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抢人
    女尊国的战神王爷觉得自己的大限将至,就把家人都叫回来吩咐了吩咐,吩咐完家人又到皇宫和女皇唠了唠家常。回来沐浴一番就歇息了。

    朦胧一间,王爷听到有两个人在身说话。王爷心想:谁这么大胆?竞在本王寝宫聊天?本王倒要听听这些人说什么?

    听了几句,王爷的眉头就邹了起来。又听了会,王爷明白了。她死了,又活了。活在了一个叫王小满的女孩身上。

    从这些人的话中,她了解到原主的爷爷给原主在村里定了一门娃娃亲。那男的很聪明,考上了县里的高中。那家供不起,就来找原主的爷爷。王爷爷觉得那孩子是自己的孙女婿,就决定和那家一起供那男的念高中。

    那男的运气好,高中毕业那年新华国成立,各个地方都缺人,那男的在县里找了个好工作。

    王小满和他从小定亲,王家又供他读书。大家都以为他们两个会成亲。村里的姑娘们都羡慕王小满,王小满也以为自己很快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没想到,那男的一上班就和厂长的侄女好上了,怕家里反对,就先和那女的领了结婚证,领完证才告诉家里。

    原主知道后一下子就病倒了。

    今天,那男的成亲,原主听到喜乐后气得吐了好多血,生生把自己吐死了。

    原来的女尊国王爷,现在的王小满,一面替原主觉得不值,一面觉得不能轻易放过那男的。她虽然没有继承王小满的记忆,可她接收了王小满的身体。

    既然她现在是王小满,那就不能让人这么欺负。敢给本王戴绿帽子!啍!

    王小满试了试,发现自己的功夫还在。

    刘桂花看到女儿醒了,赶紧擦了擦脸上的泪:“小满,你醒了?娘给你煮个鸡蛋,你等着。”

    王大柱摸了摸女儿的头发:“爹再给你找个好的。”

    王小满笑了笑:“我没事了。对了,那女的是哪的来着?”

    “韩家庄。”

    “从咱这怎么去?”

    “顺着村口的那条大路往北走三十多里就到了。”

    王小满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出去走走。”

    “你病还没好呢。”

    “没事。”

    “那……让你娘和你一起去。”

    “不用。”

    从家里出来,王小满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发现全村就一匹马,关在一个大院里,院子里除了马棚还有几间房。院门上写着红旗村生产大队。院子里没人,房间里倒是有说话声。

    王小满进去站在院子里喊道:“有人吗?本……本姑娘用一下马。”

    房间里正在商量事情的村长愣了一下:“这谁呀?还本姑娘?”

    “我出去看看。”会计站起来走了出去:“小满,你好了?”

    小满不认识会计,就嗯了一声。

    “你要用马?”

    “嗯。”

    “你爹让你来的?”

    “嗯。”

    “你爹要用马干什么?”

    “不知道。”

    “那你回去问问,问清楚了再来。”

    “我不会让马累着的。”

    “那也不行,咱村可就这一匹马。”

    再磨蹭下去,那两人该入洞房了。

    王小满径直朝马走了过去。

    “你这孩子,怎么……”

    会计还没说完,小满已经把马从马棚里牵出来了。会计想把马牵回去,刚准备过去,小满在马背上按了一下,马就把前蹄扬了起来。

    会计不敢过去了。

    小满牵着马从会计身边走了过去。想从她的手里把马牵走,呵呵。

    “你这孩子,用完马上还回来啊。”

    “嗯。”

    出了村,小满就骑着马往韩家村赶。跑了十几里,小满就听到了锁纳声和锣鼓声。一会,小满就追了前面的人。

    这伙人一共十几个人,走在最前面的人穿着一身绿色的衣服,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

    众人惊讶的看着小满,这女人骑马竟然不用马鞍,太厉害了。

    看到这些人的表情,小满觉得自己找对了。这伙人虽然没有抬轿子,可那男的戴着大红花,还奏着喜乐,去的方向又是韩家庄。至于身上的衣服,也许这的人成亲就穿绿衣服。不过,还是问一句吧:“你们这是要去哪?”

    戴红花的男人先反应了过来:“韩家庄。”

    小满一把把男人揪到了马背上。

    “你……”

    啪!

    小满在男人的背上拍了一下,男人一下子就晕了。

    剩下的人刚回神就又蒙了。

    小满朝四周看了看,指了指南面的山。“让那女人到那找我。”

    说完后,小满就骑马去了。

    过了一会,众人才反应过来。

    “咱们这是遇到土匪了?”

    “她把我哥抢走了?”

    “她让谁去找她?”

    “咱现在怎么办?”

    “报警?”

    “咱要是报警,她会不会杀了我哥?”

    ……

    另一边,韩斌醒了。发现自己被吊在一棵大树上。嘴里还塞着一团布。韩斌真想给自己一巴掌。该死,回到家乡就放松警惕了。懊悔完,韩斌就开始琢磨。那女人是冲着自己来的还是冲着当兵的来的?

    他还没想明白,小满就提着只兔子回来了,那匹马也跟着回来了。不过,马身上的缰身不见了。韩斌看了看马又看了看吊着自己的绳子。这女人竟然用栓马的绳子栓他。“唔唔唔。”

    小满撇了他一眼:“本……本姑娘不想听你费话,等那女人来了再说。”

    韩斌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女人还有同伙。不行,得赶紧想办法,要不今天真交待在这了。

    他想把手上的绳子解开,解了半天也没解开。没办法,韩斌转而和口里的布团作斗争。

    兔子快烤熟的时候,韩斌终于把口里的布团吐了出来。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绳子又解不开。韩斌只能先和对方套近乎:“你手艺真好。这兔子烤的真香。”

    小满没理他。

    “可以给我吃点吗?”

    小满没说话。

    “这兔子这么肥,你一个人也吃不了。给我吃点吧。”

    “我就是喂了狗也不给你这种人吃。”

    这种人?看来这姑娘是冲着当兵的来的。韩斌想了想,决定先把对方稳住。既然想把对方稳住,那就得让对方觉得自己有价值。

    韩斌看了看胸口的大红花:“姑娘,不瞒你说,我在部队立了个一等功,回去就升团长。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看这样行不行?你绕我一命,我保你平安富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