要哭了。

    “为二寡妇?”李久久摇摇头说。

    “是的。”

    “二寡妇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女人,我也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男人,而我……而我却一直都不知道她叫什么,我毁了她的身子,我毁了她的名誉……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我……”

    云小风蹲了下来,双手捏着脖子上二寡妇给的大红纹围巾,眼眶红润,北风将眼泪狠狠缩在眼帘之内。

    “我……我就是一个强、奸犯。”

    哭了……

    云小风彻底哭了。

    呼——

    车子也走了,这是上午的最后一趟车,下午的要在五点之后才有回程。

    “不!”

    李久久也蹲了下来声音铿锵道,“你要记住,当你说出了这句自责的话时,你就不是强。奸犯。”

    云小风满脸泪水地看着李久久,北风继续吹,似乎还要冻住她的眼泪。

    “因为没有一个强,奸犯会被被强的女人原谅,也没有一个强,奸犯会破口大声说出自己是强,奸犯。”

    “所以?”

    “所以你不是。”

    李久久将手臂环抱过云小风的脖子,在背部的地方轻轻拍着,嘴巴凑在她的耳边:“再者,你不也是遭到了惩罚吗?没有一个男人会承受住被迫变性的折磨的……”

    北风吹得更加冽,云小风的泪水流得更多,李久久的声音也更温柔。

    “所以——”

    “所以,你就原谅自己呗?去拯救更多将要受害的人。”

    冰冷的候车站,李久久的声音很快被呼啸的北风吹得无踪无影,世界也是在嘈杂中显得安静万分。

    “拯救……”云小风憋了好久的声音,这才微微释放出来。

    “可是……可是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我毁了她,我连她得名字都不知道……”

    云小风颤抖着嗓音将这句话重复了无数遍,最后在一句“我永远不能原谅自己”中,彻底陷入了凄惨的哭声。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