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暗杀
    27号下午。

    火车站东段。

    距离城北夜店越一里地左右的地方发展一具女尸。

    女尸左手绑着一根红色的手绳,上面刻着一个湖字。

    晚上九点。

    验尸房里。

    “是烧死的,全身的皮肤溃烂,暂时无法鉴别她的身份。”

    说话的是秦明,说话的对象便是张湖和马才。

    他们似乎对这具尸体十分感兴趣,这又是一桩命案,但是奇怪的是这次并不是砍头,也不是解肢,而是活活被烧得皮开肉绽死去的。

    “烧死的?”马才眨了眨眼睛说,“最近这里没有生火的迹象,想要烧死这么大一个人,那得需要至少一平方米的柴火,这人又是在哪儿被烧死的呢?”

    秦明低头看了看,发现女尸的嘴巴下有拱起的水泡,但是这里的皮肉并没有被烧毁的痕迹,他皱了皱眉头,眼睛一斜说:“这具女尸很可能只是受过了高温,比如某种从内而外的火气,”

    “啥,由内而外?”马才觉得活久见,有些惊讶,“人身体的温度最高才四十一二摄氏度,那还是重度发烧才会有,这能把人烧成这个样子,那得要多少摄氏度才行?”

    秦明嘿嘿一笑,摇摇头回道:“这也不是不可能,简单的说就是某人喝了百分之九十酒精,然后点火,让胃里的酒精全部燃着这时候五脏六腑很可能就能达到上百摄氏度的高温了。”

    “酒精?”

    一旁的张湖一愣,反驳道,“倘若是酒精为什么没有味道呢?”

    秦明双手一摊开,浅浅说:“这个……呵呵,因为酒精燃烧后是水和二氧化碳,生物体的燃烧也会生成这两样东西,酒精没了气味也是十分正常的事儿。”

    “你是说……”马才恍然大悟,“你是说生物体和酒精的燃烧产物有重叠的地方,这就是说没有证据考证它是不是酒精燃烧喽?”

    “嗯,是的。”秦明点点头,“所以,这条讨论了半天的线索也只是一个不着调的推测而已。”

    “那怎么办?”

    张湖有些奇怪,便问:“这种情况,难道要靠猜测才行?”他狠狠摇摇头,又说,“凶手的踪迹意图又怎么去找呢?”

    就在张湖极度疑惑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耳边传了过来。

    是个女人。

    他转头一看,这个女人长得十分梦幻,她的容貌让人觉得很模糊,那种看一眼,挪开眼睛后就再也想不起她的样子的模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