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疑惑又降临
    漆黑的办公室里。

    月影下的百叶窗散步着黑白相间的条纹。

    这是唯一一个有月亮的冬天。

    满月已经过去,现在的弦月看似如一弯银色的弯刀,它的光辉似乎都带着点点锋芒。

    百叶窗的光线照射不到的地方蹲着一个黑影。

    叮咚——

    忽而,静谧的空气中传来一声奇怪的滴水声。

    黑影微微动了动,他右手像是却了半截,截断的面上潺潺滴落着深色的血液,地上汇聚成一滩黑色的血池,阑珊的月影在上面反射出点点微光。

    “你是伥鬼。”

    忽然,他身后的那个黑色的房门中传来云小风的声音。她似乎已经了解了很多秘密。

    “你也不是伥鬼。”她走到张湖的面前,轻轻地说。

    张湖微微抬头,他的整个脸都变了形状,额头上,脸蛋上,都鼓起让人心寒的大包,此刻的他无疑是一个怪物。

    “张玲,小as,还有你自己。”云小风从旁边捏起一张资料说,“曾经有一个女人跟我说,世界上会有一种占有的罪恶,表面的平静也无法抚平内心的那种冲动,你并不是纵容小as,也不是喜欢张玲,你紧紧是为了散布世界的黑暗罢了。”

    云小风从手中捏出三张照片,放在张湖的面前,这就是那三张具有马文的照片,但是细心的云小风将照片最角落的位置画上一个圈儿,那是一个背影,这个背影就是张湖的。

    “你并不是不想碰小as,只是因为你有一种病,不可言说的病,你的体液可以让其他人中毒甚至自燃,我之前成为这是火瘟疫。”云小风指着张湖的血液说,“这完全可以杀死任何你想杀死的人。”

    “所以……”

    张湖左手轻轻捏起一只香烟,轻轻说:“所以和小玲同房后,她就被自己烧死了吗?”

    “哦?”

    云小风反问的语气下并没有任何质疑的意思。

    她右手捏出一个布袋,袋子上满是黄色的符咒,这像是一个装鬼怪的东西。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就是断头案,解肢案,还有小玲案的凶手吧。”

    她将布袋张开,等待着张湖的回答。

    “不知道。”

    张湖微微一笑,从身上捏出一只香烟,这是他这么些天第一次抽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