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异化
    “宋萌死了。”

    李久久坐在满头是绷带的云小风面前,传达着这个坏消息。

    云小风摇摇头,因为嘴唇上下被上了绷带,自然无法通顺地说出话来,她摇摇头,抬手指了指旁边的灭火器,对李久久眨眨眼睛。

    “什么意思?”

    李久久反问她。面对如此惨烈的场景,李久久也是无奈到极点了,她总想着一个术士捉捉妖怪就行了,为什么总要去查清事件的真相,是谁,是某个人操纵的查出来了又怎么去解决这些?总不能对警局里那帮人说,是某某操纵妖怪杀的人?

    云小风嘟着被绷带挤得紧凑的嘴巴,慢吞吞说:“久久,快走吧,让爹娘好好保护你,我不能保护你了,这里出了这事儿,你快离开,快离开……”

    李久久听着这番劝退辞自然不高兴。她两手往膝盖上一撑,眼睛看向一边说:“休想!我是你的好朋友,我怎么能丢下你?”

    这时候,门外突然走进一个身影,穿着红色羽绒服,头发扎成马辫,行起路来有些小家女子的气质。

    “不用了,照着她说的去做吧,我留下陪她。”

    李久久和云小风的眼睛顿时看向这个人,这个打扮的异常漂亮的红梅。

    “啥?”

    李久久转头看看云小风,似乎陷入了两难。

    送走李久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红梅坐在云小风的床边,给云小风打理着身子。

    “你为什么要管我?”云小风一边看着医院里的小电视,一边疑惑道:“记忆找回来了,不恨我吗?”

    红梅摇摇头,眼睛眨了眨说:“不恨。我从来不恨你。”

    “为什么?”

    “不知道,我跟你讲个故事如何?”

    云小风视线从电视挪开,落在红梅的鼻尖上。

    “我其实是有恋爱过的,那是我丈夫还没有去世的时候。”

    “哦?”云小风眼睛一亮,调整着躺姿,一脸洗耳恭听的样子。

    红梅哈哈一笑,继续说:“那年我才二十四岁,有个十六岁的小少年跟我说喜欢我。”

    “十六岁?”云小风有些惊讶,“哪里的?你老家的还是我们村的?”

    红梅撇撇嘴,并没有回答她:“这个少年十分坏蛋,总偷看我洗澡,后来,我就放狗去咬他,谁知道最后我的狗竟然和他玩儿起来了,熟悉了,也就不咬他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