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忘记
    木兜村。

    二寡妇的门前。

    一个陌生男子走了进去,他的腰间围着一圈金光闪闪的东西,仔细看看,有点儿像什么发亮的金属片。

    “这个字读……读什么?”

    二寡妇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捏起旁边的字典。

    “云字儿旁还是鬼字旁?”

    她纳闷了一下。

    “咳咳……”

    忽然,门口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咳嗽声。

    “谁?”

    男人没有回答。

    二寡妇抬头看了看,里屋的门是微微关着的,她看不见堂屋的情况。

    “是云小风吗?”二寡妇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云小风。可是,这两声咳嗽也太雄浑了,这根本不像变成女孩子的云小风。

    二寡妇站了起来,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又问:“谁?”

    “咚——”

    突然,堂屋的门口传来一阵巨大的碰撞声,有点儿像铅球之类的东西落地所碰出的声音。

    你是谁?

    二寡妇十分奇怪,推开了里屋的门。

    仔细一看,面前是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也许他腰间的铁片反射的光太过耀眼,二寡妇不得不眯着眼睛去看他。

    “你是谁?”

    二寡妇向前走了两句,避开铁片儿反光的区域,仔细打量着那男人。

    戴着和黑色的帽子,脸上挂着个十分巨大的黑色眼睛,几乎遮住了半张脸。

    二寡妇还是没认出他是谁。

    “你——”

    男人将手伸进口袋,捏出一个黑色的信封。

    “你是——”

    他将黑色信封在二寡妇的面前晃了晃,嘴里浑浊地蹦出这两个字儿,像是要表达什么似的。

    二寡妇不明白,她摇了摇头,却发现这个男人的右手小指像是丢掉了半截。

    “你是红——”

    话过一半儿,那个男人突然戛然而止,他突然就不在言语了,就像是吃了什么闭嘴封口的毒药,他的喉咙像是被割断,发出沙沙的声响。

    “红?”

    二寡妇有些疑惑,她全然不知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红?”她接过信封,浅浅问道,“你说我是红,红什么?你认识我吗?”

    男人僵硬地摇摇头,转身,就离开了。

    奇怪。

    一个小时过后。

    云小风和李久久回到了村里。

    路过村口,便被早早立在这儿的二寡妇叫住了。

    云小风双眼红肿,每每听见二寡妇的声音,心头就会泛起阵阵涟漪。

    二寡妇踩着碎步走了过来,两只眼睛雪亮雪亮地眨着,一边问说:“你认识一个叫马文的人吗?”

    云小风踌躇着不敢回话,李久久就帮助回答道:“啥?你说啥?”

    “马文,一个关于刘老二和李石死去的线索。”二寡妇回。

    云小风一听,红肿的眼睛一亮,她试探地转头看了看,轻声问:“和马文有关系?”

    “嗯,有关系。”

    二寡妇递过一叠白纸,边说:“听说马文是一个警察,还听说最近疯了呢。”

    云小风打开资料草草看了一遍,只见在白色的纸上划了几圈,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

    “等等,”云小风清了清嗓子说,“你……你怎么会不认识马文?”

    二寡妇一惊乍,对云小风的话感到莫名其妙。

    “啥?你说我认识马文?”她问,“我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云小风觉得有些不对头,细细说道:“嗯,几个月前,他给你审理骚扰案子的,你忘记了?审理了十三起呢!”

    二寡妇摇摇头,“不,不记得。”

    云小风挠挠头,看了看李久久,李久久嘴巴冻得有些发紫,这么冷的天也是苦了这些个女孩子了。

    “也对,”李久久摇头对云小风解释道,“她连刘老二契机侵犯她几次都忘了,她怎么可能记住谁帮她审理的案子呢?”

    云小风摸了摸有些干燥的脸,摇头质疑说:“那也不该不认识马文……”说着她转头又对二寡妇问,“那你记得上次溪水边儿的事儿吗?我们一起报的警,来的那个警察就是马文。”

    “上次溪水边儿报警?”二寡妇皱了一下眉头,有些奇怪,“上次溪水不是只有你吗?啥时候有个叫马文的人?”

    “没有?”云小风惊讶了,慢慢向前走了两步。“为什么没有?那你……那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你叫什么?”

    “我?我叫什么?”二寡妇摇摇头,“我……我也不知道。我就知道你叫云小风。”

    云小风睁大了双眼,捏起二寡妇的手肘,心中万分担心,她也没想到这个二寡妇竟然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但奇怪,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没有忘记世上有个叫云小风的人。

    二寡妇有些不知所措,看着如此激动的云小风,竟有些害怕。

    “小风,你别——”

    二寡妇眨了眨可怜的双眼叫道,“你别。我没有忘记你就可以了,我发现,我的记忆里除了你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人了,很多东西我都忘得很快,但就是你,我……”

    “好了!”

    云小风突然叫住了二寡妇,她不能忍受这个曾被自己侵犯过的女人如此大量地原谅她。

    她的眼眶再次红润起来。

    “你不应该这样!”

    云小风吼道。

    “你应该恨我,你应该忘记我!我是强,奸过你的人,我是罪人,我是你的仇人!”

    云小风向后退了几步,眼神左右看了看。忽然,北风吹起了脖子上的大红纹围巾,围巾的一角映入了云小风的眼睛。

    “我……”

    云小风哽咽了,她的手在脖子上扯了扯,似乎想要将围巾取下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二寡妇看着一脸铁青的李久久,又看了看热泪盈眶的云小风。

    轻声说:“小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能忘掉你,我的记忆里我根本不是被你强行要求的,我记得我很愿意,我记得我们都很愿意,我们是你情我愿付出自己的,我觉得……”

    “够了!”

    云小风慢慢蹲了下来,两只眼睛泪如雨下。

    “你的记忆是假的!我求求你忘记我吧,我是罪人,我是害你的人!”

    呼——

    霎时间,村中的北风吹得异常得冽,天上的乌云越来越黑,气温变得越来越冷。

    “小……小风。”

    冰冷……

    忽然,一朵极其冰冷的雪花从天而将,掉落在二寡妇的脸上。

    “小风。”

    忽然,第二只雪花也落在她的脸上。

    “小风……”她说,“如果你不想让我记住你,那我就不记了吧……”

    顿了一下,她向后退了一步。

    “忘记,好吗?”

    云小风心头皱得十分刺痛,她不敢抬头去看如此不堪的二寡妇。

    “我的记忆出了问题……我记住了不该记得东西,记不住该记的东西……小风,别哭,原谅我好吗?”

    云小风的脑袋哄得一声炸开,她无法接受这种如同蔑视一般的自责。

    因为在她心里,这明明是她的错……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