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心脑冲突
    夜晚。

    谁也没想到气温回升的这段时间会下雪。

    云小风的卧室。

    李久久坐在书桌旁,看着那些案件资料。

    “小风……”

    李久久砸了咂嘴,一边问道,“你知道世界上有百鬼的传说吗?”她其实也并不知道多少关于百鬼的传说,她只是想找个话题,让小风开心起来而已。

    “百鬼出,万物死。”

    云小风低声回道,“百鬼,我当然知道。”

    “那你知道黄父鬼么?就上次我梦里喊叫的那个鬼怪。”

    云小风点了点头,慢慢躺倒在床上,边说:“黄父鬼,性好色,爱捉弄人,一般喜欢年轻的女子,但不喜欢一些品貌比他好看的男子,一旦看到,他就会咧着大黄牙对他笑,被笑后的那人,三天后,直接就会暴尸荒野。”

    “所以呢,这个黄父鬼似乎并不是什么正面积极的人物呢!”李久久叹气说。

    云小风双手一滩,微微一笑,却说:“你认为,那些鬼怪看上去凶残,就一定天生凶残的吗?”

    李久久不说话,继续整理着手里的资料,这是帮助云小风整理的,自从离开二寡妇的屋子后,云小风总叫着浑身无力,这些事儿自然也无心去做了。

    “那么说,”过了几秒,李久久回答道,“那么你说,鬼怪都不一定是坏的?”

    云小风一跃而起,站起身,在旁边的抽屉里找出一本书,上面写着“百鬼集”的字样。

    “我们本土和远方的东瀛都有百鬼的描述,文化和地域虽然都有差异,但是这些百鬼可都是有他们存在的正义意义。”

    云小风翻开书,在第一页停了下来。

    “你说的是,就算黄父鬼那样的恶鬼也有正义的意义?”李久久停下手中的笔,转头看了看云小风问。

    云小风盘腿坐在床边,就像一个十分有修为的术士一样,那本百鬼集就放在她的脚踝交织处。

    “十殿阎罗王,四大判官,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这些不都是恐怖的代表?但他们虽然恐怖,不也都是异类正义的代表?”

    云小风沉郁地回答说。

    李久久看了一眼一脸认真的云小风,觉得十分喜感,她也没料到自己简单的一句梦话,都能让云小风如此认真地针对和解释出来。

    李久久笑了笑:“是哦,话说,你也是正义的化身不是?”

    “我?”

    云小风也干瘪地笑了笑。

    “我怎么会是。”

    “我等待着自己的天谴来临,我还等待着自己可以用特别的方式来解决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呢。”

    “特别的方式?”

    枝丫——

    门被推开了,云二娘捏着两盘儿干果走进来,看了看这两个超级和睦又可爱的“女儿”,笑了笑,放下干果,一声不吭地又离开了。

    “你娘真好。”

    李久久将盘子拿到床头的小柜子上,一边说,一边吃。

    “只是可怜。”

    云小风继续看着书,却并没要吃那些东西的意思。

    “可怜?”李久久僵硬着表情,有些意外,“为什么说可怜呢?”

    窗口没有关严,总有冷风吹进来,云小风咳嗽了两下说,“一个好好的女人,非要和神魔鬼怪扯上关系,这不可怜吗?”

    李久久撑着头思考了一下,回说:“嗯……是有些可怜,好好的女人,找个丈夫,相夫教子,老了之后有老伴陪,老伴儿死了,有年到中年的儿子女儿陪,接下来就是等着自己在死去了,我觉得,这才是女人的一生。”

    “嗤……”

    云小风冷得一哆嗦,打了一个喷嚏。

    “你真不应该是个女人。”

    她合上书,转眼看了看李久久,表情十分无力。

    “女人也应该有自己的天地,不然你为什么选择去学校这种破地方?你总不可能奋斗了一辈子,然后跟着一个男人跑了,在他家里像一个仆人一样相夫教子?这么说,那你的才华干嘛去了?你……”

    “噗……”

    还没说完,李久久就“噗”了一声打断了她。

    李久久眨眨眼睛,微微笑着说:“那你也真没有好好做过一个男人。”她从盘子上捏起一个橘子,剥开,喂给云小风吃,“你就是介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种生物。”

    “人……”

    云小风嚼着嚼着,吐出两个核儿来,说,“你的意思,我是人妖对吧。”

    “噗……”

    李久久又笑了一下,颤颤巍巍说,“怎么可能,你是我的好姐妹喽。”

    轰隆……

    远方的天响起一阵闷雷声。

    雷阵雪?

    真是少见,下雪也打雷的天气真是少见。

    李久久顺着窗帘的断层往外看,看到村口的位置,那儿孤独地亮着一盏门头灯。

    “你真的愿意让她忘记你?”她问小风。

    轰——

    电灯忽闪了一下,云小风表情僵持了几秒。

    “她的样子,很可能是间歇性失忆,所以……”

    “所以,你就准备真的从她的世界消失?”李久久接过话道,“你可是她的雏子破坏者,你不内疚么?”

    云小风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看向一旁的地板,嘴里暗暗说:“间歇性失忆会特意记住一些印象深刻的东西,也会编造一些没有发生的事儿。”

    “哦,”李久久点点头,意会道:“你的意思,她说你们两个你情我愿的滚菜地,是她编造的?”

    “嗯,”云小风点点头,又摇摇头,“是也不是,至少‘你情我愿’是一定不可能的了。”她眨眨眼睛叹气说,“那天我也喝醉了,我也只记得个大概,我连自己为什么喝酒,和谁喝酒,甚至那是二寡妇的第一次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说的你情我愿,是不是真的。”

    李久久被一瓣极度酸的橘子激得右眼一眯,好一会儿回过神来:“那……你猜是真是假?”

    云小风摇摇头。

    “不猜。”

    久久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无奈地走到书桌前,继续整理着资料。

    “对了,马文地址在这上面写着,要不去看一看?”李久久问。

    “他家的吗?”

    “是的。”

    云小风摇摇头,“他不是在朝阳精神病院吗?去他家也找不到他。”

    “嘤……”

    李久久发出奇怪的声音拒绝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想要调查马文,那肯定要从他的家人开始呗。”

    “好吧,明早。”

    “嗯——”

    这一晚,天气十分寒冷,云小风的被窝总是冰冷不堪,但她的心总是想着远方的某个角落。

    那里蜷缩着一个奇怪又不知名字的黑影。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